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蘭提斯
作者:Michael Corleone
我在何方
我在何方 迷幻公路
  我對姐姐說:好。

  於是我跟姐姐入屋坐了一陣,其間姐姐問我喝不喝茶。

  我對姐姐說:我唔喝都係要走。

  姐姐對我說:咁快走。

  我對姐姐說:是。

  我咁講其實我當時,覺得自己很倦,怕訓低在人家,唔好意思,所以這裏,跟住姐姐

  就無說。於是我離開姐姐姐間屋行了長長樓梯,由於當大倦個人,矇矓矓又搭車又搭

  船,其間聽到一聲說:你訓再沙灘做什麽,跟我行。

  我矇矇矓矓見到對,是一個人對我說,亦見自己到海灘,我對這人說行了三十級樓

  梯,個人怎可唔訓低。

  這人對我說:咁不如你跟我去一達地方先好訓。

  由於我太倦,唯有對此人說:好。

  此人對我說:我地行。

  我對此人說:行。

  於是我矇矇矓矓跟此人搭車搭船,再搭車,再行路到了一處,我就訓了一會,醒來見

  一妹妹坐在我旁,並見周圍是公仔。妹妹對我說:你醒啦妹妹。

  我曾見過這妹妹,她當時很怕我,但現她點解坐在我旁,我到低在何方,這裏是雖。

  我對妹妹說:上次你見到我表現出可怕,點解今天唔怕我仲坐在我身旁,是的?這裏

  是誰,點解叫我妹妹。

  妹妹對我說:你唔認得我曾同你訓的房,我是你姐姐。

  我對妹妹說:嘩你唔好亂噏,我幾時同你上過床,仲話我是你妹,喂你唔好冤往我。

  一位女人入來對我說:妹妹,這位真是你姐姐,我是你母親。

我在何方 迷幻公路2
  我除了見過這妹妹,亦見過這妹妹,的媽媽,這位在我面前亂噏女人,我對這

  女人說:嗱我無搞你個妹妹,是她怕我先,你唔好亂噏野。

  女人對我說:我無亂噏,她真的是你姊姊。

  我對女人說:你作故仔都作好哋,作到我是她的妹,不如作我是她孫。

  女人於是取出一相給我看。女人仲對我說:這不是合成相,你應信。

  我看了女人給我相後,我對女人說:信合成,找張死人相,擺隻豬頭上去,然後你講

  嗎都得……

  人聽了對我說:Corleonelam又點。

  我對女人說:嘩,估不到我個大名咁出各,你都知。

  跟住女人在紙上寫了幾個號碼給我看後,女人對我說:這號碼呢。

  我對女人說:咦,這樣你都知,高手。

  女人對我說:當然我是你呀媽唔知,仲有你嗅你身。

  我聽了她說後覺得很奇怪,是關她講得我名及講得我身份証,點解會取這樣應定自己

  是我娘,仲有嗅到我自己有小小身香,點角就認定我是妹妹,單憑謮出我身份証及嗅

  出我身香認我做女有冇兒禧哋。

  女人對我說:你身上香,只有女孩牝有,點解你身份証寫女。

  我對女人說:係呵點解我身有身香,身份証性别女,你認到我名,及身份証所有,咁

  又點,唔可以証明我是你女。

  女人對我說:不如驗DNA看看我是否是你呀媽,不如驗這指模。

我在何方 迷幻公路3
  我對女人說:好順便驗埋血。

  女人對我說:不要說,你唔知我曾幫你剪髮,早早已取你頭髮,去做dna,dna報告出左說

  我的確是你媽,接受現實,這是報告,放心不是偽造。

  怪不得我早前被一個女人剪髮時覺得對方熟口熟臉,原來是見過這位女孩媽媽,這位

  女人。

  於是女人給我看一份紙,我見紙所寫dna報告除了真,更証實我是她女兒,我見後當場呆

  了,是因爲我無法相信接受,這份dna報告證實我是她的女兒,因此我希望這個是場

  夢,原因我係男人,男人大丈夫,突然畀dna證實自己,是妹妹,唔係男人,叫我如

  何面對,叫我去死,仲點見得人,仲點出來行,仲有面目見人,講都無人信,可是事

  實就係事實,咁又點,話係女就即係做女,人妖咩,男人,突然知自己係女,要轉番

  女,咁都要時間適應,調劑,唔係話做就做,好難受,好難睇,成個人妖。

我在何方 迷幻公路4
  我對女人說:咁都是證實我是你,老豆,大佬,爺爺,你何來說我是女兒。

