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十六章 天星山谷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02 10:16      字数:0
  “昌天哥,你要带我去哪儿啊?”天方破晓,天岁城中街之上,一男子拉着一位女子的手,向前奔跑着,倘若认得他二人的行人也都纷纷让道,当今天子携相府千金微服出巡已经不算是秘密了。

  今日早早散了朝,白昌天退了朝服,恐怕只有太监阿成才知道,这位皇帝陛下的脚步有多急迫。

  “陛下,亚相大人求见!”

  “让他晌午再来见朕!”此时的陛下自然没有耐性,或者说,自从天机卫的一张密信送来之后,他便迫不及待了。

  于是皇城中街,无人敢阻拦,被拉着的子车昭妍更是一头雾水,他唯一知道的,只是只有和自己在一起时,昌天哥才没有皇帝架子,才真的很快乐,但她不知道为什么,或者,不敢想。

  “昌天哥,再跑就出城门了!”子车昭妍拽了拽白昌天的袖子,白昌天停了下来,指了指城门处的两匹马,淡笑。

  “你以为你的昌天哥真会傻到一路跑着去?”白昌天协同昭妍上了马,又向城郊急驰而去。

  二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城门,再见二人时便是天岁城外三十里的天幕山,虽不比天山巍峨连绵,却也重峦叠嶂,山岭丘壑不可胜数,山中清流、山下人家,浑然忘了不远处正是王朝国都,皇城繁华似乎从未让着山峦沾染了一丝俗尘。

  白昌天对昭妍说道:“今天一啸难得没有跟出来,也不会吓到百姓,我们也好逛逛这天幕山。”

  昭妍笑道:“昌天哥难道是为了躲着谁,才把我拉出来的吗?”

  白昌天似乎没有注意昭妍的问题,轻声一笑,然后问道:“昭妍,你最喜欢的是满天星对吗?”

  昭妍不解地问;“怎么,昌天哥日理万机还会知道我最喜欢的花?”

  “你二十岁生日那天,相父命人送给你几盆满天星,那是你说起满天星是你最爱的花,我一直都记得。”昌天目视前方,嘴角带着不易察觉的微笑,任凭发带在山谷的清风中拂动。

  昭妍望着昌天的眉角,试图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他的用意,可是他忘了这位年轻的皇帝不知从何时起便逐渐深刻而难以捉摸,尽管青梅竹马,可是,他是君,他难懂。

  忽而眼前逐渐出现一条山间小路,蜿蜒曲折的路径不知要通往何方,经冬的树林略显萧条,春季到来方万物重生,可现在已是初夏之际,二人下马步行,白昌天毫不迟疑地拉着昭妍的手,没有避讳,更没有羞赧。

  周围静得只剩鸟鸣,昭妍忽然觉得自己从未像今天这样不知所措,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似乎今天过后,有些事会不一样。

  “昭妍,两年前天机卫来消息,他们替我找到了一个地方,我让他们在那个地方做了一些事,如今大功告成,我想带你去看看。”白昌天的嗓音依旧深沉,但却让昭妍觉得,今日的昌天哥与往日不同。

  眼前的光景开阔了许多,一蓬蓬玲珑细致、洁白无瑕的小花,松松散散聚在一起,宛若无际星空中的点点繁星,似雾般朦胧,又如良人的呼吸般温柔动人,微风过处,清香四溢,幽香入鼻,沁肺,滋心,润神,透全身每个毛孔。那过程,亦是缓缓的、恬静的、慢悠悠的含蓄委婉地向经过无限幽长管道而来,细腻,均匀,如丝如缕,绵绵不断。其芳馨,浓而不淡,薄而不厚;无阳光之燥气,无月光之稚气,无四时之杂气。

  昭妍如梦初醒,她缓缓转身,轻声问道:“昌天哥,这是……”

  “我下令天机卫找到了这个地方,足够开阔又不远,又命人从西域带回了这些满天星的种子,用了两年时间亲自种下,如今花开遍地,我觉得是时候该将这个山谷送给你了。”

  昭妍用略带颤抖的嗓音问道:“所以,每次你满身泥泞地回宫,都是因为在这里亲自种花?”

