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34. 喜歡上你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22-11-21 07:47      字数:3594
  生平第一次被男人抱上樓,唐迎樂感覺有點羞恥,但身體卻非常老實,因為他真的很怕自己一個掙扎,就不小心讓兩人在樓梯間摔出一個大BE來,便只好懷著一顆顆惴惴不安的心,死命抱緊莫笙的肩膀。

  幸好莫笙的臂力出乎預料地好,步伐也十分穩健,沒有一絲顛簸,還不時出聲提醒他小心頭頂,彷彿懷裡抱的不是一個六十多公斤重的成年男子,而是一隻張手討抱的熊貓寶寶……

  個屁!誰討抱了?明明是莫笙非要抱他不可!

  儘管心裡這麼吐槽,但唐迎樂還是很沒骨氣地垂著頭,將臉埋在莫笙的肩上,看著對方腳下越漸沉落的階梯,每一步都像是能聽見敲打在耳膜上的咚咚聲響,卻又分不清究竟是誰的心跳如雷。

  四層樓的階梯算不上多,時間卻過得奇慢無比。

  公寓有些年歲了,樓梯間又窄又矮,不知多久沒換的燈泡勉強發出微弱的光芒,空氣也帶了點悶熱的潮味,然而此時此刻,這些都在不知不覺中變成另一番光景。他嗅著從莫笙身上曬過陽光與燃過檀香的淡淡微醺,意識漸漸飄遠,好似他踏過了時空的門檻,看見同樣被人抱著一步步走上樓梯的畫面。

  ——一格格的階梯從視野遠去,他安靜地趴在男人寬闊的肩上,渾身透著疲困無力的倦意,內心卻充滿了溫暖與安全感,彷彿這親暱正出於自己對那人的全心依賴上。

  也許是因為剛經歷過一場車禍,耗損了不少精力,也或許是因為氣氛太過安靜,讓緊繃的神經逐漸鬆懈,他隨著幻象裡的自己一樣開始昏昏欲睡起來,思緒也隨之發散。

  剛那又是鍾正的記憶嗎?抱著他的人又是誰?

  是莫笙嗎?還是……

  四樓到了,莫笙吁出一口氣,輕柔地放下懷裡的人,卻見對方目光迷離地望著他,咬出一點印子的嘴唇也微微張著,便雙手一緊,眼裡浮起深邃的濃墨,「又是這個表情。」

  正兀自沉思的唐迎樂,沒聽清楚對方說了什麼,只覺得眼前一暗,一張俊美的臉就湊到面前輕輕覆上他的嘴唇,他不由腦袋一空,就這麼愣愣地任由莫笙奪取了自己的呼吸。

  溫熱的觸感僅停留在唇瓣,卻化作萬千伏特的電流,從被親吻的地方流竄到四肢百骸中點燃每一處細胞,像要喚醒意識深處的沉睡靈魂。這一刻,唐迎樂莫名地胸口抽疼,卻又本能地沉淪其中。

  三秒的吻眨眼即逝,卻漫長得像要在記憶中留下永恆。

  莫笙睜開盈滿情意的眼,見唐迎樂仍沒回過神,被他捧著的臉蛋也又紅又茫,看起來更傻了,便失笑地抵著他的額頭,柔聲問:「在想什麼?」

  想……想什麼?

  唐迎樂像一台被灌了水的老舊電腦,整顆CPU轟隆隆地咆嘯著也運轉不起來,思緒也還停留在先前思考的問題上,就口不擇言地將死機前想到的最後一個答案吐出來。

  「我爸。」

  「……」

  莫笙俊美深情的臉一秒龜裂,「難道在你心裡我很像你爸?」

  唐迎樂呆懵的傻臉也一秒破碎。

  不!誤會!

  可惜他還來不及解釋,就聽莫笙又震驚地說:「你爸會對你做這種事?」

  剎那間,原文裡某個角色扮演普類的橋段再次閃過腦海。

  ——凌亂的被褥上,受盡折磨的鍾正雙手被捆在床架,看著西裝筆挺的男人推開房門一步步走來,強勢的Alpha氣息濃烈如酒,逼得他再次進入發情期。他痛苦地喘著氣,看著鬼畜笙拉開領帶露出性感的喉結,並一腳踩上他濡濕的腿間輕輕按壓,揚唇露出邪魅一笑,「爹地來了。」

  NO!

