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3. 陰陽眼會得散光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22-08-05 18:00      字数:6141
  「哇,才幾點啊,就這麼多人?」

  有鑑於要躲避的對象就住在同一棟公寓,唐迎樂一心投奔自由,可說是倉皇逃離,也沒怎麼注意周遭,直到離開社區來到大馬路旁,才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雖然是非週休的早上,大家趕上班上課,難免會交通堵塞,但連人行道都塞滿或匆匆行走或駐足聊天的人就十分罕見了,更誇張的是,還有人聊著聊著就跑到馬路上玩耍,駕駛們也毫不避讓地衝過去,看得他瞠目結舌。

  「難道……」他懷疑自己戳破了真相,「這就是傳說中『天龍國』的繁華?」

  自小在南部長大的他,初次北上一睹大都會風貌,自認見識寡淺,也只能作此猜想——當然,也不排除是小黃文的作者在糊掰瞎扯,硬把台北描繪成一個群魔亂舞的鬼地方。

  只見那在馬路玩耍的女人一下劈大腿一下扭腰擺臀,又連續彈跳、後空翻、花式旋轉地躲過一輛輛來車,一邊高唱冰雪奇緣的「Let it go」,還有不少圍觀群眾在拍手叫好,唐迎樂就不禁暗嘆一聲猴塞雷,差點問自己是誰、在哪裡、要幹什麼。

  也幸好到目前為止,他只見過莫笙一人的頭上有進度條,否則他真要懷疑自己穿的不是小黃文,而是什麼全息虛擬實境的智障遊戲了。

  看完了熱鬧,就將注意力拉回孤狗地圖上繼續找路,待他好不容易找到公車站牌後,就往排隊的人群後面隨意一站,繼續刷手機。

  《迴生境》似乎是依據現實架空的世界,不管是地圖、路名或地標建築,都與現實世界相差無幾。他在等公車的同時,用手機看了下新聞,發現每篇報導都似曾相識,時間點也恰好是現實世界的兩年前,就連那些耳熟能詳的名人政要也無一不漏,可說是真實還原了。

  唐迎樂回憶身份證上的出生日期,此時的鍾正還有幾天就滿二十六歲,比他的真實年齡大四歲,性向跟他一樣喜歡帥哥,至於興趣嘛……他點開Youtube查了下訂閱名單與瀏覽紀錄,全是他本身也在關注的頻道,就不由有些毛骨悚然,難道……

  難道他會成為穿越的天選之子,是因為剛好跟主角品味相近?

  正浮想翩翩時,公車就來了。

  他收回心神,準備要排隊上車時,就感覺衣角被人拉了一下,轉頭一看,對方是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正站在一個專注刷手機的太太身邊探頭探腦,大概是想找媽媽卻不小心拉錯了人,他便和善地笑了笑,沒再理會。

  上車後,他尋了窗邊的位子坐下,觀察這個世界。

  途間,公車在一個百貨廣場附近暫停。那廣場的中央搭了個舞台,一個小明星正在進行彩排。他對這個小明星有點印象,還看過對方新拍的一部偶像劇,當然這個「新拍」是以現實世界來說,在原文的時間點裡,對方還只是一個剛出道沒什麼名氣的模特兒。

  唐迎樂好奇地觀望了會,就忍不住眨了眨眼。

  怪了,鍾正的視力是不是有問題?不然他怎麼會在小明星的臉上看見重影?

  更奇怪的是,那重疊的影子雖然與小明星的神情同步動作,長相卻明顯醜了一大截,只有部份輪廓與本人有些許相似。他納悶地揉一把眼睛,重影依然清晰可見,卻也只在小明星的臉上出現,不免嘖嘖稱奇。

  這散光程度也太奇葩!

