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26
作者:Fudge      更新:2022-05-13 21:00      字数:1753
  晚上乔晟去得晚了些,小鱼嚷嚷着要扣乔晟工资,乔晟抬眼看向书逸:“让他交钱。”小鱼好奇心起,追着问书逸把乔晟带哪儿玩了,书逸哪敢说自己缠着乔晟要了好几次,“我点酒喝,你给我单子吧。”乔晟支在桌上看着他们笑。回家已经后半夜了,两个人洗漱完躺在一起聊天,“付书逸,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男人的?”乔晟把手机调成静音,他不喜欢睡觉被打扰,书逸顿了一下:“大概八九岁吧。”乔晟乐了:“这么早?”不过自己八九岁的时候也知道要找胸大的女人抱,书逸也笑了:“嗯,是挺早的。”乔晟转过头来:“你谈过几个?”书逸半晌才说:“没谈。”乔晟白了他一眼:“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书逸反问他:“那你谈过几个?”乔晟掰着指头数:“一个两个三、五、七。”书逸打断他:“你真是精力旺盛。”乔晟笑着说:“有些不记得了,应该没过两位数。”“都是女生?”书逸问了一句废话,不想乔晟摇了摇头:“有一个男的。”书逸震惊了,“谁?”乔晟淡淡说了一句:“女的玩腻了想换个口味,结果差点给我整吐了。”他给书逸笔划:“他把衣服脱下来趴床上撅着屁股,我操他身上那个毛我以为他穿了一件背心着”他大学期间确实干过这么一件蠢事,这男的是法国人,和他同系,打从一眼看见乔晟就一直孜孜不倦追求乔晟,含羞带怯地给乔晟送自己做的巧克力,包装袋里面塞着写了满满两页纸的情书,跑到他寝室帮他洗衣服,他那会也正是空窗期,就想着玩玩也没什么,两个人谈了小半个月,结果到进一步的时候把给乔晟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可是他想不通看起来那么干净清秀的男生脱了衣服怎么跟猩猩似的,他一阵恶心连人带套全给扔出去了。书逸笑得满床打滚,乔晟也笑:“那次以后我对男的一概没了兴趣。”怪不得自己看见那个给乔晟表白的被揍得那么狠,“那你不讨厌同性恋啊。”书逸变笑边说,乔晟耸耸肩:“一般吧,谈不上讨厌。”书逸问他没有毛背心的呢会喜欢吗,乔晟上下打量了下书逸:“像你这么骚的,也不是不能考虑。”书逸止住笑趴在床上认真地问:“那你喜欢我吗?”乔晟也认真想了想:“我觉着还有比你更能浪的。”书逸撇嘴:“万一没有呢。”乔晟捏着他的脸:“我发现你真不懂好赖话啊。”书逸笑着任他捏,乔晟问他:“别光说我,你呢,别告诉我真没有。”乔晟其实觉得有可能,连朋友都没有,他哪有机会找男朋友。书逸坐起来:“真没有,不过我有一个喜欢的人。”乔晟问:“男的?”书逸点头:“嗯,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很早我就认识他了。”“八九岁的时候?”乔晟有点诧异,“对呀,他比我大四岁,很厉害的,会保护我不让别人欺负我。”书逸慢慢回忆着,“还喂我吃巧克力。”乔晟不理解:“就这些?”书逸没吭声,乔晟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就把你掰弯了?”书逸背对着他,“他学习很好,可是老迟到,所以总是被罚站,他打球也很厉害,每次好多女生都会去看他的,大学他很少去上课,可是还是能拿奖学金,得了好多奖。”乔晟问:“那你俩呢?”书逸身体有些抖,乔晟预感不妙,凑过去一看,书逸眼里噙着泪水:“我一直都记得他,可是他不记得我了。”乔晟拍拍他毫不客气地指出:“我怎么感觉你这是单相思?”书逸眼泪流了下来,打开他的手:“你闭嘴。”乔晟盘腿坐着:“他认识你吗?”书逸盯着乔晟说,“之前不认识,后来认识了还很熟,我经常会去找他。”乔晟疑惑:“这都好不成?”书逸摇头:“他不会喜欢我的。”乔晟明白了:“合着你把自己掰弯了没把人家掰弯啊。”书逸瞪了他一眼,抱起自己的睡觉熊侧躺着,不理他了,乔晟推他:“欸,下次领来,我帮你说说。”书逸闷闷地说:“你只会拆我台。”乔晟贴在他耳边:“不会不会,我保证。”他挺好奇让付书逸惦记这么多年的男人是什么样的,“他长得怎么样?有我帅吗?”书逸没好气地说:“帅多了,性格比你好,身材比你好。”乔晟闻言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腹部那几块明显的肌肉块上:“你确定?”看着书逸耳根泛红,他干脆撩起衣服让书逸好好感受,“还有这个呢?”他带着书逸的手往下到了裤裆,书逸忍不住抬起头喊道:“乔晟!”乔晟笑着松开手,“说真的,他要是没家室你不如给他说清楚,即便追不到也能让自己死心,别老这么惦记。”书逸抹了把脸:“我不想死心。”乔晟怔了下,“我只有他了。他可以不认识我,可以喜欢别人,可我心里只要还有他,不管多难我都能熬过去。”书逸扬了扬嘴角:“这么多年不也过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