  唐迎樂嚇得要哭出鼻泡,就力挽狂瀾地噴出一句:「爹地!」

  莫笙的臉更黑了。

  「不不不不!我是說大哥!兄弟!朋友!」唐迎樂快被自己的嘴腦過度協調氣死,一張俊俏的臉也扭成「臣妾辦不到」的經典圖,但眼看莫笙的臉色依然沒有好轉,顯然是不滿意他們好好一段基情被魔改成兄弟情,便不得不急中生智,也沒注意到對面鄰居正好打開門,就豁出去地大喊:「老公——」

  「……」

  也不知是不是他喊得太過聲淚俱下,又太富有情感與意境,比孟姜女跑到長城哭夭還恢宏壯闊,竟讓整棟公寓的樓梯間都迴盪著一聲又一聲的「老公」,從上到下,再從下到上。

  莫笙整個人都傻了。

  唐迎樂也傻了。

  鄰居更傻,並在下一秒退回屋裡,對著家人大喊:「老婆!隔壁的在搞Gay,我們等他們搞完了再出去!」

  Shit!

  唐迎樂在內心小手捂臉。

  他好像不小心幫鍾正出櫃了。

  莫笙也「唰」地臉頰一紅,像是惱羞成怒,嘴角卻又忍不住彎成靦腆的弧度,完全沒有以往撩撥人的從容姿態,直到鄰居關上門,他才無奈地低叱:「我們才相處不到半個月,你怎麼就這樣亂喊?」

  唐迎樂頓時心中有槽不敢吐。

  你也知道才不到半個月?不想進展這麼快就不要一直撩啊!而且誰准你親老子的?就算這個身體的主人可能早就不純潔了,但老子的靈魂還是連初吻都沒有過的小處男啊!

  喔不,現在連初吻都失去了。

  他瞥了眼岌岌可危的進度條,非常心碎。

  可惡!為了不戳破鬼畜G點,他容易嗎?

  然後,他再偷瞧一眼莫笙帥到天怒人怨的臉……

  嘻嘻嘻!

  雙標黨的快樂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基於他們剛出了大糗,繼續站在樓梯間會更尷尬,便趕緊開門進屋。

  唐迎樂的腳踝比之前更腫了,雖然沒有骨折,但筋韌傷得不輕,稍一出力就痛得他兩眼發黑,什麼尷尬或遐思都瞬間忘光,只能癱在沙發上當一顆廢掉的馬鈴薯。

  莫笙為他脫去襪子,再仔細檢查一遍後,就去廚房拿出冰敷袋,「先敷著,我上去拿我們師門自制的筋骨藥,等下先擦一次藥,睡前再多擦一次,要是明天還這麼痛就要去醫院。」

  「喔。」唐迎樂接過冰袋,肚子就正好響了幾聲。

  莫笙便看了下時間,「我順便去買晚餐。」

  「好。」唐迎樂點了點頭,被腳傷影響的腦子有些遲滯,全程都應得不假思索,又正好翹著一隻光裸的腳丫子,整個姿態就非常地大爺,好似被對方照顧是多麼理所當然的事,一點都沒有麻煩到人家的不好意思。

  莫笙默默盯著他一會,突然噗哧一笑。

  唐迎樂滿頭問號,沒搞懂自己怎麼戳中對方的笑點。

  莫笙搖了搖頭,俯身湊近他迅速漲紅的臉龐,「我只是想到,有一次我在調查我哥的案子時,正好撞見你從一位被害家屬的屋裡出來,當時你的表情有些失落,又不小心踩空階梯摔了一跤,就一臉迷茫地坐在地上,那時候我遠遠看著你,忽然覺得……」

  「覺得、什麼?」突來的顏值攻擊,讓唐迎樂下意識縮起脖子,想起兩人在樓梯間的那個吻,就忍不住結巴起來,整顆腦子也像核熔爐一樣不斷高速碰撞地燃燒著。

  「覺得你似乎在等著跟人撒嬌求哄,就跟你剛才的表情一模一樣。」莫笙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笑得微微瞇起,「那是我第一次發現,我好像喜歡上你了。」

  ……啊?