  公車走走停停,終於到了火車站,唐迎樂感覺人變得更多了,一眼望去盡是密密麻麻的人頭,散光也頻頻發作,不時冒出各種重影,但他因為心裡有事,也不好盯著人瞧個不停,只能暗自感嘆。

  鍾正的眼睛果真不太好,難怪會對渣男笙愛到卡慘死。

  買好去台南的車票,位子靠走道邊,他上了火車找到座位,就見隔壁靠窗的位子坐了個人,竟是先前在等公車時遇到的小男孩。唐迎樂先是看看左右,都不見小孩的家長,又見對方一味地盯著他瞧,也不知在瞧什麼,便耐心地試探問:「小弟弟,你爸爸媽媽呢?」

  小男孩沒有回答,僅是大大地拉開嘴角,瞳孔異常深幽。

  唐迎樂雖然覺得奇怪,卻也只能作罷,一個小孩而已,又不能對他怎麼樣。他放好行李坐下,忽覺冷風颼颼,激起一身雞皮疙瘩,不是很舒服,便抬手調整冷氣風口。

  但也不知是車長太過怕熱還是怎麼回事,車上的冷氣開得極強,不管怎麼調整,那股寒意都始終繚繞不去,他只好放棄地搓了搓手臂,用刷手機分散注意力,邊思考之後的安排。他明白自己不可能一直逃下去,但先躲上一段時間,總好過直接跟大魔王做鄰居吧。

  突然,一個念頭閃過。

  既然這個世界與現實重疊度這麼高,那會不會也有「唐迎樂」這個人?

  他好奇地上網孤狗,結果查無資料,才想起兩年前的這個時候他還沒改名,就又用舊名查詢,果真在大學班網裡找到自己的名字。望著團體照中毫不起眼的男孩,他竟無端地感覺有些陌生。

  明明臉還是那張臉,但眼神和氣質卻比印象中還要陰鬱,彷彿從頭到腳都寫著「生無可戀」四個大字。

  自己以前有這麼厭世嗎?

  隨即他又反應過來,這裡畢竟是作者虛擬出來的小說世界,再逼真也不可能一模一樣,但一個遠在南臺灣跟故事毫無關係的路人竟也能有七八分像,也是不簡單,若非他事先看過原文,不然真會懷疑自己穿的不是書,而是複製出來的平行世界。

  他打了個哈欠,突然感到一陣疲睏,便揉揉臉頰提振精神,繼續查看旅館資訊。雖然刷的是鍾正的卡,但習慣使然,勤工儉學的他還是盡可能往便宜的找。

  火車很快就啟動,早上的班次乘客不多,走了兩站就上來新的乘客。

  唐迎樂正垂著眼皮,與越漸濃烈的睡意掙扎,就聽見有人說:「麻煩讓一讓。」

  他不解地抬起頭,見來人是一位濃妝豔抹的中年婦女,正側著身要擠進來坐他旁邊,便趕緊阻止對方,「抱歉,這裡沒位了。」

  婦女眉毛一揚,將手中的票湊到他眼前,橫眉豎目地說:「你當我瞎了嗎?哪裡沒位了?而且我有買票,這位子就是我的,你怎麼能隨便亂佔?」

  唐迎樂被罵得很懵。

  他怎麼就佔位了?

  一旁的小男孩卻沒有什麼反應,仍用一雙黝黑的大眼注視著他,似乎不太理解狀況,唐迎樂心中一動,猜想是小孩調皮亂跑坐到別人的位子,便耐下性子和顏悅色地問:「小弟弟,你媽媽在哪?我帶你去找她好嗎?」

  話才說完,他就聽婦女又尖聲開罵:「你發什麼神經啊?」

  饒是對方佔理,但不好好說話,非得用這種咄咄逼人的態度,也教人心生不悅,他皺著眉抬起臉,正想跟對方溝通一番,就見婦女驚疑地拉開距離,一臉看見瘋子的戒慎神情,指著他說:「大白天的別亂講話,什麼小弟弟?為了佔位子就裝瘋賣傻,你丟不丟臉?」

  「什、什麼?」唐迎樂徹底懵了。

  為什麼對方說的每個字他都認識,組合起來卻有聽沒有懂?

