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五十三章 兵分两路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09 10:21      字数:0
  我与昌平站在船头,眺望江景,从来都是顺江而下,如今逆流而上,别有一番景致。

  “现在可以说了吧,什么事情非得把我拉到楚地去?”

  昌平回头瞟了一眼船家,我之前就觉得撑篙的那个人眼熟,现在总算想起来了,天机卫里见过。

  “天机卫来消息,说云梦侯南宫飞龙依附楚王,楚地上下现在如铁桶一般,沆瀣一气,楚地军事配备精良,若是强攻,也是得不偿失,所以陛下的意思是,攻心为上,以智取胜。”昌平的目光掠向远处,少见的忧郁。

  我又问道:“那干嘛非得找我呀?我一不会打仗,二不会用计的。”

  昌平笑道:“但是你在鹘野的所作所为引起了陛下的注意,再者,你就是国师口中的那个守四方的‘猛士’,这就是为什么陛下当初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时会如此欣喜。这些年天机卫一直都在观察你,他们在观察你就相当于陛下在观察你,可喜的是,你的表现让陛下很满意,于是,你成了陛下的王牌。”

  入冬的天,总是让江风如此刺骨,他们到了江北,那里许是千里冰封了吧,冬天之于江南,一向都是含蓄的,不知楚地又会怎样。

  我成了王牌?我何曾想过要有这样的经历,我真的只想当一个游手好闲的高官厚禄之人,尽管我知道天底下没有这种好事,突然有些怪自己管太多,太爱出风头,如今,连自己都搭了进去。

  “可我只是一个女子,没你们想的那么了不起。我退出行不行,我不希望自己成为筹码,更不想死,我还想活着做我想做的事,还有,保护我想保护的人”这时候的自己终于想起,自己无论怎么强大,都只是一个女子而已,女生男相,气势盖过须眉,于是,我肩上的担子就要比普通男儿还要重。

  “可从某一刻起,你的生命就不属于你自己,你退出,能退到哪儿去?全天下,到处都是陛下的耳目,你永远都是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上了这条船,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这条路你都必须走下去,你可以活着,也只有你活着,才能做你想要做的事,才能保护你想保护的人。”我还从未听过白昌平这样和我说话,他像一个长者,想说服我做一个谨遵圣意的臣子,如同他一样,哪怕,都是被迫的。

  我的生命真的就不再属于自己了吗?如果我想逃,天下之大,却找不到一个藏身之所,眼前的一切都太恐怖,我宛若被一只巨大的手拉扯着,我想要的自由,就是那么遥不可及吗?曾经让我死一万次,都不会料到,我这个痞子,有一天在皇宫里大出洋相,然后,成了这个王朝的拯救者,这一切,我都不敢想象,我,凭什么?

  “身不由己,心不由己。”天知道我脸上的笑容有多凄惨,算了,这辈子就算把这条命卖给朝廷了,下辈子,打死我都不当官了,我宁愿当一辈子农民,穷得叮当响,我也绝不当官!

  溯流而上,江水湍急,素湍绿潭,回清倒影,如果能下雪,能钓他一钓也好啊!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几日后,何权等人抵达京城,无处落脚,便自作主张住进了林天下的统领府,一天下来,无所事事,宫中也没有消息。

  “老何,你说陛下把我们召回来到底想干什么?到现在连点动静都没有。”

  “可不是,之前一直跟着天下习惯了,现在要单独行动,还要领着个孩子和一个女人,还真有点无头绪啊!”

  忽然敲门声起,何权不由多想便开门去了,“啊, 你……我……陛下……”

  别看平时何权能说会道的,见到皇帝时还是会结巴,上回在陛下面前询问丞相的行踪时说话自然,那是因为去的路上已经打好腹稿了。

  “老何,你开个门怎么那么慢,要是陌生人就说林统领不在府上,要是乞丐就给他几两银子!你在那磨磨蹭蹭的干嘛呢?”薛鋆在院子里低着头翻书,丝毫没有注意到白昌天的到来,其实,就算是注意到了,他也不一定认得,因为,他与皇帝不过一面之缘。

  白昌天一身苏青色长袍,毫无帝王架子,在何权的跟随下进了府。

  薛鋆见到白昌天,首先上下打量了这个年轻的陌生人,接着报以一个礼貌的微笑,“这位公子,是找林统领有事?”

  何权凑到薛鋆身边,耳语一番,白昌天看到薛鋆的瞳孔立刻放大,不过,依旧不语。

  “末将薛鋆不知陛下驾到,有失远迎,请陛下恕罪。”薛鋆只是惊讶,但尚未惊慌失措,见到天子,大礼不能少。

  “薛将军和林天下待久了,也如此随性了,不过,朕就是欣赏三位的随性。”白昌平环顾四周,笑道:“这林天下的地盘就是好,可以不拘泥于俗礼,率性行事,不像宫中,真真假假,分辨起来辛苦得很哪!”

  何权和薛鋆明白白昌天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更何况是屈尊降驾到这个地方,在京城闲暇了许久,总算有事可干了。

  “陛下有何要事,尽管吩咐,我们兄弟二人一定为陛下效犬马之劳。”薛鋆道。

  白昌天呵呵一笑,道:“不知两位可听说过巫咸族?”

