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五十二章 狼狈为奸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09 10:18      字数:0
  京兆尹府衙

  “王大人,别来无恙啊!”赵怀德自云璇离开以后一直深居简出,前日又听说伍长信的死讯,在府中哭了半晌,旁人都说赵怀德重情重义,可谁知是真是假?这日纵马离开天阑城造访王瑕的府邸,人未至而声先闻。

  京兆尹名列三辅之一,高官厚禄,王瑕又有王家祖产在手,一边经商,一边为官,王家在三大皇商中的名声逐渐盖过了卢家。可人非圣贤,饱暖思淫欲,王瑕又非正人君子,日子久了,难免左拥右抱,纵情声色。

  “赵督军,今日怎么有空来京城啊?小弟听说前几日令翁驾鹤,颇为感伤啊!”昔日在梁州,伍长信将王瑕拒之门外的事,王瑕一直未能忘记,纵观世人,不怕心狠手辣之人,怕只怕睚眦必报之辈,而王瑕偏偏是二者的结合。

  赵怀德哀叹了一声,凄声道:“岳父待我不薄啊,虽然无缘成为他老人家名正言顺的女婿,可我还是心里难受啊!你说这云璇误会我也就罢了,现在连岳父都弃我而去,我在这世上可怎么活啊!”

  王瑕平和地说:“唉,赵督军这话就有些过了,赵兄能够当上今天这个位置,已经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了,人活着总要有个念想,云璇姑娘毕竟是女人,生气几天就过去了,你也用不着耿耿于怀的。”

  “可是云璇现在和林天下在一起,我的探子来报,她还和林天下如胶似漆,出双入对,这对奸夫淫妇,我不甘心哪!”说罢,赵怀德用力的敲了一下桌子,发出“嘭”的响声。

  王瑕瞬间瞳孔放大,后退了几步,“你说,林天下还活着?他还和云璇姑娘在一起?!”【不可能,林天下竟然没死,天机卫的那套刑罚竟然没弄死他,他竟然这么命大!】

  “林天下是你结义兄弟,他还活着,你该放心了吧?可惜了我呀,赔了夫人又折兵。”好在厅中无人,否则又要搭上一条无辜性命。

  赵怀德一低头,看到王瑕放在桌上的手捏成一个拳头,指甲掐进肉里,发出骨骼筋肉摩擦的声音,“王大人,你这是怎么了?”

  “赵兄,不瞒你说,我王家世代经商,富可敌国,家财万贯,我王瑕有这样的出身谋个官职易如反掌,你赵怀德赵大人也是数年苦读才金榜题名,成为封疆大吏,他林天下混混出身,无父无母,胸无点墨,竟然能够平步青云,我真是为你我感到不平啊!”王瑕抿了一口茶,颇为期待地望着赵怀德。

  “王贤弟你……你也如此怨恨林天下?”赵怀德一直都以为王瑕与林天下金兰气重,还担心方才的怒言会不会激怒王瑕而被扫地出门,没想到王瑕竟比自己还要恨林天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赵兄,你我多年好友,林天下不过萍水相逢,若赵兄不弃,王某愿与赵兄共事,好有个照应。”王瑕双目有神,嘴角含着笑意,并没有强迫的意思,却看起来成竹在胸。

  赵怀德踌躇道:“可是我朝律法明令禁止官商勾结啊!这……”

  “你在天阑城,我在京城,你我都是朝廷命官,何来官商勾结之说啊?倘若赵兄还有顾忌,请看——”王瑕拍了拍手,从厅后走出一个书生,身体单薄,面无血色,他便是几日前从丛岗家乡被掳走的王秀才。

  “这是谁?看起来面生。”

  王瑕笑道:“这个书生叫王成勋,是林天下家乡丛岗村里有名的秀才,多年来屡试不第,与其空手套白狼,不如找个最熟悉林天下的人来对付他。”

  赵怀德猛然想起多年前伍长信给他的警告,无商不奸,而对于王瑕来说,经商多年,不仅是奸诈,而且狠,自己已是过河卒子,没有回头路了,“那,一切就依王贤弟的。”

  厅上三人相谈甚欢,完全没有发现堂后偷听的王瑜,王瑜也是个女人,于她而言,她不在乎兄长的诡计多端,也不阻止兄长对林天下的算计,因为她不明白,为什么林天下口口声声说不能和自己在一起却选择了云璇,自己是女子,云璇就不是了吗?她恨那个花言巧语的林天下,为什么这一切对自己如此不公?

  云梦侯府

  方沐浴完毕,忽生倦意,可见着桌上堆成小山的公文密报,难免的推却不了,荆右等三郡的密保不能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都上报,其中消息良莠不齐,真假难辨,飞龙自知朝廷耳目厉害,更是不敢胡来。

  “初七日,元隆私自锻造弓箭三千副,铠甲三千副,羽箭五千支。”

  “初九日,元隆府令在荆右购下大量木材。”

  “十五日,元隆派工匠在安青城郊麟趾山开凿山洞。”

  “那是十四日的事!”一语惊醒梦中人,房中除了飞龙之外并无他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会是谁?