  這時,一股溼黏的冰冷觸感襲上臉龐,他打了個寒顫,心頭浮現詭異的預感。他迅速回過身,就見被自己護著的男孩瞳孔一片漆黑,死白的小臉揚著詭異的笑容,露出兩排鋸齒狀的尖牙,一根鮮紅細長的舌頭從洞開的嘴伸出來,在空中上下擺動。

  剎時間,他腦袋一空,從喉腔迸出像要劃破車廂的尖叫,驚起所有人注意,但他已顧慮不了這麼多,一跳起來就要逃跑。然而,男孩的速度更快,竟像拍電影一樣「唰」地化作殘影,竄到他面前伸手一掐,力氣之大,讓他連呼救掙扎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撞倒在走道上。

  「喂,你幹什麼?我什麼都沒做,你別誣賴我喔!」婦女驚慌退開。

  唐迎樂死命拉著掐住脖子的手,試圖發出求救訊號,但奇怪的是,大家都像看不見怪物般好奇圍觀,其中還有人擺明是看好戲的神情。而婦女雖然察覺不對,想蹲下來幫忙,卻也不忘拿起手機錄影,邊大聲強調自己的清白。

  意識在掙扎間快速流失,逐漸昏暗的視野裡,他看見男孩漆黑的雙眼透出興奮的殷紅血光,大張的嘴也似在吸取什麼。

  就在他快要昏死過去的時候,聽見有人喊了聲:「借過!」

  緊接著,無形的力道射來,一串不似中文的晦澀音符響起,男孩便發出淒厲的尖叫,化作灰霧飛向窗外。唐迎樂感覺脖子一鬆,就猛地大吸一口氣,翻身跪坐在地上捂著喉嚨激烈喘氣,心中滿是震驚。

  剛、剛才那是什麼?妖怪嗎?原文裡沒這東西啊!這部小黃文到底怎麼回事?

  正當他猜疑不定時,就聽先前喊借過的嗓音說:「抱歉,我是他朋友,他身體不舒服需要人照顧。」

  那嗓音十分好聽,也十分耳熟,熟得彷彿昨夜才在耳邊輕柔吹拂過,此刻卻在他飽受驚嚇的神經上無情踐踏。

  唐迎樂渾身一震,如觸電般一秒坐起,脖子卻像得了頸椎僵化症「喀、喀、喀」地轉過去,就見莫笙揚著溫和得體的笑容安撫中年婦女,並成功交換了座票,朝他投來極富深意的一眼。

  夭、夭——壽——喔!鬼畜笙為何會在這?

  一聲嚶差點哭了出來,就連鼻水都要奪孔而出了。

  難道正反兩派主角的命運交會真是無法避免的宿命嗎?

  他六神無主地摸索地面,很想就近找個洞鑽下去,可惜這個小說世界的臺鐵設定非常寫實,不會隨作者進水的腦子一起破洞。眼看婦女已經消氣離開,莫笙也走到面前了,他仍慌得僵在原地,滿心想著要是對方問他為何離家出走他該怎麼回答。

  「火車要開了。」莫笙蹲下身,語氣依然溫柔又沉穩,「站得起來嗎?」

  唐迎樂瞪著伸到眼前的手,思緒紛飛。

  這手真好看,不僅骨節分明,除了中指有握筆留下的薄繭外,每一處都柔順光滑,掌心也夠大,手指又修長有勁,感覺就很靈巧……很會玩……很好……

  「吸溜!」

  嗯?是誰在吸口水?

  莫笙:「……鍾正?」

  唐迎樂迅速回過神,一本正經地擲地有聲,「我沒事,站得起來!」

  內心卻驚天動地、驚濤駭浪。

  啊啊啊——唐迎樂你管一下腦子啊!怎麼可以對著一隻手就差點「站」起來?

  莫笙不知從他眼裡讀出什麼,低下頭抿了抿嘴角,就扶起他回到座位,關問道:「除了脖子,還有沒有哪裡受傷?」

  「應、應、應該沒有。」唐迎樂驚魂未定地結巴著,邊摸著還隱隱作痛的脖子,就見莫笙像掃灰塵一樣拍拂靠窗的座位後,讓他坐進去。

  「曬一下太陽補充生氣。」莫笙說完,就取下肩上的背包翻找起來。

  金燦的陽光斜照在身上,驅散心底殘留的寒慄,讓唐迎樂漸漸鎮定下來。他快速回憶受襲的經過,心想比起一言不合就掐人的怪物,眼前這個大boss至少是個人類,還是幫他打退怪物的人,便先瞧了眼進度條,確認進度仍停留在1%,才稍微放下心地低聲問:「剛才那是什麼?」