  我說對是關我突然想到,dna就算證實這女人是我娘,這妹只可係我妹或女

  兒,我只係這位女人兒子,不過我年紀看落大過這女人,我應不是這女人兒子,我應

  是這女人老豆,大佬,呀爺,這妹妹外公,外太公,舅舅,因此絶無可能是這女人女

  兒,這妹妹既妹妹。女人對我說:是

  因爲我生了兩個女兒,因爲山火中,失散了你這位女兒。

  我聽了這女人她說,我就反問這女人說:你有冇記錯,是因你看我是男人,麻甩佬,

  年紀53,無可能是個靚妹,可能是你父親。

  妹妹對我說:你的確是我妹,自小我地一起相處。

  女人對我說:但Dna證實我是你媽,無可能搞錯。

  我對女人和靚妹說:太太咁DNA邊度寫證實你是我媽,只是血形吻合,而我冇

  說你地錯,可是我係男人,唔係妹妹仔,你地說有個妹定有

  條老,我係男人,現這份dna證實我同這女人有血縁關係,無話證實我是這個

  女人既兒或女,因此我是這女人老豆呀爺大哥都得

  唔一定妹妹唔一定係兒子,况我看落年紀大個這女人,怎可能是她兒子,女兒。

我在何方 迷幻公路5
  女人對我說:咁手先你望住面前,這個鏡子,嗅救你體味,亦嗅下你姊姊體味。

  聽了這個女人說後,我拗曬頭對女人說:下你說什麽,我唔明,做嗎叫我照鏡

  又嗅我自己體味及嗅你個靚妹體味,咁同我係唔係你女兒有咩關係,仲有你係唔係,

  這位靚妹母親,叫個男人,嗅你個靚妹體味都得,唔係嗎,仲有你有冇問個你個靚

  妹,她肯被我嗅。

  妹妹對我說:若確認你係我妹,我唔介意畀你嗅我體味,你知嗎,媽媽說我這個年鹷

  女仔係會有陣體香,如果你係我妹你都有,仲有其實我在遇過你期間,曾嗅過你同我

  身,真係有陣體香。
我在何方 迷幻公路6
  我對女人及這位女仔說:你兩個都幾婬,一個叫我嗅個靚妹體味,一個逞英雄嗅我

  體味,可是你地這樣做,是否就可認定,我同你地有親,若嗅到我體味,是女仔身香又

  點,我是唔一定同你地有親,可況出面身香都有幾千個,排隊都未輪到我,如此說來咁

  都唔一定係我,因此你地應搞錯人。

  聽了我這說後,女仔取相給我看後,女仔對我說:相裏這人是你嗎,咁你無理由

  似相中人十足十。

  我看了這女仔給我看相後,笑笑口對這女仔說:你都幾天真,攞張合成相就認我

  親,咁你講嗎都得。

我在何方 迷幻公路7
  女人對我說:咁你點樣先承認,你是我女兒。

  我對女人說:我點先唔係你女兒。

  女人對我說爲什麽你唔係我女,我生你出來。

  我對女人說:爲什麽我要係你女,仲說你生我出來。

  女仔我和媽媽說:不如一人讓一步,叫他認左佢。

  我對女仔說:你講野,你講晒佢,小朋友先生無教你咩,野唔可亂食,說話唔可亂

  講,請你搞清楚,望清楚,我是誰,我堂堂男人,你叫我認是你妹妹,認是你老母個

  女,你有冇病。

  女人對我說:唔係有病,而係你看到,我已有証明你真係我個女。

  我對這個女人就:咁又點,要唔報警,叫埋差叔叔證明。

  女人對我說:做嗎你要報警,你係我女。

  我對女人說:做嗎唔報警,報了警,你兩個有病去醫好哋。

  女人對我說:我地有嗎病,做嗎要叫差人。

  我對女人說:你話呢。

  女人對我說:我地子是應番你這個女。

  我對女人說:仲唔係要叫白車,仲唔係有病,無啦啦認我這個男人,係你地條女,這不是無

  病嗎,這唔係要Call白車嗎。

我在何方 迷幻公路8
  當女人想對我說我即時,離開房到大廳開門走了出去,雖然不知道,女人和女仔有冇

  追來,但聽到遠處有微弱聲,說:女番來。

  可是我無理就回家,當我到步,我成個人突然傻了,仲說:天我的家。

  原來我見在我面前,我住大廈竟然變了個公厠,因此我有這樣說,不過我仲係認爲我

  行錯路,所以我再由頭行到落尾。並望街角上街牌所寫名,我見街名是我住大

  廈所在地街名,可是周圍哋屋完全變了,於是我取出一幅,我在此街影的相看看,

