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36. 不擇手段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22-11-28 15:19      字数:5412
  豆大的雨珠於悶雷聲中斜落敲在車窗上,有如捶打著耳膜的震震鼓鳴,擾得人不得安寧,但「他」依然沉沉地閉著眼,小嘴也在擠壓下不舒服地噘起,卻始終生不出一絲力氣去調整姿勢,彷彿幾日幾夜的膽顫心驚已耗盡「他」所有精力,連骨頭都浸入了懶意。

  疾馳了一路的車子終於停下,幾秒後,有人報了個價,「他」感覺自己靠著的人動了動,像要將「他」抱起來,然後「他」聽見另一道熟悉的男人嗓音。

  「傘給你,你先上去,兒子我來抱。」

  「噓,好不容易收了驚才睡得著,你小聲一點。」抱著「他」的女人語調虛弱,透出濃濃的疲憊,動作卻十分輕柔,像怕碰壞懷裡的寶貝,「雨這麼大,你不撐傘就算了,也不怕兒子感冒?」

  「男孩子沒這麼嬌氣,淋點雨不會怎樣。」男人說是這麼說,但仍放低了音量,「你不是在頭疼嗎?趕快先進屋,別等我們,小心著涼。」

  一雙強而有力的手將「他」接了過去,靠在比先前更加寬厚的胸膛上,過了好一會,一件帶著暖意的外套就罩了下來。

  車門被打開,挾帶溼意的冷風趁隙而入,「他」縮了下身子,將臉緊緊埋起。幸好男人動作很快,一下車就往公寓裡衝,還抬起另一隻手護住「他」的頭,幾乎沒讓「他」淋到雨,直到關上大門將風雨都隔絕在外後,對方才放慢速度,一步步朝樓上走去。

  空氣是老舊公寓固有的悶潮氣息,穩健的步伐輕輕迴盪在樓梯間,「他」微微睜開一點眼皮,看見狹窄的階梯在男人的腳下一格格遠去,最終陷入底下的一片昏暗,像被隱藏在黑夜裡的不知名怪物吞沒。

  這似曾相識的一幕,令他隱約察覺到了什麼。

  忽然,閃電畫過,伴隨一道轟雷。

  「他」驚得一抖,就被一個大掌罩住。

  「小正不怕,爸爸在。」渾厚的嗓音在耳邊響起,瞬間驅散心頭的不安,「他」緊緊抱住唯一的港灣,感受那一字一句滑過男人胸腔時所傳來的震鳴,便又在席捲而來的睏意中,隨對方的承諾再次閉上雙眼。

  「不管發生什麼事,爸爸永遠都會保護你。」

  *  *  *  *

  仿鳥叫的門鈴穿透早晨清冷的空氣,打破一室寂靜。

  唐迎樂眼角微溼地醒來,就一直望著天花板發愣,彷彿靈魂還沉浸在鍾正的童年夢裡,久久無法回神,直到防盜門傳來鑰匙轉動的聲響,他才抹了抹臉,起身下床。

  基於腳傷不便行動,他昨晚就找出備用鑰匙交給莫笙,避免自己為了開門又不小心跳斷另一隻腳的風險,莫笙也表示開門前會先按一下門鈴,免得又湊巧撞見他在撿東西的尷尬。

  對方用詞委婉又不失精準,讓他恨不得當場靈魂出竅,好把身體倒過來瘋狂搖晃,看能不能把穿越時不小心灌進腦袋裡的水都晃出來。

  正當他單腳一跳一跳地從房裡蹦出來時,莫笙已經進到客廳,見他動作有點急,便趕緊放下早餐過來扶他,「想做什麼我幫你,小心又碰到腳。」

  唐迎樂頓時就臉一紅,「我……我想噓噓。」

  莫笙頓時也臉一紅,「那……我幫你扶……」

  唐迎樂渾身一震,依稀又見小黃文被輕輕掀開某一頁。

  扶、扶什麼?

  幸好,他這個問題還沒來得及噴出口。

  也幸好,莫笙還沒說完,「……扶進浴室。」

  於是,小黃文被迅速蓋上。

  「好的,謝謝。」唐迎樂面上正經八百,內心唾棄自己的骯髒。

  「不用客氣。」莫笙也保持一本正經,頭上進度條卻搖搖欲漲。

  默默旁觀這一切的巨巨:「……」

  解決完生理問題,又匆匆洗漱完畢,唐迎樂跳出浴室,就聞到濃濃的蘿蔔糕香和新鮮豆漿的味道,廚房裡有熄掉爐火的聲音,餐桌上還有一隻憨態可掬的鳥兒在踏著小爪子,滿眼水光地往廚房眺望。

