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十章 歧路逢卿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03 15:08      字数:0
  册封大典之后,陛下没有分派什么任务,也许是双喜临门太高兴了顾不上,又也许是朝中真的没什么急事,军中也大有闲暇,作奸犯科的事不能干,闲着也是闲着,只好带上大哥和薛大哥逛逛天阑城。记得上一次逛还是初生牛犊,土包子进城,什么都不懂,可这一次不同了,因为偶尔有带领飞骑营的弟兄们巡城,所以城中个别百姓还是认得我的。

  “我说统领大人,我们已经逛了半个时辰了,能不能找个地方歇会儿啊?”自从薛大哥当上军机参将之后,军中大小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本统领多了这么个左膀右臂,才有更多闲暇时间参加各种庆典。

  “天阑城我统共就逛过两回,我哪儿知道哪里适合休息。”我知道这话一出口,大哥和薛鋆得恨死我,但我坦白地说,天阑城我是真不熟啊!

  大哥指着左边说道:“行了,就这儿吧,统领大人,麻烦你下次出来逛的时候先探探路行不行!”

  “行!”

  长风酒楼,听这名字就是打着那个“风起天阑”的陈年旧事的招牌,提起这茬儿,我倒忘了在京城的时候就应该向师父打听打听他的往事啊!

  “哎哟,统领大人,光临小店,真是令小的蓬荜生辉啊!请雅间儿坐吧您哪!”大哥和薛大哥看着我,似乎想问我这个小二为什么认识我,我保证,这个酒楼我真没来过。

  小二为我们上茶之后,薛大哥忽然想打听点事儿,便问道:“小二哥,最近天阑城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儿?”

  “回这位爷的话,最近天阑城哪,换主了,原来天阑城守将不是建阳侯严璋吗,现在换成了赵怀德,听说这赵怀德本来是梁州刺史,现在一跃称为天阑城的督军了。”

  赵怀德,不就是云璇的未婚夫吗?可能我对他的印象只限于此了吧,没想到他升迁得这么快,虽然不是京官儿,但天阑城可是举足轻重的重镇,这姓赵的还真有本事。

  我对小二说道:“我听说,每个酒馆的小二都是半个‘百晓生’,小二哥,还有什么新鲜事儿都说说呗!”

  小二点头哈腰,笑道:“统领大人谬赞了,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听说这梁州皇商世家王家的当家人王瑕参加恩科考试夺魁,现如今担任京兆尹,脱商入仕,光耀门楣啊!”

  大哥对我说道:“没想到二弟如此了得,竟位列三辅,不容易啊!”

  “可不是,二哥才学胜于你我,如今位列三辅,一定能为朝廷和陛下分忧。”此言一出,大哥和薛大哥大惊,我也不知道为何这样的话会从我的嘴里说出来,吊儿郎当的林天下几时也如此忧国忧民了?

  小二再次俯下身来凑到我的身边,说道:“统领大人,西北角坐着的女子正是督军赵怀德的未婚妻伍云璇,听说是个超凡脱俗的女人,统领大人是不是……”

  我猛地扇了小二的脑门,说道:“你把本统领当成什么人了?我告诉你,伍云璇姑娘和本统领是故交,你别乱来。”

  “是是是,小的知错了。”小二赶紧撒腿跑,我也下意识地望向西北角,是云璇没错,于是,我与大哥、薛鋆通了个气,便往西北角走去。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云璇还是和过去一样,惊为天人。

  我站在云璇的桌旁,作揖行礼道:“林天下见过云璇姑娘。”

  云璇姑娘回头轻抬眼,一丝浅笑,道:“原来是林统领大人。”

  “怎么,姑娘也知在下官位?”

  “林统领大闹博宏馆一事早已世人尽知,小女子自然有所耳闻。”什么,我大闹博宏馆的事儿天下人都知道了?那我岂不是在云璇姑娘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

  我小心地在桌边坐下,说道:“林某糗事,姑娘就不要提了,梁州城外一别,至今已有三年,不期能在天阑城遇见姑娘,真乃林某万幸。”我发誓,这么说话我都快难受死了,但不这么说不行。

  “林统领真性情,快人快语,说话如此文绉绉就不难受吗?”难受啊,怎么不难受,既然姑娘你都这么说了,那林天下我就原形毕露咯!

  “姑娘早说,我不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吗?那些彬彬有礼、文绉绉的一套真是不适合我啊!姑娘什么时候来天阑城的啊?”

  也许是转变得太突然了,云璇愣了半晌,轻声笑道:“林公子就不要总是‘姑娘’‘姑娘’地叫了,在璇玑阁时不就说过,天下你可以叫我云璇。”

  原来她还记得我们在璇玑阁见过面,真是太好了。我一高兴,便让云璇附耳过来,我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其实我是女的。”

  云璇和其他人一样,惊得目瞪口呆,她盯着我看了许久后摇着头说道:“不像,天下,你不像啊!”