  此时的白昌天笑得毫不掩饰,轻轻点头,精明如他,怎会察觉不到昭妍眼中闪动着的东西,他抬起手,拭去昭妍眼角流下的泪,却反被昭妍紧紧地握住了手。

  “昌天哥,你,你是皇帝,我……我不值得你这样,你还有皇后嫂嫂,你不能……”平时机灵古怪的昭妍竟也语无伦次,她以为昌天哥只当她是妹妹,她以为……

  “我知道自古以来,君王不可能情有独钟,帝王之爱总是善变,所以深宫之中多得是沧海遗珠,可是昭妍,我思考了九年,我在想自己是否有资格,或是底气能够承担起这个责任,当我终于下定决心,我种下这整整一个山谷的满天星,无所谓疲惫,无所谓劳累,我为江山妥协了一辈子,也该为自己做一次决定了。”白昌天的神情依旧波澜不惊,可若是认真注视着他的眼睛,定会发现,双目之间,尽是一个人的影子。

  昭妍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整个皇宫上下都在说陛下和皇后伉俪情深、琴瑟和谐、举案齐眉,可她明白,那也只是相敬如宾罢了,因为从昌天看皇后的眼神里,只有友好,看不到一丝深情,多年的执掌乾坤可以让一个人的神情不露声色,可人的眼睛绝不会说谎。白昌天要的,不过是深宫中的一丝温情。

  “昭妍,相父位极人臣,功盖天下,可他仍然费尽心思将谢婉将军的灵牌移进宗庙祠堂,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当年相父也是绝代风华,如今英雄迟暮,却对一个人念念不忘;我从小就没了父亲,每年父皇的忌日,母后哪怕是凤体抱恙也要拜祭父皇,有时甚至哭得昏过去,我不知道上一代人都发生了些什么,可我相信情有独钟,这满目江山,四方天下,只有你的陪伴,才更加美好。”白昌天乘势将昭妍拥入怀中,伴随着一声长叹,在这满天星的花丛之中,遗世独立。

  昭妍回想起每年每逢母亲忌日时父亲的哀伤,这位平时温润如玉的父亲竟也潸然泪下,父亲曾提起过母亲,说她是一位英勇的将军,巾帼不让须眉,他们以笛声定情,所以每年母亲忌日,父亲都会用随身玉笛吹奏一曲《雨碎江南》,原来这就是上一代人的情有独钟,可对昭妍来说,一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昭妍没有挣脱昌天的怀抱,她只是静静地听着昌天的心跳,说道:“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昌天,昭妍一直都很任性,大不了,再任性一次。”

  昌天心神领会,他低头轻轻吻了吻昭妍的额头,贤才入朝,美人在侧,为君如此,夫复何求?

  忽然,昭妍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昌天,按你的意思,你是想纳我为妃?”

  “不然呢?朕是天子,这是名正言顺的事,为什么要偷偷摸摸?”

  昭妍挣脱昌天的怀抱,说道:“我的意思是,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若是朝臣反对,或者,你的相父反对,你又当如何?我可以任性,但你是皇帝,你不能任性。”

  “相父不会反对的,以相父的明智,他应该早就看出来了,既然没有阻止,也就是默认了,至于朝臣,天子纳妃是皇家之事,朝臣能帮朕处理好朝政,为朕分忧足矣,何必多管呢?”白昌天话音刚落,便被昭妍打断。

  “我说过了,我可以任性,但你不可以,你如果不考虑影响,一意孤行,那满朝文武会不会说我是红颜祸水呢?”

  白昌天猛然发现,面前的这位女子自由生长在宰辅之家,机灵古怪,刁蛮任性的外表之下,对朝中之事也颇有见地,天下女子可以用柔情感化,可她却依旧思路清晰,真乃奇女子啊!

  “罢了,朕会与母后商议之后再行定夺,皇后统率六宫,知书达理不会反对,朕身为天子总有那么多不自由。”

  昭妍听出了昌天话中的不满,笑着说:“换句话说,若是让你这么容易就娶到我,我子车昭妍不是与普通女子没两样了吗?”

  白昌天连连称是,或许有她在身边,她会成为自己的贤内助,如此,后宫便无担忧了。

  突然昭妍跪下给昌天行跪拜大礼,说道:“臣妾谢陛下赏赐这一个山谷的满天星。”

  臣妾?昌天大喜,双手扶起昭妍,道:“朕给你一个种满满天星的山谷,你是否也应该给朕回报?”

  昭妍莞尔,带着微红的脸颊在昌天的唇边轻吻,她知道从此,自己的生活将与这个帝王的生命捆绑在一起,自古以来,身为天子的女人,要么默默无闻,要么惊天动地,她子车昭妍既然注定了要入深宫,就要让这江山画轴上有属于自己的颜色。

  昌天让昭妍靠在自己的肩头,他宁愿此刻的自己忘了自己的身份,九载相思,只为演绎一场静水流深的帝王之爱,他从不抱怨肩头的担子有多沉重,从前只知道治国方能平天下,如今才懂得,没有江山,拿什么来保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