  又是巫咸?何权二人相互对视,显然对此心怀不解,但想听昌天接着说下去,便齐齐点了点头。

  “古庸国巫咸族后裔在亡国之后躲入秦岭深山,世代相传至今,朕想巫咸族一定藏着不为人知的玄秘,但朕远在京师,不能亲身前往,再加上楚王蠢蠢欲动,朕分身乏术,故而让王兄白昌平协同林天下前往楚地,而请两位将军南下秦岭,为朕一探究竟。”白昌天自顾自地喝茶,谈笑之间,便把工作都分配好了。

  “可是陛下,巫咸族深谙巫术,我等凡夫俗子,怎能破解巫术呢?”何权问道。

  白昌天道:“两位将军的身边可是带着一个云中严家的后人,云中严家老家主严乘风既是商人,又是道人,熟悉中原道术,两位将军应该知道如何利用这一层关系。”

  天机卫果真无孔不入,天下事就好像在这个皇帝的桌前进行着,难逃法眼。云中严家的后人,不过就是那个九岁的严文谦,准确的说,是薛无恨,可他小小年纪,又如何知道祖上道术,再者说,严家现如今的大权还掌握在他两个叔叔的手里,想要破解秦岭巫咸族的玄秘,就必须帮无恨夺回严家。

  “这一步步都已经被安排好了,我们只不过都是棋子。”薛鋆心有所想,一日为人义父,怎么忍心利用自己的儿子,甚至觊觎他的家族道术。

  “朕知道你们两个大男人要想夺回严家不容易,有了严家的后人,有时候,多个女人,事情会好办许多。”白昌天这一句话无疑是突如其来的雷霆,何权不发一言,薛鋆的手心出了汗,现在,连弟妹云璇都要成为棋子,倘若有什么闪失,怎么和兄弟交代。

  白昌天没有过问二人的意见,似乎此来只是为了亲自下命令,当他说完了他想说的话,便起身离开了统领府,何权薛鋆二人已木然,严家、云璇、无恨,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齐国公府

  “他娘的臭小子,你又跑到青楼去胡闹,还聚众赌博,老子的脸都给你丢尽了!”斥责之声不断,房中无其他人,只有一个中年人手执马鞭,声色俱厉,而跪在一旁的年轻人一声不吭,一个是开国齐国公赵宇,一个是公府二公子赵广,比起长子赵承的果敢沉着,谋定后动,赵广则是俨然公子哥,果然是“龙生九子,子子不同”啊!

  “你说老子英雄了一辈子,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孬种,同样都是爹生娘养的,你大哥那么有本事,你怎么就不学着点儿?!给我在这跪着别动,三个时辰后再起来。”说着,老国公摔门而出。

  齐国公步入正堂,又油然而生起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多少年了,从未消散,英雄无用武之地,成了迟暮之英雄,皇帝敬重他,偶尔也召他进宫商议国事,可他要的不过是厮杀疆场,萧萧马鸣的快感,天下太平了,可他的心却不太平了。

  “爹,听说你又罚二弟了?”赵承公务归来,便听府上下人提起二公子被打之事,便寻来正堂。

  老国公一捋颔须道:“又不是头一回了,这小子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承儿,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赵承正色道:“爹,不是我早回来,而是我现在无官一身轻,陛下免去了我所有的官职,让我回家呆着。”

  “哦?竟有此事,你可是放了什么错,陛下免了你的职?”

  “知子莫若父,爹您也应该了解儿子,儿子一向谨慎,何来犯错之说,只是儿子觉得,陛下此举另有深意,恐怕有大事要发生。”

  老国公正视赵承,虽人到中年,但目光依旧锐利,当年的“常胜将军”,判断力还在,“莫非……是那个人。”

  “爹,哪个人?”

  老国公长叹一声,踱步道:“蛰伏十数年,他终究是行动了,我真后悔当年没一枪结果了他,让他惹出这么多祸端,害的‘白营三虎’分崩离析,先帝一念之仁,却辛苦了当今天子。”

  “您所说的难道是楚王元隆?孩儿听爹提起过,先帝念及前朝宗室无辜,所以留他一命,难道他现在要造反?还有,爹说的‘白营三虎’是什么?”

  老国公双眼迷离地望向门外,低声道:“那三个人从来都不输给‘十二大将’中的任何一个,当年,先帝麾下有‘十二武将’、‘三虎’、‘四大护卫’,还有夏骞和子车琰两位通天彻地的军师,何愁江山不得,可是建国后,我们十二个还在,那三个人却散落了,仅存的平阳侯林昶也是平静得很,另外两个刘孝杰和娄汉不知在哪里啊!”

  “孩儿曾在飞骑营见过刘世叔。”

  “什么,你说你见过孝杰?!”老国公突然的激动令赵承怔然,“他怎么会出现在飞骑营?”

  赵承抱拳道:“那时孩儿还是飞骑营统领,刘世叔带着他的侄儿前来投军,故而相见。”

  老国公喃喃道:“他的侄儿?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他还有个侄儿?那他的侄儿后来如何?”

  “刘世叔的侄儿名叫林天下,在飞骑营里算是马术超群,箭术绝佳,一开始担任马军副都指挥使,可后来因为二弟的缘故,离开了飞骑营,再后来,他又回到了飞骑营,而且带着陛下的旨意,取代我成了统领,之后又当上了大内禁军统领,可谓是平步青云啊!”赵承将自己对林天下的了解娓娓道来,老国公的脸上逐渐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林天下……刘孝杰竟然会亲自带他来飞骑营,可见二人关系不一般,这个林天下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