  “是啊,确实乍一看不太明显,可我没有喉结啊,至于别的,可能是常年在外风吹日晒的,再加上我个人长得比较壮,所以看不出来,云璇你可别吓着啊!”我还是很害怕我这一说,云璇会被我吓跑,这个秘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当初第一次见面,我怕我透露身份会被误会成我是在骗她,可当面对她的时候,我就有一种强烈的坦白的欲望。贵妃娘娘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位长姐,而云璇与我年龄相差无几,看到她,反而能让我觉得安心,而这种安稳的感觉,是从前没有过的,我这是怎么了?

  “你一介女流,能够博览群书,考入博宏馆,成为飞骑营统领,也算是巾帼不让须眉了。”

  我呵呵一笑,又问道:“云璇,你和赵大人成亲了吗?”

  云璇摇着头道:“还没有,我暂时没有这个打算,虽然赵怀德一直都在问我的意思,我爹并没有逼我,可我在赵怀德身上总是找不到一种我想要的感觉,只是从小便有婚约,让人无可奈何,只能一拖再拖。”

  从我第一次见到你,你就说和赵怀德有婚约,到现在六年了,你们还没有成亲,还说什么赵怀德有问你的意思,这明摆着就是逼婚嘛!云璇啊,你要是答应了,就是“赶鸭子上架”成功了呀!

  我开玩笑道:“哎呀,婚约什么的都是老一辈人的事,如果没法两情相悦,在一块儿也是浪费时间,云璇,你要是真那么无奈,我给你支个招,我认识一个媒人,改明儿我让她上门提亲,请你爹答应,把你嫁给我得了,这样就不委屈了。”

  我这一番话还真把云璇给逗乐了,她说道:“你要是个须眉男子啊,我还真可以考虑嫁给你呢!可惜了,你和我一样,这样岂不是惹人笑话。”

  “没什么好笑话的,两情相悦比什么都重要!”大哥和薛鋆什么时候过来的,竟然偷听我们俩说话,回营之后一定要好好惩戒他们。

  云璇问道:“这两位是?”

  “这位是我的结拜大哥何权,这位是我的得力助手薛鋆薛大哥。”我为云璇一一介绍,又对他们俩说道:“你们俩还不跟云璇问个好!”

  大哥和薛鋆还算配合,赶紧向云璇抱拳道:“见过云璇姑娘!”

  云璇起身给二人行了个满礼,说道:“两位将军也是在飞骑营任职吗?”

  薛鋆说道:“正是,我们哪,都是林统领的部下,今日闲来无事到天阑城逛逛,在酒馆里喝喝茶,谁知道我们林统领啊,见到姑娘你连我们这弟兄都不顾了。”

  “薛大哥,别胡说行不行,不是有大哥陪着你吗?”

  大哥道:“哎,三弟啊,你这话就不对了,你有美人相伴,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儿有什么意思啊!”

  云璇问道:“何大哥管天下叫‘三弟’,难道薛大哥也是与你们二人结拜?”

  大哥说道:“非也,我还有个二弟,是梁州王家的当家人王瑕,现在在京城担任京兆尹。”

  “原来是他。”云璇低声言。

  “怎么,云璇,你认识我二哥?”我问道。

  云璇说道:“怀德与王公子是旧相识,我与王公子也有过照面。”

  “原来如此。”

  大哥揽过我的肩膀,小声说道:“三弟,看你们俩聊得那么投机,是不是有点意思,要不要大哥帮你找找京城东街的崔姨啊!”

  “崔姨你个头啊!别胡说!”早知如此,我就不把崔姨的事儿告诉大哥了,没事在这儿捣乱。

  薛鋆对云璇作揖道:“云璇姑娘,我们三人军中还有要事要处理,先告辞了,后会有期。”

  “好,三位慢走。”云璇点头道。

  什么?回去?谁说要回去的啊,军中有什么要事啊,要是没这两个捣乱,我还可以和云璇多聊一会儿呢!他们俩也顾不上我多想,丢给小二几两银子,拽着我就走。

  “大哥,薛鋆,你们干嘛?!”我真的抓狂了,这俩人太胡闹了。

  大哥拍拍我脑门儿慢条斯理地说道:“放长线,钓大鱼。”

  放什么线,钓什么鱼啊!喂!我还想抗议,可已经被他们拉走,我后悔了,我就不该让他们一起来!

  长风酒楼。

  “荷香,我们回去吧!”

  “是,小姐。”

  伍云璇回想起方才林天下在场时的言行举止,只觉得好笑,天底下竟然有这种奇女子,能让两个大男人对其马首是瞻,更奇怪的是,为什么林天下开玩笑说让自己嫁给他时,自己却有些希望这是真的,真是不可思议,这是有悖伦理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