  啊啊啊?

  唐迎樂錯愕地張大嘴,彷彿在看一個驚世奇攻——奇葩的奇。

  看見別人摔跤就喜歡上對方?這到底是什麼渣男心態?

  等等,什麼叫撒嬌求哄?他只是翹著腳發呆,哪裡像在撒嬌了?

  可惜莫笙根本沒有給他辯解的機會,就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口,又揉了揉他毛茸茸的頭,柔聲說:「乖,不哭,我很快回來。」

  「……」

  哭、哭個屁!老子才沒有要哭!

  但也不知莫笙的話有什麼魔咒,在對方離開後,唐迎樂竟還真的有一股想落淚的衝動,彷彿自小吃到大的所有苦頭,還有穿越異世後所承受的一切壓力,都化作氤氳水霧盈滿眼眶。

  他心想,自己果然是佔了別人身體的便宜,受到一些本該屬於鍾正的關愛,就開始奢求更多的溫情了,否則以前再怎麼孤單寂寞都不曾掉過一滴淚的他,怎麼會反而為這些與他毫無瓜葛的陌生人感到心酸難過?

  其實,不管是鍾榮光還是莫笙,對他來說都只是小說世界裡的虛擬人物,即便是受到鍾正的情感共鳴影響,也不該會這麼感同身受才對,畢竟他只是一個旁觀這些悲怒喜樂的外來者,並不是鍾正本人。

  他再次甩了甩頭,將冰敷袋狠狠地壓上腳踝,藉著鑽入骨髓的疼痛轉移注意力後,就拋開滿腔陰鬱,拿出手機上網。

  若沒記錯的話,現實世界的兩年前,姚天后就是在一場慈善拍賣的宴席中突然腦溢血暴斃身亡,現場本來就有不少媒體,經紀公司再厲害也無法阻止消息洩漏,所以現在新聞應該已經出來了。

  果然,一點開新聞APP,就見首頁滿滿都是姚天后身亡的驚爆消息,內容甚至跟他印象中看過的報導一字不差,足見《廻生境》作者確實將「抄襲」這項功課做好做滿。

  因為事件是在眾目睽睽下發生的,毫無疑問就是一起單純的意外事故,他也不記得當初是否有警方介入調查,但作者既然敢把姚天后改編成一個猙獰的女鬼,就肯定是在埋什麼伏筆,於是他利用關鍵字查詢,很快就找到一個影片,看畫質應該是有人在宴會上用手機錄的。

  影片的一開始,姚丹倪正在台上致詞,美豔的外貌與精湛的演技,加上長袖善舞的交際手腕,令她在影壇始終立於不敗之地,也成為這場宴席中最閃耀的一顆星,直到一團凡人不可見的白霧闖入鏡頭撕扯著她,所有的從容優雅才在尖叫聲中蕩然無存。

  鏡頭一陣混亂,台上的人倒下,一縷面目扭曲的靈魂脫體而出,周身還纏繞著奇怪的細長影子,唐迎樂心中一動,立即按下暫停想看個清楚,誰知熟悉的酸痛再次鑽入眼球,疼得他淚流滿面,什麼都看不了。

  又是修為不足!

  他無語地閉上眼,再睜開,果然又不見那些影子了。

  為什麼別人穿越有積分商城換道具,而他就算想課金也找不到系統?

  無奈地將手機扔到一邊,他仰頭望著天花板,滿腦子都是凌亂的畫面,有姚丹倪死時的不甘忿恨,也有王佳佳跳樓自殺的迷茫絕望,還有林蘿曾經燦爛甜美的笑靨,以及王一德玉石俱焚的顛狂,和鍾榮光轉身離開的孤寂背影……

  最後,他想起夢境裡,何簫揚著真誠的笑容,對「他」說的那一句話。

  ——「我相信你。」

作者有话说:

  老公都喊上了,兩人關係正式確立,以後可以光明正大地親親抱抱摸小……咳,摸、摸小手啦(#

  關於ABO的部分,也請待最後真相揭曉喔WWW

  
  【下篇預告】《發燒了》,預計禮拜五發。  


  歡迎追蹤~>////<
  網誌:https://www.meowbarksky.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IG:https://www.instagram.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初稿:01.07.2022 / 發佈:11.21.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