  發覺相中這條街的大廈,竟然不在面前這條街裏,仲有相中這條街連接另一條街,

  可是面前這條街沒有連接什麽街。

我在何方 迷幻的公路9
  書看完,又上下網,咦這位Facebook姐姐好似唔想同我做朋友。

  又是既,我年紀做得她爺爺了。好今天都倦了啦,都係唔在上網及看書,煮個

  公仔麵食先。剩番一包,都係落街買公仔麵先。

  當落街到了超巿,我遇到這位唔同我再做朋友姐姐,看落她成個小妹妹,見她拎了公

  仔麵去比錢,完全冇留意我,當然啦我係Facebook用假相假名,邊會有人知我是

  誰,不過我又會曾為她改了女性别,也不過不關她事是細過著了呀媽件外套比人改女

  性,不過不太記得當時情境,可是望了這位姐姐後,我有點覺得當時情境好似有

  她。好啦我同她都買完公仔麵回家吃,一回家我又上Facebook網見她分享頭先買公

  仔麵,並正在回家,由於我知她買嗎,我答了她,她突然對我說頭先遇見人是你,

  你想點,我對她說想見你,她答我說好。並說在邊度找她,於是我不上Facebook落

  街找她,終於遇她慢步回家。傻傻望我。

  【你好熟面口,兼有種親切感。】

  【係咩我都有同感,或者見過,但冇可能是小時。】

  【真係唔明一見到你,我就覺得你像我親人。】

  【我亦唔明你會約我,你唔怕我當你雪糕溶電左咩,也咁快想起我是你頭先遇既

  人,也唔明自己聽了你說就來找你。】

  【因為我感覺你同我並非陌生人,是姊妹或姊弟關係,也感覺你唔會傷害我。】

  【我亦有同感我唔會傷害你,但可惜我做得你爺爺,否則叫你一聲姐姐。】

  【看落感覺你像我妹多哋,奇怪為什麼我有這感覺。】

  這時候我地兩人互望。

  【我也有同感你是我姐,但點有可能,我做得你呀爺 。】

  【呀爺,點有可能,我看落你感覺是妹妹。】

  【咦又係喎看落你感覺是姐姐。】

  這時候我們望下望下覺得大家像親人一樣近了,但有奇怪感覺是姊妹這樣親人可是

  怎麼可能,我做得她的爺爺呀。

  【是的你可否同我行一段路。】

  【當然可以,ku你也可不可以將今晚我同你見面放上,Facebook,並在Facebook

  繼同我做朋友,及以後大家有空若見面。】

  【當然可以林朗。 】

  【咁以後我約你出來用膳。】

  【要看有冇空。】

  【明解。】

  就咁我地兩個傻下傻到了一地方,

  【到我家,你可回家林朗。】

  【知拜。】

  【拜。】

  於是我兩人傻下傻下望了對方後各自回家。

  但是她沒將今晚見過我的事在Facebook分享,我也如是,不過她將一些相分享給我

  看,我也分享一些相給她看,因此我地兩人都感覺和親人分享所影的。到底我地是

  否親人,米想錯隔離,我做得她爺爺,她做得我孫,可是奇怪的我感覺她是我姐

  姐,不過應冇可能我做得她爺爺太太公,怎樣她會是我姐姐,是我墮落她的世界,

  一晚己過很快天光,我將要吃早餐去找工55歲揾工都幾難,這時襯有時間我看小小

  書,見書中主角依然懵下懵下不知自己在何方。

我在何方 迷失公路10
  差不多到五時一早我比個手提嘈醒,咦原來是她,她想約我今早吃早餐,都等

  我訓陣先,咁早吃嗎西北風,現是冬天雪都落了。於是她給我吃早餐時間,我當然

  應邀出席,到了餐廳我見她准備吃兩份早餐。

  【你來,sorry我叫了多一份,你啱不啱,若啱食埋這份不要浪費。】

  【啱幾啱。】

  當然啱除了是喜歡,仲難得有個靚女叫。

  【奇怪看落你有似我,像我個妹,但無可能我地是親,真係唔明。】

  【有咩可能,看落我老過你。】

  【你可否給我身份証。】

  【當然可以。】

  聽了她說,我給她看身份証。

  【有點唔對路,相中你青春常駐,但是你出生1965年1月1日,點有可能咁青春常

  駐。】

  【這張身份証是孤兒院申請。】

