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七十六章 情多自扰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9-03 20:54      字数:0
  大将军府。

  桑霖一大早就带着白昌天的圣旨前来,何权薛鋆二人还真是闲不得,或者说,大周朝廷不养闲人。

  何权薛鋆整装完毕,无恨和云璇还在各自房中休息,二人便已跪在院中听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天下初定,百废待兴,今北疆戎狄三族联军犯我乾都,燕王力疲,三军停战,阵前无将,朕思虑再三,着令何权、薛鋆二位爱卿北上抗敌,务必力退戎狄,安我北土,护我山河,钦此。”

  “万岁万岁万万岁!”

  桑霖将圣旨交到二人手中,相识也有些年月,二人从未见过桑霖脸上如此愁容,尽管面具遮挡,但往日里侃侃而谈的桑大统领此刻竟然沉默不语。

  薛鋆顿了顿,问道:“桑兄,北疆战事要紧吗?”

  桑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漠北三族来势汹汹,魏国公乾都城中养伤,三军按兵不动,三位先锋官急坏了,燕王数次求援,可朝中大将要么难担大任,要么已是暮年,岂可轻易领兵?”

  何权略显着急,双手叉着腰,皱了皱眉,“难道就这么干耗着?三军将士要吃饭,要粮饷,眼看着入夏了,不能让将士们白流汗啊!”

  “陛下让我们兄弟二人北上可还有其他交代?”薛鋆问道。

  桑霖沉思一会儿,道:“这倒没有,陛下只说,两位将军北上之后先整顿三军,重整士气,何时出兵,等待陛下号令。”

  薛鋆、何权面面相觑,这天高皇帝远的,皇上远在京城,三军在前线,就算皇帝有号令,从京城送到前线也要好些时日,岂不是贻误了战机?

  见兄弟二人不语,桑霖环顾了四周,又道:“其实啊,若是……若是天下在此,你们三人出战可保无虞,只是……可惜了。”

  的确,三兄弟并行时间长了,太多事情习惯了三个人商量着进行,林天下有决断之才,还可以裁决一二,只是现在这样,尽管没有多大影响,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桑兄,劳烦回禀陛下,我二人定不辱使命,收拾整顿之后,即刻北上,请代为照顾弟妹云璇。”薛鋆抱拳道。

  桑霖惊讶道:“怎么?薛老弟你要把无恨也带上?他只是个孩子啊!”

  “两军阵前,刀光剑影,无恨迟早得历练,带上也好有个照应。”

  “如此,也好,放心吧,云璇姑娘在这,我可以保她安全。”

  “多谢桑兄。”何权、薛鋆二人送走桑霖后便回屋收拾行囊军装,备好马匹准备出征。

  “爹,我们去哪?”

  “出征打仗。”

  “那会死很多人吗?”

  “打不赢就会死很多人。”

  “那我们也会死吗?”

  “放心吧,何叔叔和你爹不会让你死的。”

  官道上,两匹马急驰而去,一路绝尘。

  云璇知晓二人的使命,也明白自己不能再给二位兄长添麻烦,不如在此等待那个人回来。

  自从两位兄长离开之后,将军府里的下人们照常辛劳着,云璇偶尔会在院子里静坐,偶尔会在林天下的房间逛逛,为她擦擦她的琴,那个粗线条的家伙原来真的有这么文雅的一面,云璇不禁笑了出来。想起那夜在丛岗,林天下为自己抚琴,花前月下的林天下真像个翩翩公子,若不是长年累月在外奔波养成的结实肌肉和略显黝黑的皮肤,恐怕那日的林天下真称得上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了。不知她在荆楚怎么样了,会不会有危险,是否还记得自己的承诺。

  伍云璇本就是饱读诗书之人,此刻坐在林天下的古琴之前,自顾自地弹奏起来,她不会知道林天下曾在这间屋子里独自弹奏过《凤求凰》,“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博宏馆三载苦读造就了一个集坦荡与胆识于一身的林天下,只是与生俱来的狂躁和几分畏缩是永远也无法淡去的。

  忽然房顶传来一阵动静,云璇警觉地停下手中的动作,只是没等云璇做出反应,便已是一阵眩晕,他隐约看到眼前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那身形十分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在昏迷中隐约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眼皮沉重得很,自己好像穿过了好些地方,周围又归于平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王成勋府邸。

  云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费力地睁开双眼打量四周,这是个敞亮的屋子,褐色的窗帘轻轻垂地,床帐上绣着素朴的花纹,被子是最简易的丝绸,尽管普通但绝不轻贱,伍云璇看得出来这是最普通的贡品,江南的丝绸天下闻名,非富贵人家不可用,这地方有这等装饰,就算不是普通富贵人家,也该是朝中大员的府邸。

  自己不知身在何处,好在也没有受伤,只是头感到阵阵疼痛,她慢慢爬起靠在床头,继续打量着这间屋子。

  窗外种着几株梅花,花有些凋落,枝干正迎风摇曳,桌上的摆设是秀州进贡的青瓷,纹路质地隐约可感,整个看起来像个客方,可床边的书架又有些奇怪,客房中怎会有书架,这家主人定是个爱书讲究之人,再不济也是个生活简朴之人,窗外种梅,莫不是还有几分傲骨气节?

