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五十五章 相爷回京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10 09:54      字数:0
  “相父,您回来了?”散朝以后,一个小太监回报皇帝,有人在永德殿等他,白昌天一头雾水地赶到那里,决然没想到,阔别多日的丞相大人竟然不声不响地回来了。

  子车琰一身素帛,腰间别着玉笛,云游归来,连朝服都没换便进了宫,在此等候已久。

  “老夫再不回来,陛下不知道要瞒着老夫做多少事。”子车琰迟迟没有转过身来,威严的声音中并没有愤怒的意思。

  “不是,相父,朕……”

  忽然子车琰转过身来,拍了拍皇帝的肩膀,“看来老夫真是老了,好多事情都失算了。”

  子车琰此言更是让皇帝惶恐,“相父,您难得回京一趟,不如去看看您的两位外孙吧!”

  “来日方长,老夫有些日子没见到梁恒了,不如请陛下召见梁恒。”恩师如父,子车琰面容肃穆地看着皇帝,白昌天浑身不自在,他实在是不明所以,相父这次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

  “来人,传亚相梁恒。”

  子车琰与皇帝相顾无话,知道梁恒的到来。

  “臣梁恒参见陛下、相爷。”

  “免礼。”

  “谢陛下。”

  梁恒一向惧怕子车琰,起身后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出。

  “梁恒,你可有听说林天下前往楚地投靠楚王元隆之事?”

  梁恒猛地瞪眼,“什么?!”进而咬牙切齿,怒色尽显,这一切都被子车琰和白昌天看在眼里。

  “老夫让你多多引导林天下和何权,你却放任其行事,如今林天下投靠乱党,何权下落不明,你这个亚相是干什么吃的,你太让老夫失望了!”子车琰一拍桌案,声色俱厉,冠缨索绝,白昌天心中却似五味杂陈,思绪万千,梁恒自知理亏,跪在一旁。

  “恩师,学生早就提醒过您,林天下顽劣难治,性格乖张,不过是乡野小民,何权与林天下狼狈为奸,学生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你当初不是在老夫面前保证,何权是个可造之才吗?如今怎么又反口了?不管怎样,这一切都是你失察,从今日起,革去你亚相之职,在自己家中面壁思过!”白昌天和梁恒都不敢相信,子车琰竟几句话就决定了梁恒的命运,即使为这江山操劳以至于满头白发,但除此之外,子车琰身上看不出岁月的影子,他的气魄和狂气还是当年的样子。

  白昌天突然明白子车琰这次回来的目的,可是这突如其来的整顿将让满朝文武都瞠目结舌,大周丞相子车琰又将站在朝堂上,统领百官。

  “嘭!”梁恒怒不自胜地回到府中,抬脚一踹房门大开,“林!天!下!你这个灾星!!!”

  “老爷……”

  “滚!别来烦我!”不用亲自进门看,书桌上的笔墨纸砚被扫到地上,碎裂的声音震天响,可却没有一个人敢接近。

  白昌天陪着子车琰走过漫长的永巷,天岁城皇宫本来就是仿照汉都长安的格局建造的,个别地方连名字都是照搬的,这永巷就是其中之一。说是巷子,但两边却没有住户,相反,被高高的宫墙取代了。

  子车琰放慢脚步,永巷悠长,前头就是御花园,这条永巷,子车琰曾经陪着这个小皇帝走了无数次,虽是帝师,但子车琰的课堂不在一个房间内,而在整个皇宫中,曾几何时,一位年轻的帝师牵着小皇帝的手走遍了皇宫的每个角落,看过每一处草木和栋梁,春秋冬夏,于是,一个老了,一个长大了,子车琰于白昌天,有时候不仅是师生,更是父子。

  “相父,梁恒只不过是失察之罪,相父又何必生这么大气呢?”

  “陛下,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什么?”

  子车琰微笑道:“吓到陛下了,老臣惶恐,可是朝堂之上如明镜,陛下可以明得失,可是陛下不要忘了,时时轻拂拭,勿使惹尘埃。”

  白昌天惊道:“相父的意思是,梁恒……可他是相父的高徒,朕从未怀疑过他的能力。”

  “老臣也从未怀疑过梁恒的能力,他很聪明,也很勇敢,老臣对他,可以说是倾囊相授,可他偏偏是个睚眦之怨必报的人,所以老臣担心。直到林天下的出现,老臣的担心成了现实。”子车琰的脸上流露出少有的失落,斜阳透过永巷延伸到二人的脚下,皇帝突然意识到,面前的这个人真的扛过了太多时光。

  “那,相父又怎会收林天下和何权为徒?毕竟相父根本不知道他们俩的为人。”二人停了下来,坐在拐角门前的大石头上,夕阳的余晖洒在他们脸上,刺眼却安详。

  子车琰叹了一口气道:“所以老臣在赌,老臣的一身绝学被学走了倒是没什么,老臣只想知道他们会怎么用,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借用了已故御前侍卫东方琏的名号,不知道那个老家伙会不会找上门来。”

