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17. 神來一筆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22-09-23 08:25      字数:3045
  街頭追殺案的兇手死了,初步判斷是自殺。

  按理說,一個在犯下大罪後有輕生念頭的人會二度自盡並不奇怪,但據說王一德是趁人不注意時將一隻鉛筆捅進頸動脈,等被人發現時,已失血過多搶救無效。

  唐迎樂很疑惑,「他不是被銬在床上嗎?哪來的鉛筆捅自己?」

  總不會是作者要砲灰死,就「神來一筆」吧?

  「我怎麼知道?也不知道看守的員警在幹什麼!」老張氣沖沖地坐上警車,在引擎的啟動聲中拋出一句埋怨,「操,又要以兇手身亡結案了!」

  尖銳的警笛劃破雲霄,車子頂著紅藍交錯的警示燈匆匆趕往醫院,唐迎樂坐在副駕駛座上,皺眉看著飛速流逝的街景,思緒卻停留在老張說的話。

  去年的連環姦殺案是以兇嫌何簫的死亡結案,如今街頭追殺案的兇手王一德也自殺身亡,而被害人陳鈺昌還恰好與何簫同一天生日,生前突然運勢大跌,被兇手錯認為害死妹妹的強暴犯而遭到殺害,這誤認的情況也與莫名被七位女鬼糾纏的何簫類似。

  該不會……這兩個案子有什麼關聯吧?

  他想起陳鈺昌臨消失前的求救,還有無名女鬼對陳鈺昌由恨轉驚的態度,心中預感漸濃,便傳訊給莫笙,讓對方趕緊去堵王一德的亡魂。

  在兩人決定聯手後,莫笙就坦承三天前之所以會去苗栗,就是為了與一位同為六月六日生且莫名霉運連連的人面談,但幸也不幸,在親自看過那人的面相,又依對方至今做過的重大決定仔細推算後,他確認此人註定有這一段低潮期,並非遭人篡奪命格。

  「要換命轉因果是有條件的,不只要生辰相近,還需挑選對方的氣運,不能比自己差,否則沒有意義,但也不能太強,否則會遭到反噬。」莫笙當時說:「我哥雖然辛勞刻苦,但命中有大機緣,如果沒有意外,他今年就能福來運轉,往後一生順遂,對方要的就是這個氣運。」

  「都一生順遂了,兇手也不需要再搶別人的命運了吧?」他跟著問。

  莫笙搖頭,「如果那人願意從此安分守己,的確能照奪來的運勢走下去,但若他惡心不改,繼續禍害別人,那他不管拿到多好的福份,都會很快被消耗掉,必須要再找合適的替身。」

  而連環姦殺案的死者一個比一個慘,可見兇手心性殘忍,絕無停手的可能。

  唐迎樂越想越心驚,陳鈺昌的人生轉捩點正是今年年初,離何簫去世才不到三個月,倘若真是被人換命,那就表示兇手在那短短期間又造了不少孽,也不知有多少女孩被害。如今王一德也死了,想要進一步確認疑點,就得趁鬼差來之前攔下對方的亡魂。

  為了能讓莫笙順利攔截亡魂,他絞盡腦汁,想著要如何幫對方在警方和醫護人員的眼皮子底下開檀作法,甚至連湯姆克魯斯的倒吊大法都腦補出來了,但誰知車子才抵達醫院的停車場,他就收到對方回訊,表示已經混進去準備招魂了。

  What?

  他頓時一個驚天大問號。

  現場不是被警方封鎖了嗎?莫笙怎麼混進去的?難不成是反派男主的金手指之一——隱身術?

  這個疑惑一直到他們趕到現場都沒有解開,唐迎樂穿過重重包圍邊打量四周,都沒見到莫笙的身影,最後他來到病房外,從門邊探頭看了一眼。

  此時,王一德的遺體已被蓋上白布,病房裡除了大灘的血跡比較嚇人外,就沒有任何亡魂,也不知是鬼差已經來了又走,還是莫笙早到一步搶先下手了?

  他收回目光,正想傳訊給莫笙確認時,就瞥見一道佝僂的人影。滿頭灰髮的婦人正了無生氣地坐在走廊一角,望著對面的牆壁發呆,空洞渙散的神情彷彿世間再也沒有什麼能牽動她的心神,無可戀,亦無可求。

  週身紛擾,陰陽眼中的人們重影交疊,唯獨老婦的臉上始終爬滿淚痕。

  唐迎樂望著她,沒由來地感到一絲心酸,也不知是受到什麼驅使,竟鬼使神差地走過去,低低地喊了聲:「媽。」

  王母一愣,混濁的眼珠亮起丁點光芒,卻又再看清楚眼前的人時轉為疑惑。

  唐迎樂也愣了愣,反應過來自己喊錯了,不由臉皮一燙,趕緊糾正:「王媽媽,你……」

  想了想,也不知能安慰什麼,他只好尷尬從身上掏出一包面紙,結結巴巴地說:「請、請節哀。」

  王母沒有回答,逕自垂下眼皮,繼續望著牆壁發呆,唐迎樂明白對方此刻最不想看到的大概就是警察,正巧有人在叫他,便將面紙塞進她的手裡,快步朝老張走去。

  「什麼事?」剛走到老張面前,就與一位女護理師錯身而過。他動作一頓,立刻偏頭看去,發現對方臉色有些蒼白,但神情還算冷靜,然而,看似客氣有禮的外表下,卻藏著極度惶恐的靈魂,半透明的重影目光閃爍,如驚弓之鳥,似在提防什麼。