  他扶著牆慢慢往餐桌跳去,恰好莫笙端著一盤燙青菜和一碟新鮮炒的花生米出來,高挑的身形繫著一件鍾正不知去哪買的小熊圍裙,一雙桃花眼也在投來目光時浮起淡淡的溫柔笑意。

  這一刻,唐迎樂的胸口像被什麼撞了一下,有點酸疼,又有點暖。

  「我把早餐都再熱過了,青菜是剛燙的。」莫笙放下盤子後,就過來扶著他到餐桌坐下,「先吃,不夠的話,我們路上再買。」

  昨晚擦過藥後,腳踝是稍微消腫了,但請病假要有醫院證明,他們就約好今早去一趟醫院,順道拍個X光以防萬一。

  唐迎樂看著桌上豐盛的早餐和歡快吃著花生米的巨巨,默不作聲。

  莫笙見他似乎有些悶悶不樂,便問:「怎麼了?」

  他搖了搖頭,也搞不清楚方才的悸動是怎麼回事,便揉了一把臉頰讓自己恢復精神後,嘿嘿笑了下,「一直讓你破費幫我買早餐,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等我腳好了就換我請你吧。」

  「好啊。」莫笙也不推辭。

  「那你早餐都喜歡吃什麼?」唐迎樂吃了口蘿蔔糕,外酥內嫩的口感伴有清甜的蘿蔔香氣,讓他喜歡得忍不住瞇起眼,心想這根本就是他記憶中最懷念的味道,沒想到他在現實世界找了好久都吃不到的美味竟然會出現在二次元裡。

  莫笙看了他一眼,隨口說出幾道餐點,比如蘿蔔糕,也比如小籠包。

  唐迎樂眼睛一亮,「剛好都是我喜歡吃的耶。」

  莫笙笑而不語,卻略過那盤香噴噴的蘿蔔糕,吃起略涼又不夠酥的蛋餅。

  一頓早餐很快就吃完,唐迎樂回房換好衣服,正要出門時,就在褲子的口袋裡摸出一個被折得皺兮兮的信封。他納悶地打開信封,倒出一個有些焦黑的紙塊,上頭隱約可見一些符紋,才認出這是鍾父給他的護身符,不禁思緒一晃,想起早上做的夢。

  莫笙瞧見那符紙,眼神一沉,「怎麼回事?」

  唐迎樂以為他在問自己怎麼了,「喔,我只是想到我爸。」

  莫笙愣了一下,搖頭說:「我是問這張符,你遇見什麼了?」

  「什麼遇見什麼?」唐迎樂一臉茫然。

  莫笙便進一步解釋:「這符幫你擋了一次煞,已經沒用了。」

  「擋煞?」唐迎樂看向符紙的焦黑處,總算明白過來,「對喔,我昨天就是被一群鬼撞到才摔車的。」

  「被鬼撞?」莫笙皺眉,「辟邪玉石沒擋住他們嗎?」

  「沒有。」唐迎樂抓了抓腦子,「但我看他們的樣子,應該也不是故意的。」

  畢竟辟邪玉石擋的是邪,避的是惡意的攻擊,防不了純粹的意外。然而,這樣的意外也足夠令莫笙的神情沉得像能擰出水來。

  但唐迎樂此刻正滿心想著另一件事,沒留意到對方掩藏在沉默之下的不安,還樂呵呵地自我安慰,「當時還有其他鬼看見我摔得狗吃屎呢,這幾天又老被一堆鬼當熊貓一樣圍觀,感覺我已經快要在阿飄界出名了,別人當網紅我當飄紅,哈哈哈。」

  莫笙無語,「是啊,看你招人又招鬼,人鬼不忌,雨露均沾。」

  唐迎樂不由心肝一顫。

  為何這話聽起來有點危險?

  幸好他們為了趕門診,沒時間揪著這個話題繼續討論。唐迎樂腳傷不便騎車,莫笙便主動擔起駕駛的責任,在趕上班的車潮中靈活穿梭。

  唐迎樂坐在後座抓緊身後的桿子,小心翼翼地保持平衡感,邊在心裡想著那塊焦黑的護身符及夢裡鍾父最後的那句承諾。

  突然,機車在路邊暫停。

  他不解地回過神,就見莫笙轉過頭來,發出一句命令。

  「抱我。」

  「啊?」

  沒料到對方又一言不合就開撩,唐迎樂既驚且羞,只得偷偷看了眼四周,再抬頭看了看進度條,說不出是期待還是緊張地小聲說:「這也太突然了,不太好意思。」

  莫笙臉上閃過一絲迷惘,「抱著我的腰,你只抓著後面太危險。」

  「……喔。」唐迎樂羞恥地低下頭,鬆開因姿勢不良而發痠的手,意思意思地抓著莫笙的衣擺。

  誰知,莫笙握住他的雙手往前一拉,就扣在自己的腰前。

  「抱好。」

  話一說完,油門就催了下去。

  唐迎樂備防不及,就重心不穩地往前一撲,雙手也果斷抱緊身前的人。

  靠!鬼畜笙大渣男!為泡男人不擇手段!

