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四十四章 亲为解阵(下)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08 09:28      字数:0
  大祭司再怎么说也是这个国家的神权代表,而我只是一个外人,百姓们会相信我的话吗?我必须找出一个足以说服所有人的理由,现在两位兄长都不在身边,我又无法脱身,只能搜肠刮肚,看看能否在我的认知里找到关于“借命阵”的更多信息。

  祭坛篝火已经准备完毕,一群巫师开始围着篝火念着咒语,周围陆续聚拢的民众以掌心按着心脏,寓意诚心恳求上天,大祭司站在祭坛神位上,举着法杖,口中不知在念叨些什么。

  “上圣物!”大祭司一声令下,一个正自得其乐地啃着手指的孩子被抱了上来,唉,孩子啊孩子,你也是一个生灵,却被称为“圣物”,你还人事不知,就要命丧黄泉,这个大祭司身上沾着多少无辜孩子的鲜血,为了揭穿扎古额的嘴脸,孩子啊,如果时间不能恰到好处,恐怕,又要牺牲你了。

  大祭司走下石阶,伸手在孩子的额头上点了一点,继而将手移到孩子心脏的位置,我借此间隙看了一眼周围的民众,成年男子低头祈祷,成年女子纷纷落泪,陌生人尚且如此,这个孩子的亲生母亲又该如何?

  “噗!”大祭司突然喷出一口鲜血,震惊了所有人,也许,薛大哥已经得手了,老汗王的病也该瞬间痊愈了。

  “这是怎么回事?大祭司老爷怎么了?”民众之中此起彼伏的疑惑声掩盖了原本庄严的气氛,“哇!”那个孩子哭了,是示威,还是害怕,谁都没有料到,这一生婴儿的啼哭,却让大祭司一屁股摔到了地上。

  我差点忘了,婴孩初临人世,还未沾染尘世俗气,体内保留有一股至纯阳气,扎古额坏事做尽,体内阴气横流,被这股至纯阳气冲撞之后难以抵制,陷入了孱弱状态,现在连一个三岁孩子都能结果了他的性命。

  “天下,一切完毕。”“三弟,搞定了。”“林公子,你交代的事我们办好了。”

  大哥他们的及时赶到,加重了大祭司严重的惊恐之色,大祭司用法杖指着严克诚,双目圆睁,爆红的双眼好像要滴出血来。

  我对大哥说道:“你们的速度比我预想的慢了许多,你们干嘛去了?”

  大哥低声道:“我们把你交代的事办完以后,去了趟王宫,薛老弟料定老汗王还躺在里边,就将事情原委都告诉了老爷子,这会儿汗王已经没事儿了,只不过大祭司府邸已经被汗王下令烧了,你可没闻到里边的腐臭味儿,熏死人了。”

  既然汗王已经知道了,那这事就好办了,我便走上祭台,对众人说道:“诸位百姓,诸天神祗要的不是世人时刻地顶礼膜拜,而是世人一心向善,你们的天神要的难道真的是那一个个无辜孩子的心吗?你们都被大祭司给蛊惑了,甚至还差点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毕竟大祭司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是神圣的,我这一句话引来了许多反对的声音,而这一切,都合情合理,再看大祭司,不过是一位垂垂老矣的人,他不过依仗着自己的高傲和权力,填补欲望的空白。

  “你们……你们不过是外来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蛊惑神的子民?还设计陷害我!”大祭司还是发现了,这一切是我们所为,但我们做得光明正大,我甚至忘了自己还身中俨然冰魂散的毒,甚至忘了来这里的目的,你一个大祭司对我们恨之入骨又有何足惜!

  “不错,我们只是外来人,但普天之下,都是我天朝的子民,百姓何辜,你大祭司为了给自己续命,不惜设下‘借命阵’用全城百姓包括当今汗王的性命来延续自己的生命,你在做这些的时候,可曾想过他们是神的子民?诸天荡荡,哪位神灵授意你这么做?”我拽着大祭司的衣领,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若不是手心渐渐渗出的汗,没有人看得出我的愤怒。

  百姓的信任是需要理由的,而我对大祭司的质问正好成了百姓的理由,平民之心,甚至不求长生登仙,只希望能够安居乐业,世上所有事物,包括人,只要能够让他们保证一日三餐的供给,他们就愿意交出对你的信任,而此时,正是如此。

  分派全城砍树的卫兵也接踵归来,他们一致的汇报是,肃冀城八个方位的槐树看到之后,都有鲜血流出,而且,恶臭无比。

  “薛大哥,大祭司府邸的潭水不出意外,应该在你破了‘借命阵’之后就干涸了,你可曾看清潭底的是什么?”我转向薛大哥问道。

  薛大哥点点头,答道:“看清了,那是无数人的骨髓和脑髓,邪阵破了之后,那口机关下的井莫名爆炸,无数残躯到处乱飞,潭底升腾起一阵黑气,接着消失不见,我们为他们超度完毕之后,正好汗王卫队前来烧房子,烧毁过程中,传出一阵阵腐尸之气,恶臭逼人,但那些无辜丧命的人总归是可以走上轮回之路了。”

  薛鋆此言一出,在场不少人都弯腰呕吐,当然,这一次大哥忍住了,见了这么多,也该习惯了不是吗?

