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章 大梦初醒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3-26 21:30      字数:0
  紫坤殿宫门大开,朝议钟声起,却无群臣列班,,只见一小黄门立于宫门外,一扬拂尘,高声喊道:“传林天下!”紧接着,宫廊桥上,三思门前,景文门外,一位又一位宣召者高声宣召,殿阁之间,轩榭之侧,回声威然。御道上,一个脸带微伤,眉目肃然的男子,手执黄金玉圭,头戴紫金玉冠,身着蟠蛇画虎服,腰束金缕玉带,龙行虎步,行至紫坤殿外,躬身而立。

  “传朕口谕,自即日起,林天下为我大周丞相,赐青铜假节钺,袭父爵平阳侯!”

  “臣叩谢圣恩!”她望着龙椅上坐着的太宗皇帝,又若有所思地望着玉圭,“原来,我只能如此。”

  “哎哟!你们这群混蛋,敢摔大爷我!”几个官差冲上前去……“啊,这……”我又一次从梦中惊醒,多少年了呢?

  走出门外,阿玉已经站在门口,我不好意思了,因为我当年住过这个村庄,善待了她的父母,所以她便天天为我送饭,照顾起居。本是想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不至于在街头被一声“相爷”的称呼而惊动的地方,可我太留恋这里,毕竟在一切还未开始之前,我是从这里生长起来的。没有丛岗,就没有林天下,虽然我不是出生在这里,可是这里的一草一木,每一滴晨露和雨水,都仿佛在一遍又一遍地说些陈年旧事。猛然抬眼,又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当年阿玉也就六七岁光景,如今恍惚之间,竟已亭亭如玉。

  阿玉走进屋子,照例又叹了声气,然后一言不发,接过我的衣服就到河边去了。其实我知道,她去河边不止是为我浣衣,更兼有怀春少女之心。她说邻村有一少年,翩翩风采,令她很是心动,我便对她说:“多挑点江水回家做饭。”

  阿玉倒也好奇,问我:“为什么?”

  我一本正经地说:“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终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这是我此生记得最完整的章句,曾在破庙里听到一对恋人的海誓山盟,便又唤起了我的记忆。

  阿玉和那少年也许是极般配的,可是我不知道那位少年是否能给阿玉幸福。

     

  我从不管现在是什么年月,我甚至不知道是哪两个“神秘”的人把我带到这世上,“林天下”——他们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其实, 忘了说一句,我是一个女子,却终究活得有异于女子。

  建观十六年,好像是这一年,朝廷在和那什么楚王闹矛盾,皇帝老爷忙得顾不上我们这些乡野草民,可我却心血来潮想考个状元。

  “臭小子,就你鸟大字不识的还考状元?那老娘还给皇帝老子当妈呢!”大凤婶有时候嘴贱得跟她的名字一样——大粪。

  “嘿,婶子,你有那么个闲工夫就跟你家叔捂被窝里多生几个崽儿!”这娘们儿就他妈是个头发长见识短的胚子,老子才懒的理她,可当我下定决心要着手赶考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这身儿衣服——两个袖子各打了几个补丁,用三条破布条接上的束发带,脏得像抹布的裤子,五个指头都露在外边儿的鞋,可能会被当成要饭的扫地出门。

  无奈之下,只能再向面前的女人求助,“婶,你有体面点儿的行头不?借大侄子我一身儿呗!”

  那个女人一见我放低语气竟立马“蹬鼻子上脸”,“嚯,想衣裳的时候就客气啦!我说你一小闺女,婶把你当小子养就罢了,今儿个还来劲了,想考状元,万一被判个欺君,你婶我一家子都得跟着哭娘!”

  听这口气,大凤婶怕是不乐意了,我也没想逼着她,只能到王秀才家借一身,大凤婶也没再说啥,进屋里切菜去了。

  “小天哥,听说你要考状元去?”我无聊地坐在溪头儿扔石子儿,一抬头,只看见一七八岁小女孩儿歪着脑袋,对着我天真地眨着眼睛,她是大凤婶的闺女——阿玉,娄汉叔虽老唠叨大凤婶不争气,不会给他下个“带把儿”的崽子,但对这女娃,也疼得紧,瞧到这光景,心里倒有些空落落的。