  他忿恨地閉著眼,將頭往前一頂,不輕不重地撞了下莫笙的肩膀。

  一秒後,嘴角微微上揚。

  *  *  *  *

  今天的醫院特別熱鬧,因為除了來看診或探病的人潮外,還有不少成群結隊的好兄弟抓緊所剩不多的放風時間,一同攜手回顧當年撒手人寰的病床,頗有大過年串門子的氣氛。

  「唉呀,沒想到我死了這麼多年,這裡也沒有多少變化,床還是那個床。」一隻鬼經過骨科門診區,滿臉不勝唏噓,「可惜當年看著我斷氣的可愛小護士如今胖了三圈。」

  另一隻鬼看了看左右,「咦,老趙呢?又在找他丟了的肝?」

  「不是,他因為妨礙公務被抓了。」

  「蝦誨(什麼)?現在的條子也會抓鬼了?」

  「不是條子啦,是他生前斷氣的那張床剛死了一個年輕人,他好心安慰新鬼,誰知新鬼哭得更慘了,還變成怨靈落跑,他就被勾魂失敗的無常揍一頓抓回去了。」

  「他說了什麼氣哭新鬼?」

  「他說:『看你長得眉清目秀的,死得真好。』」

  「……」

  唐迎樂眼神死地坐在跟醫院借來的輪椅上,假裝沒聽見兩隻路過鬼的聊天,也假裝看不見不時在活人臉上隱現的重影,更努力假裝沒看見診療室門邊蹲著一隻背脊明顯斷層的女鬼,因為對方一直探頭探腦地發出咯咯笑聲,非常刷存在感。

  為了轉移注意力,他拿出手機上網,邊往身邊瞧去一眼,就見莫笙淡定自如地直視前方,將一個從沒見過鬼面的麻瓜詮釋得栩栩如生,不禁是感慨萬分。

  受過專業訓練的就是不一樣啊!

  這時,等候廳的電視放完廣告回到新聞台,就開始報導姚天后猝死一事。姚丹倪在娛樂圈的名聲極響,立刻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唐迎樂也不例外。

  他見新聞播放的現場片段竟也將攻擊姚丹倪的那群鬼拍入鏡了,就好奇地低聲問:「有鬼殺人,你們管嗎?」

  莫笙看了眼電視,神情有些冷漠,「這是因果報,管不了。」

  唐迎樂十分訝異,「你怎麼知道?」

  「因為她半年前就曾向雷二爺發出求助。」莫笙回答:「雷二爺本來不想接的,但我正巧有事去拜訪他,他就臨時改變主意帶我去見一下世面,順便考驗我的本事。」

  唐迎樂頓時就震驚了。

  哇!為了突顯人物角色的厲害之處,就硬要安排角色與現實世界的大明星發生過一點什麼什麼的隱藏設定,作者果然有夠老套好沒創意!

  「然後呢?」老套歸老套,唐迎樂的一顆八卦心仍舊蠢蠢欲動,並依據原文的獵奇畫風,迅速腦補出一齣初出茅廬小道士與美豔御姊那段不可言說的鬼畜養成之路。

  然而,他失算了。

  「雷二爺說,這是因果業障解不了。」莫笙面不改色,絲毫看不出任何引人遐思的作偽,「我在仔細看過姚丹倪的生辰和周身氣運後,也覺得這個劫只有一個辦法可解,就是捐出所有財產,徹底退出演藝圈,並全心從事慈善事業,不再賺取半毛錢或任何利潤。」

  喔,真是好一個正規正矩、勸人向善的靈異文啊。

  唐迎樂輕輕嘆了口氣,感覺有點小失落,還有一點說不清道不明的小慶幸,便重新端正心態接著問:「看來她沒有接受吧?」

  莫笙勾了下嘴唇,帶著不以為意的嗤笑,「她當場就翻臉罵我們沒本事,不如她以前請的一位大師,雷二爺就氣得直接拉著我走人。」

  唐迎樂一聽也不高興了,「她怎麼這樣啊?不接受就算了,居然還人身攻擊,果然這些大明星在螢幕上的好脾氣都是裝出來的。」

  「沒錯!她就是朵白蓮花!」

  一道聲音突然插了進來,兩人一愣,就見斷背鬼不知何時溜到他們面前,渾身散發著吃瓜看戲的猥瑣氣質,並激情滿滿地拍腿附和:「這賤人壞事幹太多,早就該遭報應了!」

  唐迎樂默默捏了把冷汗。

  看來作者真的是天后黑,非要在文裡大毀姚丹倪的形象不可!