  由於大耐了,小時紀憶已含糊,因此我子說出記得那些給她聽。

  【你係孤兒咩。】

  【唔知,紀憶中我是孤兒。】

  【無可能無能,你一定不是孤兒。】

  【點解呀。】

  【是因為我模糊記憶中,我的家庭成員好似有你。】

  【若真我是你爺爺或父親。】

  【無可能無可能,感覺你應是我妹妹。】

  【我係你個妹,點有可能,我1965年1月1日出世。】

  【無可能無可能,你唔係,1965年1月1日出世,你應細過我。】

  【係係係,我叫你姐姐。】

  【好,唔講,食野啦。】

  【好食 。】

  【啱吃嗎,米住,你身味,好熟。】

  【嗎,我身上嗅狐,係男人都有,唔出奇你嗅過。】

  【我都有你體味。】

  【又係喎點解你身上有我陣臭狐。】

  於是我們互摸對方,互嗅對方陣味。

  突然大家感覺不知到在何嗅過對方體味,及摸過對方。

  【無可能感覺好似曾摸過你。】

  【係咩,咁無論點都好,我可否以後約你見面。】

  【好,可否日日見,因為我想接觸你多哋,是關我感覺同你不是朋友聚會,係姊妹

  聚會。】

  【係咩都好,今晚。】

  【都好約。】

  【好我食完我要找工。】

  【我都是,我要做其它,是的大家交換地址及電話。】

  【好我用sms給你。】

  【我都是。】

  於是用們透過sms將電話地址給對方,跟住我收起身份証和Facebook這位女仔分道楊鑣

  跟住Facebook這位女仔sms給我話今晚六時在此餐廳見,我當然應約,跟住她

  在Facebook接受我交友,並對我說我很似女仔。

我在何方 迷失公路11
  跟住她再用sms分享她所有給我,並向我說有空可除時找她,我用sms應她好,

  我就去找工,係街又見到她。

  【咁啱又會遇到你。】

  【無我啱啱經過,你去邊。】

  【我去排舞,你去不去一齊我請。】

  【下我跟你排舞,你請?】

  【有問題嗎,是否繼續找工?】

  【無問題,也不是,。】

  【咁太好行吧。】

  【好。】

  當然冇問題,但我同她三唔識七,為什麼她請我同她排舞。

  都沒理,無想過自己有冇識跳就跟她,去跳舞,當然亂跳,但一個識跳舞的人遇到

  一個唔識跳,仲亂跳,跳到入瘋狂院人,會點,可以這樣說一企嚮度狂笑,二講一

  大堆粗言穢語,但奇怪她捉住我隻手教我跳,什麼舞?,我什麼都無留意,子是覺

  得,有個靚女捉住我手教我跳加上可响這靚女前跳,是我一生幸福,這因位我咁大

  個人,從未有靚女自動自覺捉住我隻手跳舞,因此我除了讓她捉手跳,也想錫她。

  【baby,放鬆自己不太緊張,跟姐姐跳。】

  【baby,什麼baby,你有孩兒咩嘻嘻嘻?】

  【sorry,我說錯繼續。】

  Baby,是Facebook係人都知,但冇人知這個人是否傳在,一直以來很多人都在

  Facebook留言自己是baby,包括四腳爬爬及汪汪,喵喵,吱吱,低能白痴,變

  態,無腦呀公呀婆,呀叔呀伯,靚仔靚女,點解咁多人認

  baby因她是這位靚女個妹妹,因此造成大家叫baby,想親近這個靚女,博懵下這個

  靚女,但真係唔明這靚女點解當我baby,不過我認有咩所謂,子是唔似因為我做得

  她的爺爺怎是她的妹。

  【是的?為什麼你會叫我做baby,為什麼,你會教我跳舞。】

  【你有冇留意Facebook上所有人叫baby,知唔知點解,baby是我妹係人都知,但

  我同妹無見失散多年也是係人都知,自從她同我失散,她開Facebook户口一直懸

  人知道

  空,而人們一直都想知他下落,奇怪的Facebook竟然人人都認baby,點解皆因大

  家想打我主意溝我,親近我這個吸引人姐姐,可惜大家太聰明,我怎會連我個妹,

  都唔知,米當我傻。】

  當然打你主意,溝你,親近你,順便當你雪糕咁容。

  【咁你都唔係揾我過橋,你唔怕我都是?】

  【你成個十足十b,你會對我做什麼。】