  忽然,我们注意到一阵白气从大祭司体内散出,严克诚从袖中取出一道符咒和几颗辰砂对我们大叫道:“快用灵符点眉,用辰砂封住他的七窍,再把他扔到火中,否则极易变成僵尸!”

  薛大哥和大哥照做之后,大祭司的面色变为蜡黄色,他现在已经是一具死尸无疑,由几个巫师架着丢入篝火之中,周围的百姓纷纷喊道:“烧死他,烧死他!”突然觉得,对于平凡人来说,有时候,性命安危比任何信仰都要重要,因为,这是人性本能。

  “大汗到!”

  “参见大汗!”百姓们跪迎汗王,老汗王在几位公主的搀扶下迎面走来,比起刚才奄奄一息的样子,现在的汗王脸上血色充盈,根本不像是大病初愈的人。

  老汗王对我们几人微笑着点点头,继而说道:“大祭司扎古额大逆不道,妄图用本汗和百姓的命为他自己续命,真是惨无人道,幸亏几位特使及时发现,拯救了本汗和百姓们,本汗下令,自即日起,尊奉林天下、薛鋆、何权为我鹘野汗国的安达,所到之处,地方官员百姓如同见到本汗。另外,本汗会亲自书写龙吟居的匾额赐予严克诚先生,以示褒奖。”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我们在鹘野终究是没能找到师父,但却误打误撞救了那么多人的性命,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林兄,何兄,薛兄,感谢你们让我重获自由,我可以不用背着这个枷锁。”严克诚在龙吟居设宴款待我们三人,席间举酒说道。

  “严兄,我们还有一件事不明白,那大祭司的徒弟到底是什么人?还有,大祭司死后,鹘野国的大祭司之位该如何安排?”大哥喝酒归喝酒,但也没忘了问正事,鹘野一行,我们都长进了不少。

  严克诚说道:“不瞒你们说啊,那大祭司扎古额原本是匈兵国的大祭司,后来收了一位中原来的年轻人为徒,相互研习巫术,再后来,扎古额觉得匈兵国小庙难容大佛,于是便来到了鹘野,得到大汗赏识,成为了鹘野国的大祭司。他的徒弟回到中原之后建立功勋,恰逢中原改朝换代,也创出了一番事业,受封镇远侯。至于鹘野国大祭司之位,几年内也只能空缺了,只有找到合适人选才能受封大祭司。”

  薛大哥忙问道:“你是说,大祭司的徒弟受封镇远侯?那不就是伍长信吗?原来伍长信就是扎古额的徒弟,这么一来,厄顿符上的秘密也解开了。”

  大哥对我小声说道:“贤弟,你还记得伍长信吗?就是云璇姑娘的爹。”

  伍长信?云璇?大哥和薛大哥虽然有向我提起过,但对他们的样貌却甚为模糊,莫非云璇姑娘就是时常出现在我脑海中的那个女子?

  严克诚又说道:“几位都是大仁大义之人,我严家的耻辱急需几位这样的人洗雪,如果几位不嫌弃,我想把儿子托付给几位,我不希望他跟着我受苦,也不希望他知道有我这样一个窝囊废的爹。”

  我们离开中原许久,行走四方还要带着个孩子实在是不方便,可是严克诚如此恳求又不好推辞。

  大哥对薛大哥说道:“薛老弟啊,要不你收这个孩子为义子,这孩子跟着你也能聪明点儿。”

  “这……”薛大哥显然没有料到大哥这一手,如今多一个人多一个麻烦,云中严家的事我们是却之不恭了,薛大哥只好道:“好吧,我就收这个孩子为义子。”

  严克诚大喜道:“太好了,这样一来,我儿可以有个安身立命之处了!”

  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严克诚也不例外,可如果这个孩子太小了,而且很淘气,还是很麻烦啊!

  我问道:“严兄,冒昧地问一句,令郎多大?”

  “九岁。”说着,严克诚吩咐下人把他儿子叫出来,不愧是名家之子,虽身在西域,却也粉雕玉琢,气盈神足,见到我们亦是彬彬有礼。

  严克诚对他儿子说道:“谦儿,从今往后,你就跟这几位长辈闯荡江湖,不必再挂念爹爹了。”

  毕竟是九岁的孩子,突然告诉他要离开父母跟着陌生人生活,自然是一时间接受不了,低着头,抹着眼泪。

  “爹爹,你不要我了吗?”对于孩子来说,他的世界是单纯而直接的,他不明白那些复杂的是是非非,只需要一个简简单单的指令和回答。

  严克诚拥着孩子道:“不是,而是你是一个男子汉,爹爹不能让你跟着我受苦,记住,咱们的根在中原,你要跟着几位长辈回去,干大事,长见识。”

  严克诚将孩子带到薛鋆身边,蹲下身来对孩子说道:“谦儿,从现在起,这位叔叔就是你的义父,你要想孝敬爹爹一样孝敬义父,无论如何,都不要让远在鹘野的爹爹担心。”

  孩子还是接受了这一切,也许年幼丧母,对周围一切的适应能力比其他孩子要强,大人们在喝着酒,这个孩子却在我们三人之间来回跑,看着他纯净的眼神,我的眼前隐约浮现出一个村庄,那里虽然不大,却有着邻里之间的温情,好象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那里是我的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