  「是怨靈,專挑陽氣較弱或陰性命格的人吸食生氣。」莫笙終於從包裡取出一張黃符,低念幾句咒語後,就貼上他頸邊的黑痕,「敷半小時再拿下。」

  唐迎樂看著對方這一連串的操作,不由得傻了,「原來你是道士?」

  莫笙像是想到什麼,略作停頓,「算是吧。」

  唐迎樂不太懂,「為什麼說算是?」

  莫笙垂眸勾了下唇角,看不太出喜樂,「我師從天機門,主攻靈修,偶爾觀測玄機,也略懂一些術法,驅靈除魔只是順帶的,不像正規的道士會降神祈福。」

  唐迎樂聽得一臉茫。

  會驅靈除魔,啊不就是道士?

  不過,原文裡有提到莫笙的職業嗎?

  他若有所思地壓著脖子上的符,感覺痛意確實有在緩解,可見對方沒有騙他,自己是真的撞鬼了,也難怪剛才那位阿姨會這麼生氣,畢竟人又看不到鬼,才會以為他佔位……咦?等等!

  「為何我看得到鬼?」他震驚地倒吸口氣。

  莫笙注視著他的眼裡浮起笑意,「一般人是看不到鬼,除非陽氣太弱又厄運當頭,才容意見鬼,但有些人天生有陰陽眼,能輕易見人所不能見之物,像你就是。」

  「我?」唐迎樂整個人都傻了。

  這意思就是——鍾正有陰陽眼?

  莫笙看了眼他的胸口,疑惑地問:「你今天沒戴那塊玉石嗎?」

  「什麼玉石?」唐迎樂反射性問完,才想起來鍾正確實有一條蓮花造型的玉石,但他昨晚洗澡時拿下來就忘了再戴回去,隨即他又反應過來,納悶問:「你怎麼知道我有塊玉石?」

  莫笙頓了頓,始終淡定的俊臉竟浮現一絲羞赧,襯得那對桃花眼更加瀲灩動人,語氣也更加地引人暇想,「昨晚我們……換睡衣時看到的。」

  「……」

  為何中間有可疑的停頓?到底這對狗男男在他穿過來前還幹了些什麼?

  一時間,各種不可描述的畫面爭相怒放,讓唐迎樂差點原地爆炸,恨不得抓著莫笙追問細節,好填滿空虛的腦洞……啊呸!是避免重蹈覆轍走上渣攻賤受光屁死的辣眼結局!  

  可惜,莫笙沒感受到他澎湃激昂的求知慾,在一聲輕咳後,就迅速斂去神情,鄭重地叮囑道:「你那條玉石很有靈氣,能護身辟邪,最好隨時戴著。」

  唐迎樂滿口答應,心裡也忍不住懷疑。

  雖然他當初是跳著看文,但非常肯定原文並沒有任何涉及靈異的地方,誰知鍾正竟是天生擁有陰陽眼的天選之子,而莫笙還是個會驅鬼的靈修術士,依設定來看,這分明是可以聯手打擊罪犯的強強組合,為何會變成只有啪啪啪到自殺的獵奇黃暴文?

  這個作者簡直有毛病!

  正暗自腹誹著,車廂門就「唰」地滑開,車長進來表示要查票。

  唐迎樂從口袋掏出車票遞去,抬眼間,就對上兩張疊在一起的臉,只見車長含笑點頭的外表下,隱隱浮現另一張冰冷的撲克臉,那是五官一模一樣卻神情各異的重影。

  他愣地眨了眨眼,待車長交還車票離開後,就緊緊地皺起眉頭。他先是看一眼莫笙,沒發現異常,接著起身查看其他乘客,很快就在一個安靜滑手機的上班族臉上看到一張哈哈大笑的重影,不禁滑過一個靈感。

  陰陽眼、見鬼、不定時出現的重影?