  老張注意到他的動作,也沿著視線望去,「那是第一個發現兇手出事的目擊證人……滷蛋,說一下你問到了什麼。」

  滷蛋是張小隊的另一名偵查員,個頭矮小,剛放完病假歸隊,臉上是明顯肝衰的蠟黃,一雙狹小的瞇瞇眼下還有兩輪又黑又沉的眼圈,並由內到外、由重影到肉體都散發著空洞陰沉的氣息,唐迎樂與他初見面時就曾以為自己又見到鬼,差點扔出一張莫笙送的符紙大喊:「惡靈退散!」

  「喔。」滷蛋無精打采地拿著本子過來,目光呆滯地張了下嘴,重影卻打了個極度毀容的呵欠,然後死氣沉沉、黏黏糊糊、不清不楚地說:「朕能叫滑黑美,雞年餓死啪睡……」

  唐迎樂囧然無語。

  這到底在供三小(說什麼)?

  老張也一掌揮了過去,飆出一口台語,「哩係(你是)含滷蛋喔?好好講話!」

  「啊不然我怎麼叫滷蛋?」滷蛋抓了抓一頭亂髮,稍微睜大瞇瞇眼,勉強打起一點精神,將唇舌的運動弧度擴大一些,儘管重影依然睡眼惺忪,語氣也拖拖拉拉,但好歹能聽清楚內容了,「證人叫黃惠美,今年二十八歲,在醫院任職四年,今天下午四點零九分例行查房,發現病患王一德頸部插著鉛筆,就緊急喊人搶救,不曾發現任何可疑人士。」

  唐迎樂皺了下眉。這供詞聽起來沒什麼問題,但護理師好歹從業四年了,在醫院什麼生死沒見過,連主治醫生都對一個「殺人犯」面上敬業實則冷漠,她又有什麼好不安的?

  想到這,他就再度環顧四周,還是沒見到莫笙,便又傳去一封訊息,順帶大致交待他對護理師的懷疑。才剛傳完,他就被老張拍了下背,「還聊天?進去看現場了。」

  「喔。」

  其實也沒什麼好看的,醫院人來人往,採到的指紋或毛髮都不能證明什麼,還是得將遺體帶回去給法醫進一步解剖採樣,才能確定是否自殺。

  為了搜證,白布暫時被拉開,露出鮮血淋漓又死不瞑目的青年。

  大概是這段日子在路上見多奇形怪狀的鬼,又有目睹李太太墜樓慘死及圍觀解剖過程的加持,唐迎樂面對這一具樣貌完整的屍體,心態頗為良好。他學著老張在床邊踱步一圈,觀察血跡的散佈範圍與形狀,又仔細檢查王一德死時的姿勢與面部肌肉。

  忽然,他發現對方大睜的雙眼似乎有什麼,便湊過去一看,竟見那理應渙散的瞳孔正流轉著一絲微光,他訝異地再靠近一點,試圖看個清楚。就在這時,一股酸澀猛然竄上眼球,他本能性地閉上眼睛,再睜開時,對面的那對瞳孔已失去光彩,只剩空洞的死寂。

  他眨了眨眼,納悶地自言自語:「奇怪,是眼花嗎?」

  正當他想換個角度再試一次時,手機就震動了下。

  莫笙終於回覆了,「知道了,我去跟那位護理師談談。」

  唐迎樂便趁機追問:「王一德呢?」

  莫笙回答他:「跑了。」

  跑了?

  莫笙又接著傳訊,「他變成厲鬼跑了。」

  厲、厲鬼?

  唐迎樂頭毛一炸,就下意識往後一跳,緊急飛離屍體的所在之處,其速度之快,動作之猛烈,神情之驚恐,堪比被小強追殺,整個人都要貼到牆上瑟瑟發抖了。

  媽啊!虧他剛才還貼得那麼近,該不會他看到的那個光就是厲鬼化的過程吧?

  想到這,他就恨不得仰天長嘯,把作者抓出來討論一下人生。

  你說你好好的小黃文搞什麼刑偵?搞什麼靈異?專心談戀愛啪啪啪難道不香嗎?混蛋!

  「小鍾啊。」

  一聲滄桑的呼喚打斷顱內活動,他一個激靈,然後……就真的要哭了。

  靠杯!他忘了自己現在不是一個人!

  只見老張沉重地搖搖頭,「又不是第一次跑現場,怎麼看個屍體還嚇成這樣?」

  滷蛋也再次含起滷蛋,「嘿啊,yo不兮誇丟鬼(又不是看到鬼)。」

  「……」

  就是又見鬼了啊乾!

作者有话说:

  寫完這篇就突然很想吃滷蛋(#
    
  【下篇預告】《太銷魂》,預計禮拜一發。
  

  歡迎追蹤~>////<
  
  網誌:https://www.meowbarksky.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初稿:11.19.2021 / 發佈:09.23.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