  这个老人还是幽默的,他是学不会东方琏的不苟言笑的,卷云寨时,当他朝何权等人露出第一个微笑时,他便已经露馅了。多少年来,他说服自己只在正月初七那一天声泪俱下,其他时候永远带着笑容,他相信那个远去的人不希望他永远悲伤度日,他若不笑,谁会代替他笑呢!太祖白炎死了,她死了,师父夏骞死了,可他还活着,只要还活着一天,他就要笑着支撑起这个江山,然后稳稳当当地放在白昌天的肩上。

  “相父觉得这个赌,赢了吗?”

  “子车琰虽老矣,但只要这双眼睛还睁着,怎能不赢。”子车琰面向白昌天,布满血丝的眼中满含期望,“陛下终究是长大了,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跟在相父身后的孩子了,无意之间成全了相父布下的局,也用心良苦地落下了自己的棋子。”

  白昌天愕然,道:“到底是相父技高一筹,只是,朕担心林天下在楚地会有危险,毕竟相父已经替林天下间接地得罪了梁恒,林天下又多了一个仇人,说实在的,她不过是个女人,朕让她做这些已经不近人情了,相父怎的还火上浇油了呢?”

  子车琰摆摆手,大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她不过是在按照自己的命数活着,早在卷云寨时,我就看出来她是个女人,可棋局已经布下,观棋不语真君子,落子无悔大丈夫。尽人事,方可听天命,林天下率直,自有她自己的一套说法。至于梁恒,我不忍心说破,并不代表我不忍心除掉他,在社稷兴亡面前,所有人都微不足道。”

  “哦,对了,天机卫来消息了,林天下和白昌平已经成功进入楚王府,不过还没有和元隆正式见面。”

  “是吗?总是要见面的。”

  天空飞过一只孤雁,不知它路过永巷时,能否将这一老一少的对话传达给远在楚地的林天下,让他知道自己的宿命和自己身处的棋局。

  来楚王府也好几天了,见到的人不是冷兕那个刀疤脸就是那一群守卫,元隆怎么一点要见我们的意思都没有,难不成我们闹得动静还不够大?

  “两位先生,楚王有请。”先生……你才是先生,你们全家都是先生!没听说过“先生先死,先死先生”吗?晦气晦气,我还年纪轻轻的,这么个叫法听起来真他妈不舒服。

  “请官爷带路。”尽管在心里问候了他们全家,但面儿上还是得客气点儿,昌平在这儿好吃好喝倒是一点都不着急,一说要见楚王,就屁颠屁颠地跟了上来。

  楚王府内的官兵可不少,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我粗略算了一下,光府内就有七八百人,这里头是藏着什么东西吗?得这么防着。

  “你抬头看看上边的匾额。”昌平小声提醒道。

  我抬头一看,妈的,楚王元隆胆子够大的啊,在自己府内也来了个“永德殿”,难怪得这么看着。

  “王爷,人带来了。”

  只见屋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三重珠帘之后,一个人影卧着,这便是元隆了吧!

  “其他人退下。”两旁侍女撩起珠帘,脚步声清晰,我终于要见到元隆了。

  “听说两位是从吴地来的,千里迢迢投靠本王,本王是感动的很哪!”元隆的声音很慵懒,脸上的皱纹不太明显,衣着十分华丽,开国至今已近三十多年了,这个家伙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年轻,没理由啊!

  我和昌平下跪道:“久闻楚王殿下礼贤下士,我们兄弟二人想在楚地谋条生路,请王爷成全。”

  元隆将我们二人一一扶起,笑道:“相较之下,二位若是投靠朝廷,还可以封侯拜将,跟着本王只会被当成是反贼啊!”

  你他妈的可不就是反贼吗!还一副委屈的样子,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人。

  “王爷忘了,我等是吴人,吴王殿下乃王爷您的叔叔,吴王与王爷您一样,无日不思前朝,倘若王爷举事成功,我等何止是封侯拜将,更是开国元勋啊!”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说第二句这样的话,简直就是侮辱我的人格啊!

  “好!”元隆抚掌大笑,“说得好,两位先生,本王有两位先生相助,可真是如虎添翼啊!从现在开始,两位先生就是本王的上宾,本王不会亏待二位的。”

  “既然如此,我等多谢王爷赏识,先告退了。”

  “好好好。”

  元隆脸上的笑容一僵,朝外面叫道:“冷兕!”

  “王爷,有何吩咐?”

  “去查查林骜和白钊平的身份。”

  这些话都被趴在房顶的我听到了,在这种地方不留个心眼不行啊!元隆果然怀疑我们的背景,好在,我们没什么背景,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