  他不動聲色地收回餘光,見莫笙沒打算理斷背鬼,便也裝作沒聽見,繼續方才的話題。

  「為什麼只能是這個解法?」他好奇問。

  莫笙便說:「因為她的氣運洩得太快,像遭到反噬一樣,這通常會發生在借用不當外力增運致富的人身上,比如養小鬼,而這種東西一旦反噬起來,不但會取走被加持的氣運,還會拖垮原本的命數。而且我看她的命盤是屬於晚年富貴運,雖有大紅大紫的機運,但她卻紅得太早,明顯不是走正道。」

  唐迎樂眉頭一皺,依稀閃過什麼念頭,就再次被斷背鬼的自言自語打斷。

  「哼,我看她自己就是那個鬼,吸血鬼!可憐我男神當年掏心掏肺地把她捧紅,結果她紅了就上別人的床,害我男神抑鬱而終,這婊子還在他去世後出什麼回憶錄炒作,靠,要不是老娘英年早逝死得好,趁鬼節跑去逛攝影棚,碰巧聽到她私下跟經紀人嘲笑我男神,還討論要怎麼給劇組潑髒水,不然我也要被她這朵白蓮花給騙了!」

  「……」

  「欸?怎麼不繼續聊了?」斷背鬼看著無語相視的兩人,這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不對啊,你們怎麼知道是鬼殺人?」

  正巧唐迎樂被叫到號,莫笙便起身推著他離開。

  就在他們即將進入診療室時,斷背鬼大呼一聲,指著唐迎樂驚喜大喊:「我想起來了,就說你怎麼這麼眼熟,不就是大家最近在傳的那個……」

  話未說完,就嘎然而止。

  唐迎樂納悶地回頭看去,就見斷背鬼摀住嘴往外奔逃,似乎有些狼狽,「她怎麼了?」

  莫笙悄然收回捏訣的手指,滿臉無辜,「不知道。」

  「喔。」

  檢查結果很快就出來了,狀況不算太嚴重,只是韌帶挫傷,吃個消炎藥休息兩三週就好了。

  出來後,莫笙先去繳費拿藥。

  唐迎樂坐在椅子上望著對面牆上的橫幅海報,海報上一個俊雅青年揚著親切笑容,宣導社會大眾關懷憂鬱症。這要是放在往日,他可能就會盯著帥哥瘋狂腦補,但此刻的他正迷迷糊糊想著莫笙和斷背鬼的話。

  沒記錯的話,現實世界裡,姚天后的大型粉絲戰就是在她身亡後才爆發的,可惜他本身沒在追星,不清楚粉絲們到底在吵什麼,只在上網時看見一些捍衛天后名聲的偏激言論,便也不清楚這些黑料的真偽,卻沒想到會在穿越過來後遇見事件重演,也不知作者安排這段的用意為何,難道真的是純粹黑粉不吐不爽?

  正當他思緒發散得無邊無際,落在海報上的目光也越發僵直時,一句略酸的話語就從身後幽幽響起。

  「好看嗎?」

  他回過神,仔細看了下面前的海報,發現上頭的青年不僅英俊高大,還氣質優雅又有自信,彷彿全身上下都鍍了層金,簡直就是東方版的湯姆克魯斯,更重要的是,那臉還長得挺眼熟的,便下意識地點頭說:「好看……」

  話音方落,空氣就急遽一冷,莫名的寒意呼嘯而來,他心中警鈴大響,便果斷地將脖子一扭,以前所未有的誠摯目光凝視身後的男人,深情補上三個字:「不過你。」

  求生意念非常強!

  於是空氣回溫。

  莫笙失笑揉了揉他的頭毛,柔聲說:「走吧,我們回家。」

  危機解除,唐迎樂鬆了一口氣,直到坐上機車離開醫院,才驀然一怔,憶起莫笙說的那句「我們回家」,腦海也浮現早晨對方端著菜對他微笑的畫面。

  剎那間,他明白了自己當時突如期待的悸動。

  原來,他是想家了。

作者有话说:

  我:兒子,媽媽我也想吃小籠包和蘿蔔糕(蒼蠅搓手)
  莫笙:。(冷漠臉沒在聽)

  公告:自12/1/2022起,喵芭將成為Penana駐站作家,因此《見鬼的小黃文》會在Penana獨家首發,其他平台的連載將暫停一個月,並於1/1/2023重新繼續連載,若想搶先看最新進度,歡迎來Penana專欄一起黃(?)唷~🥰

  【下篇預告】《不滿足》,預計1/2/2023星期一發。
  

  歡迎追蹤~>////<  
  網誌:https://www.meowbarksky.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IG:https://www.instagram.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初稿:01.11.2022 / 發佈:11.28.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