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歧梦
作者:Aeolus白夜      更新:2022-04-09 01:48      字数:2415
  诸葛然醒来时,已经刚过正午时分,这是一天中最热、最亮、最光耀的一个时辰。

  他只觉得头疼,脚步有些虚浮,像是踩在云朵上一般,他只记得昨晚自己喝醉了,至于与谁、在何处、喝到何时,他却全无印象。这不是他平日的样子,平时的诸葛然即便是受了伤、流了血、断了骨,他都会记得前尘之事,这是他所有揣度的本源,即便是脑子不清醒,他也断然不会连一段时间的记忆也失去。

  他想下床,遍寻不到自己那根沉重的拐杖,他并非真的喜好拿着那么重的拐杖四处行走,那拐杖敲击地面的力度与响声都够强,他自知这世上并无他能先声夺人的本钱,身高、长相、武艺都不是他的长相,而那把拐杖能带给他威严。

  “来人啊!”他喊道,却无人回应,但是他也没有多生气,脑子里还在回顾自己记得最后一件事,然而无论怎么想,前程往事都如重山渺远,于云雾中渺然不可知,他按着头,正在感慨喝酒误事,却见一个人走了进来,一同带来的还有一柄翠竹拐杖。诸葛然皱着眉望着来人,他认识他,他记得他,剑眉星目、器宇轩昂,任何时候都当得起一句“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那是齐子概……但是……那又不是齐子概……

  “小猴儿怎么自己喝醉了还闹脾气了?今日你哥可全仰仗着你将事办得妥帖,不过他现在还在前厅待客,都傻乐呵了两个时辰了,你再不去看看他你们点苍的脸可被他丢光了。”

  那是齐子概,确实是齐子概,闻名天下的崆峒齐二爷,但是他又不是齐子概,诸葛然所知最后的齐子概是那个掠走自己,扛在肩上非要逼自己找什么劳什子蛮族密道的憨货。但是现在的他明明是不到三十岁的年纪,虽然依旧挂着爽直的笑容,却更加澄澈,那并非是过尽千帆皆不是的齐二爷,那是当初与自己、与大哥、与李慕海、与楚静昙一同游历的齐子概……

  “我哥他……”诸葛然沉吟一会儿,理清思绪,问:“他怎么了?”他记得关于诸葛焉有件很重要的事,非常非常重要,但是在他开口之前还记得,开口探问后却全然忘记了。

  “还不是这次你哥大婚,来道贺的人太多了,小猴儿你没醒来,他自然在前厅当了两个时辰的门神,合着你是准备在大婚前让你大哥出点丑,好让你那莽货哥哥别在婚礼上出丑吗?”齐子概调笑道,却见诸葛然眉头深锁,不禁又有点担忧。

  “小猴儿你怎样?是还没醒酒吗?”

  “你说大婚,谁大婚?”

  “自然是你哥啊。”

  “我哥……和谁?”诸葛然不放弃追问。

  “自然是你哥诸葛焉与峨眉弟子楚静昙啊。”

  “咚!”齐子概刚回答完,只见诸葛然从床上跌了下来。

  “和谁?”摔得有些疼,诸葛然依旧执拗问道。

  “和楚静昙啊!”

  直到楚静昙真的与自家亲哥拜堂成亲,诸葛然还是处于迷茫状态,楚静昙一直嫌弃自家大哥空有长相和武功,是块没情趣又不懂揣摩人性的石头,怎的突然转性嫁给自家大哥,自己为自家大哥斡旋许久,连齐子概都拉来帮过几次忙,却是越帮越忙,怎地现在楚静昙突然转性,决心嫁给自家大哥。

  直到大哥与楚静昙挨桌敬酒,诸葛然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整个人茫然不知所措,直到楚静昙执起他的手碰杯,诸葛焉刷呼呼在一旁笑着,他才惊觉自家那个傻乎乎的莽货哥哥是真的娶到了楚静昙,得偿所愿不外如是。但他还是想不通,于是即便时机不对,在场还有各大门派,他也忍不住问:“你怎么突然决心要嫁给我哥的?”只见楚静昙脸上带笑,手上却不松劲儿的狠狠捏了一把诸葛然,威胁的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今日大喜之日,小猴儿莫要说笑。”

  之后带着笑得如同年画一般的诸葛焉四处敬酒,诸葛然依旧茫然,直到李慕海悄声告知他:“诸葛焉应了静昙小妹的誓约,两人若有女儿出生便随母姓为楚,废止点苍立长不立贤,即便静昙小妹生了女儿,也能参与掌门之位的竞逐。”诸葛然望着李慕海,不知为何好像有许多话想对他讲,却见一帮的顾顺顺想要坐下,但是身子沉重,李慕海赶忙伸手搀扶。

  “嫂子这是……”

  “啊……顺顺已有身孕,再过几个月就临盆了。咱们几个就数你文采最佳,你来帮忙拟个名字如何?”

  “景风?”

  “咦?”

  “李景风?确实是个好名字……”

  那天诸葛然喝了很多酒,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何,他只觉得自己是想记住什么,但是却又想要忘记什么……

  他醉醺醺地想要回寝,齐子概早就被众人灌趴下了,李慕海还要照顾顺顺也早早离席,唯有他与诸位宾客一起喝了许久,起初还和客人们相互敬酒,但是最后却变成了他自斟自饮,不知今夕何夕。

  等到宴席都要散了,他就拿着酒杯和酒壶挪步到庭院里独饮,举头见盈满的一轮圆月,却心中恍然。

  “水满则溢,月盈则亏。”他自言自语,醉得脚步虚浮,拐杖早就不知道丢在哪个角落,他只能坐在廊下一角,望着月亮发呆。

  “小弟,你怎在这儿?”诸葛然听到有人唤他,仰着头望着对方,对方身材高大,身子的阴影就足以将自己罩在其中,然而诸葛然却一点也不惊慌,从小到大见到对方时他就不曾有过丝毫惊慌,即便对方长得比自己高大,武功比自己高强,连说话都比自己大声,那无所谓,他不会伤害自己,还会将全世界能伤到自己的东西踢得远远的,从母亲的无视到仆从的不敬、从父亲的疑虑到帮众的怀疑、从山重水复的阻隔到扑向自己的蟒蛇,他都会在,自家这个莽货的大哥,都在,从不缺席,从不退却。

  “我在想事情。”

  “想什么?”诸葛焉问,大咧咧的坐在他身边,才不管寒夜地凉,也不在乎喜服染尘,诸葛然在此,他自然也应在此。

  “大哥,我想你成为这天下共主。”

  “哦,那倒是合适我,定然风光无限。”

  “是啊,那定然是风光无限。”……

  诸葛然比莽象王早醒一会儿,他醒来时眼角还挂着一滴泪,他有些回忆不起来自己梦到了什么,只记得自己抱怨有段日子没睡好了,于是莽象王便赠给自己一盒香,说有安生之效,诸葛然不记得自己梦到了什么,但是却记得自己似乎在梦里看到了那些许久不见得人,还有那些永远弥不平的遗憾……

  只不过,诸葛然看着剩下的香,还是将他们全部撅断之后放回盒子里,此时外面有人来报,诸葛焉的尸体已经运回点苍,询问诸葛然的意见,诸葛然回复找仵作准备验尸,之后就去叫醒了莽象王。

  前去验尸之前,诸葛然摸着自己的拐杖不语,只是缓缓站起身启程。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