  「怎麼了?」莫笙將他拉回位子上坐好,「火車等下會轉彎,小心摔了。」

  唐迎樂沒注意到對方話裡的那份小心謹慎,逕自抓著他問:「陰陽眼會造成散光嗎?」

  莫笙大概是沒想過這個問題,也愣了一下,「散光是很常見的眼部病變,應該無關。」

  「但我經常看到奇怪的重影。」唐迎樂快速交待自己的散光現象,反正現場就有玄學界的專業人士在,不問白不問。

  誰知莫笙聽了,竟然比他還要震驚,「你能在人身上看見重影?」

  眼看對方眼睛一亮,突然迸出懾人的精光,亮得能媲美超人雷射眼,唐迎樂就不禁捂住脆弱的小心臟點了點頭,感覺自己似乎又要挖到什麼隱藏設定了。

  然而,莫笙卻在這時陷入久久的沉默,神情也從驚訝漸漸轉成凝重,又忽而若有所思,目光之深沉,彷彿在醞釀著什麼滅世陰謀。

  唐迎樂頓時頗為驚慌,不得不抬頭盯著對方頭上的進度條,深怕自己不小心觸發什麼關鍵劇情,就要在火車上展開一段驚世駭俗的黃暴運動。

  ——說起來,原文還似乎真有一段在地鐵上的重口普類。

  正當他皮皮剉地思考打破玻璃跳火車的可能性時,莫笙就似乎想通了什麼,驚嘆不已地說:「我聽我師父說過,古史曾記載過一種天眼,能辨靈魂的真偽虛實,是極為珍貴的天賦,即便是我和我師父也只能看見亡靈,卻看不透生魂,鍾正,你果然很特別。」

  唐迎樂無語。

  莫笙見他反應不太對,「怎麼了?」

  「沒什麼。」唐迎樂重重地嘆了口氣,回以一句網路吐槽語,「只是覺得你喘氣喘真大。」

  莫笙一臉迷惑,「我看起來很喘嗎?」

  「……」

  唐迎樂默默地吞下槽點。

  看來反派男主專注修煉,不怎麼上網。

  他尷尬地揚起禮貌的微笑,拿出在全家應付奧客的敬業態度,說:「能麻煩你解釋一下那句話的意思嗎?辨什麼虛偽那邊。」

  「辨別靈魂的真偽虛實。」莫笙耐心地溫言解釋:「意思是,能看穿真實的靈魂面貌,你所見的重影其實就是那人體內的靈魂。」

  「體內的靈魂?」唐迎樂震驚了。

  哇靠,那不就是人形測謊機?果然主角就是要有金手指!

  他又接著問:「那如果我看到有人的靈魂跟外貌長得不一樣呢?」

  「那應當是被邪靈附身或奪舍。」莫笙頓了下,趕緊補充另一個更貼近普世大眾又極具科學觀的答案,「或是那人整形了。」

  「喔!」唐迎樂恍然大悟。看來坐公車時看到的小明星應當是整形無誤了,畢竟輪廓還是有幾分相似,巧的是,現實世界的兩年後,還真有狗仔挖到小明星的整容紀錄。

  不過,另一個疑惑又浮上心頭。

  「那就怪了。」他納悶地自言自語,「我照鏡子看自己時,怎麼就沒有重影?」

  莫笙一聽,也納悶了,「為什麼你看自己會有重影?」

  唐迎樂頭皮一顫,立刻閉嘴。

  媽耶!這傢伙可是個道士,會不會一發現他魂不對體,就把他當奪舍惡鬼消滅掉?

  於是,他再次揚起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假笑,顧左右而言他,「對啦,真是好巧喔,你怎麼會也在火車上?要去哪呀?」

  虛偽得有如畢業多年後偶遇老同學的小綠茶。

  莫笙也笑了笑,極有深意地看著他,「我去苗栗見客戶,你呢?」

  「……」

  唐迎樂再次閉上嘴,慫不拉嘰地看了眼鬼畜進度條。

  救命喔!能說他就是想逃離對方嗎?

作者有话说:

by 喵芭渴死姬 / 初稿:09.24.2021 / 發佈:08.05.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