  我摸摸阿玉的脑门,把她抱到怀里,摘了根“狗尾巴草”给她,“阿玉,小天哥想当个大官儿,到时候就能让咱村儿的人都吃得饱、穿得暖,让你爹娘过上好日子。”其实这话我心里头也没底,像大凤婶说的,咱鸟大字不识,哪个皇帝老爷肯要咱们当官儿啊?可我还真想试试那戴红帽骑大马的滋味儿。

  见我没再说什么,阿玉也跑远了,我差点忘了,她还只是个孩子,没啥必要跟她说太多。入秋的天儿,风在衣襟袖肘之间乱窜,想起来,在这儿待了十八年,还真的是没干过啥正经事,想到这儿,又捡起一个石子儿投进水里,漾起一圈圈涟漪。

  没着想,坐在树下也能睡过去,要不是阿玉把我叫醒,我还真得在这儿过夜了。“小天哥,太阳快落山了,咱回家吃饭去。”

  阿玉拽着我衣角就打算往村儿头走,可我还有事儿没成,只能把这小家伙先打发回去。“阿玉,小天哥还有点儿事儿,一会儿回来,你先回家去,不然叔和婶得担心了。”

  丫头还挺听话,没多问什么,转头就跑了。我没多耽搁,望村西头王秀才家走去。    

  “王大哥!王大哥!”我敲了半天门,可里边还是没动静,我倒是想翻墙进去,可王秀才是斯文人,我也得跟着斯文点而不是?

  “林天下!你在我家门口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我猛一转头,好家伙,王秀才连“驱赶”我的扫帚都准备好了。我连连摆手,“不不不,王大哥你误会了,我只是来找你借身儿衣裳。”

  王秀才杵着扫帚,一脸怀疑,“借?得了吧!取而不告谓之窃,我要没回来,你就直接进屋拿了吧!”

  “王大哥,我……”他没等我解释,便把我扫地出门,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在乡亲们心里有多糟糕。

  我沿河回家,一贯填不饱的肚子却一点胃口也没有。

  “小天,吃饭咯!香喷喷的饭菜呀!”

  “叔,你自己个儿吃吧!”我对着门外几只夺食的鸡发呆出神,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儿。

  “嘿,你小子是怎么了?一回来就僵着个脸,又跟孝全他们玩输了?”娄汉叔拍拍我肩膀,“快吃饭吧!菜都凉了。”

  说着,他把筷子递给我,我接过筷子,又把它放回桌上,“叔,我明儿就要进京了。”

  娄汉叔先是一怔,然后大笑,说:“你小子还真打算当官儿去啊?得了,你我养大的,也算半个闺女,从小把你当小子养啊,也为了了你叔我的一桩心愿,你要真想出去闯闯,我也不拦你。”听到这话,我心里竟安慰了许多,刚想再跟叔说些什么,他竟有滋有味地喝起小酒来。

  从前一门子心思想出去,去闯荡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可现在却有些舍不得了。

  我一边收拾行李,一边环顾这个小屋,“小天哥,这是我娘给你买的。”

  我一看阿玉手里的东西,竟是一身朴素的书生装,原来……我双手接过衣服,望着阿玉,无语凝咽。

  “小天哥,你怎么哭了?”阿玉不解地注视着我,我摇摇头,擦干眼泪,平静地微笑。

  “叔,婶,你们回去吧!别担心我啦。”我拍拍胸脯,一时“眉飞色舞”。

  “你小子要在外面混不下去了记得回来,大不了接着跟婶斗嘴。”一向口齿厉害的大凤婶竟也哭了,这叫我心里泛酸了一阵,“婶,你就甭哭了,小心哭难看了叔不要你了。”

  “嘿,你小子找揍是吧?”大凤婶抡起拳头就要打我,娄汉叔赶紧阻止她,“哎呀,我说娘们儿,你还没完没了啊?小天都这么大人了,还打她!”

  大凤婶有点心神领会,顺势用挥起的手摸摸我的头,“你小子在外边而别闯祸啊!”

  “婶,您说什么呢?”我还要让您和叔过上好日子呢!说完,我朝他们挥挥手,“小天哥,保重!”

  我一回头,原来是阿玉,我满足地笑,启程了。

作者有话说:

本书以第一人称书写,其中部分章节夹杂着第三人称,请读者在阅读时注意人物视角转换。最后祝愿大家阅读愉快,多多提意见,有助于作品的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