  “你,你是什么人?”飞龙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毕竟是在自己府中,也不想丢了脸面。

  笑声由远及近,直击入飞龙的心肺,由脑中萌生而起的一股寒气散漫全身,“楚王……”

  唯见楚王元隆一身直领赭红虬龙长袍,头戴玄珠缀琏紫金冠,缓缓而入,“难得飞龙还记得本王,本王让飞龙考虑的事情,飞龙迟迟没有给本王答复,本王就不请自来了。”

  飞龙猛地趴在桌上,匆忙合起刚刚打开的奏报,不想却被元隆阻止,“不用麻烦了,这些小事你尽管上奏,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用紧张。”

  若换做常人,毁尸灭迹还来不及,可元隆却毫不在意,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元隆反倒也坦率,懂得欲盖弥彰之理。

  “本侯的府邸,你来了,为何不曾通报,你把云梦侯府当什么?!”飞龙额头上青筋暴出,怒瞪元隆。

  元隆笑道:“本王身为楚王,乃祖父前齐武帝所封,世代承袭,千里楚地,本王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要什么通报啊!”

  早就听闻元隆三句不离前朝旧事,之前并无感觉,如今看来,元隆还是心心念念着前朝,而且引以为豪。

  “从现在开始,你就别说话了,听本王一句话,跟着本王干吧,敬帝元和丢掉的江山,本王可以把它要回来,恢复我元家天下,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飞龙啊,若是在本王手底下尽心尽力,将来你可就是开国功臣哪,这什么狗屁云梦侯当着有什么意思,与本王共谋大业,他日江山分你一半也无不可!”元隆言语诚挚,嘴角含笑,眼中竟有点点泪光。

  飞龙果然不语,暗思着,元隆提及前朝竟情至深处,眼含热泪,实在是忠心可嘉,可他是反贼,自己手上还捏着他的罪状,他是在拉拢自己,可共掌江山的诱惑了何其之大,哪怕自己没有那种能力,只想安安稳稳的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不能上当。“你,你不要妄想策反我,我南宫家誓死效忠大周,效忠于陛下!”

  元隆见飞龙如此不开窍,便一掌拍在案上,疾声道:“去你的陛下吧,全天下谁管你什么人当皇帝,就算是土匪当道,山贼横行,只要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都能得民心,换句话说,我元隆当了皇上,不改国号,照样是你大周的陛下,你不就达到了你的忠心?本王处心积虑二十年,一心复国,上对得起列祖列宗,下对得起黎民百姓,当那么个所谓的反贼,又有何足惜?又岂是你小小南宫家能够阻止得了的?”

  “你别说的那么好听,无论如何你都是反贼,你再怎么粉饰太平,都无法改变!”飞龙不知何来的胆子,站起身指着元隆的鼻子,大声怒骂,奇怪的是,竟没有一个侍卫进来问发生了什么。

  “哼哼哼,本王说过了,是不是反贼本王不在乎,飞龙啊,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也该为你的妹妹想想吧,飞雪还年轻,就该找个好人嫁了,而不是毁了!”

  “你!你把飞雪怎么了?!”

  “没怎么,只不过找了几个人照顾她,怕你这个当兄长的忙不过来,忽略了自己的妹妹。飞龙啊,你就看在本王如此厚待你们南宫家的份上,赏本王几分薄面如何?”

  表面上看起来,元隆对自己是仁至义尽,可飞龙知道,这是要挟,而且代价是自己的妹妹,“我……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我全都应你!”浑身已无力,瘫然坐下,双目无神。

  “好,本王不会亏待你南宫家的,哈哈哈哈……”

  兴化渡口

  “天下叔,你要干嘛去啊?什么时候回来啊?”就这小子问题多,从娄汉叔家里一直问到这儿,我倒也想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干嘛,可朝廷的人太会卖关子了,自己又不好问。

  “无恨,天下叔我要是知道就不会这么郁闷了。”说着,瞥了一眼白昌平,“什么时候,被人卖了也不知道啊!”

  白昌平赶紧澄清道:“唉,你可别这么说,你不相信朝廷,你还不相信我吗?我什么时候让你吃过亏啊?”

  “等你让我吃亏,我哭都来不及。”白昌平一时语塞。

  从岗村到兴化渡口的路远了点,否则大凤婶他们非要亲自来送我们,想起来,独孤毅那小子应该上京赶考去了吧,看那小子不到南墙不死心的劲儿还真有点像自己,估计等事儿办完了,阿玉也该成为状元夫人了吧!

  “天下,保重。”言简意赅却一字一顿,我知道云璇舍不得,我也答应过他要保护她,可谁让我林天下太能干,朝廷舍不得放回家呢!

  我抬手理了理云璇额前的头发,轻声道:“放心吧,林天下命大,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我也交代大哥他们要好好照顾你,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不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发现你瘦了许多。”

  “我说林相爷,我们这是办大事儿,又不是生离死别,您跟嫂夫人就别这么矫情了吧!”白昌平在一边看不下去了,便开口抱怨。

  我给了他一拳,道:“我都说了在外边别叫我相爷,你这小王爷年纪轻轻什么记性,还有,什么叫矫情啊,你个傻根儿,难怪你们家王妃不跟你出来!”

  我竟没有反驳白昌平对云璇“嫂夫人”的称呼。

  白昌平不服,搭腔道:“我们家王妃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她不跟我出来?!”

  我冲白昌平瞪了一眼,白昌平赶紧闭嘴,我们俩再加上大哥他们,就是一群活宝啊!

  “大哥,薛大哥,云璇就拜托你们了。”我朝两位兄长一抱拳,云璇便走到无恨身边,但双目含情,依依惜别之意,我怎会不知。

  我们两拨儿人上了不同的两条船,我和白昌平刚转身,便被云璇叫住:“天下!”

  我充满好奇地回头,只见云璇衣带当风,轻盈地跑过来,含情凝睇地看了我一眼,继而在我脸颊轻轻一啄,“早些回来,我等你。”我的脸霎时红了,一阵子没缓过劲儿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还是头一回。

  “哇——”不用说,大哥他们又在瞎起哄,罢了。

  船已起航,相望目别,孤帆远影,一路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