  【下你叫b,定baby,b我恐怕受唔起,兼人地發火。】

  【當然baby。】

  【你點知我唔會對你做什麼,我頭冇作字。】

我在何方 迷幻的公路11
  【因為我係姐姐,幾多人想要都冇,你會對我不利而不要嗎,我總不信你會對

  我點。】

  【又係既,看落你成個姐姐,加上感覺你是至親關係,因此又點對你點什

  麼。】

  咩對她點,點錯相,定點豉油蠔油,定點精,定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然後聖

  誕快樂定係新年進步,况且唔會叫我

  去她閏房食糖水,同她洗澡。然後問我拎善養費,屈我食死貓。

  【你知唔知你給我有種至親感覺,所以我覺得你唔會對我亂來。】

  【可是就算至親,都只是你爺爺或爸爸,叔公老爺點會做你妹。】

  【no no no,雲天朗,就算是,你絶唔會係我太公,你係我妹,

  moonbaby。】

  聽到未呀,唔好想錯隔離,咩蜜蜂bee,村b,汪b,何b,人地個妹叫

  moonbaby嘻嘻嘻嘻嘻。

  【你咁肯定我係moonbaby??】

  【當然有點肯定,由弟一次見你,已經成個moonbaby係我眼前出現。】

  【人有相似嗎。】

  【邊度似得咁真,真到成個真人,况我由小對住呀妹大,雖然後來失散,或多或小

  由細看大,呀妹係點,做家姐,怎會不知。】

  【可是人會變月會圓。】

  【但是除了失散我次次都對住我妹變。】

  下她對住個妹日變夜變,變什麼,變態定變性定,

  變形金剛定天蠶變,定是家變,定是變臉,定變形俠醫,定變馬騮,

  定變魔術,怪唔得她的妹唔見左,原來比她變走左及自動離開,嘻嘻嘻嘻嘻。

  【你變了,咁你妹變咩,變態定變性,定變馬騮,唔倦。】

  【當然係變靚變好變乖。】

  【做嗎變靚變好變乖,唔係襯你個靚姐,定係參加港姐亞姐,定係釣烏龜,怪

  唔得走左去,原來揾到條烏龜大水喉一,咁你個妹真係金波蘿。】。

  【唔係呀係相處中發生變化。】

  點變化兩姊妹爭仔决烈,定爭寵我諗條仔比人爭到五馬分屍,益或比同一人搞

  大個肚,要爭做嗎 咪。

我在何方 迷幻的角度
  【咩嘢相處中發生變化,你兩姊妹到底搞咩,咁中意變,咁得閒變,咁容易變,做嗎

  要變,是家變,定分身家,定爭寵定爭仔,定發覺自己與對方身材多了小了,你同你

  妹無野嘩,有冇食藥,係咁都唔使係咁,變變,變咩,變色龍,變到連呀妹唔見

  埋。】

  嘻嘻嘻嘻嘻

  【nonono,是大家生活方式變了,雖然那時童年但都留意對方處事態度有些變

  了。】

  咩野處事變了,一個左一個向右,一個强一個弱,一個黑一個白,怪不得妹走左去

  做姐妹都唔識遷就對方,正擺個惡死能登既架子,個妹飛左去先怪,嘻嘻嘻嘻

  嘻。

  【嗎你冇遷就你個妹。】

  【當時咁細個點識遷就。】

  下當時幾細,是否行都未識行,唔識遷就,抑或低能白痴傻到無腦,起不是一出世

  同個妹反目成仇,怪不得個妹飛左去,嘻嘻嘻。

  【請問幾細。】

  【好似讀幼兒園,亦好此讀小學。】

  好似好似,咁多好似,點好似先,似咩,咩叫幼兒園,咩野小學,是否未戒奶

  那時,係唔係讀屎片那時,嘻嘻嘻。

  【久竟是小學定中學,又小學又中學,你兩姊妹搞咩。】

  【由于小時記憶太模糊,所以我唔知係幾時變到唔見左個妹。】

  太糢糊,點模糊,芝麻糊定花生糊,定炸糊,定二胡,定漿糊,糊到咁,若失憶,

  咁又記得變到蓮呀妹唔見左,咁兩姐妹大龍鳳查篤撐使唔使要揾人過橋,前世欠你

  咩,早知結果何必當初。嘻嘻嘻嘻嘻。

  【是這樣都唔使揾人過橋,你兩姊查篤撐,使唔使揾人過橋,仲要揾我這條麻甩佬

  過橋,真係唔知前世欠你地咩,好衰唔衰,衰係你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