  云璇小心下地,站在桌前,又想走出去,正踌躇间,房门被推开了。

  一身青白相间的垂地襦裙,如瀑长发垂在身后,发髻用几支金簪束起,眉宇灵动,双眸有神,面容熟悉,云璇上下观望片刻后惊呼出声,“王瑜?!”

  “你醒了?”

  听王瑜的口气,似乎并不惊讶于自己的出现,看来她与那黑衣人一定有一些关联。

  王瑜关上房门,坐在桌前,“坐吧!”

  云璇坐在王瑜对面,二人相对无言,云璇按捺不住好奇,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王瑜浅笑,“这是吏部员外郎府。”

  “吏部员外郎?从未听说过。”云璇轻声应答。

  “你只知御封怀化大将军林天下,哪里还记得下别人?”云璇分明听出这话里的酸意,王瑕目光清冽地看着自己,看来她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天下的事。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这两人似乎生来就是针尖对麦芒,就算再和气,也终究会因为一个人而反目,云璇无意与王瑜相争,或者,她根本就不知道王瑜对林天下的感情,甚至于,她根本就无法确定林天下是否和王瑜见过面。

  空气里的酸楚之意不容忽视,史上最懂女子心意的也应该是女子,两人就这么相对坐着,云璇隐约从王瑜眼中看出了怨恨,她为何会恨自己?恐怕能让一个女子怨憎另一个女子的只有情了吧!

  “王瑜,你是不是……”

  “没错,我喜欢她,不比你少。”

  果然,云璇来不及气愤,更多的是诧异,“那你知道……天下的身份吗?”

  “我知道,她是个女人,为此,她拒绝了我哥哥的提亲,我以为她是因为觉得自己出身微寒,没想到,在你这里,她没有退缩。”王瑜的眼里闪着泪光,双手有些颤抖,话语几近哽咽,若说人间情爱,谁又比谁淡薄?

  云璇轻轻覆上王瑜的双手,还好,她没有躲开,“王瑜,感情的事谁也说不清的。”

  “你可以和她形影不离,双宿双栖,你可以靠在她的怀里诉说心事,可我呢,我只能日夜对着一张记忆里的面孔独自怀念,我不明白,我究竟哪一点不如你?!”

  “王瑜……”

  “是男是女有什么所谓,这世间的伦常从来都不为谁而生,她可以出将入相,她可以建功立业,为什么,即使无法接受我?”王瑜忽然紧紧抓住云璇的手,泪水不住地流着,“云璇,你把她让给我好不好,我真的,真的不能没有她!”

  “我……”

  同为女子,云璇明白这种爱而不得的感受,可将心上人拱手相让几乎不可能,情与其他东西不同,人可以贪婪地占有,却绝不能分享,哪怕是感同身受,哪怕是心有戚戚。

  王瑜在自己面前哭得梨花带雨,原来这个女子来见自己只是想说明这一切,或许她对那个人的感情真得不输于自己,只是自己和她一样,不能没有林天下,就算没有父亲的托付,光冲着林天下的情谊和胸襟,云璇也不该放弃,公平而言,每个钟情于林天下的人都没有理由放弃。

  “阿瑜!”一声男子的呵斥声从门外传来,云璇抬头望去,推门而入的是另一张熟悉的面孔,“王公子。”

  王瑕看到趴在桌上抽泣着的妹妹,不悦地皱了皱眉头,他拍拍妹妹的肩膀,见妹妹没有理会自己,便厉声道:“给我回房去!”

  王瑜没有看自己的兄长一眼,抹着眼泪离开了,只留下云璇不明所以地站在原地,等待着王瑕的言语。

  兄妹二人常常是两个极端,王家兄妹恐怕也是如此,王瑕更多是一副奸商的样子,而王瑜只是性情刚烈,性格直爽,并无坏心肠,云璇早在梁州时便有所体悟,只是像今日这般近距离接触还真是第一遭,不由得有些不自在。

  “王公子,是你把我带到这来的?”退一步说,不用“掳”已属客气。

  王瑕嘿嘿一笑,道:“云璇姑娘,王某多有得罪,请见谅。”

  云璇没有说话,静静地饮了一口茶。

  “云璇姑娘,王某人请姑娘来只为一事。”

  云璇到底是有大家风范,不卑不亢,不急不躁,淡淡地道:“王公子但说无妨。”

  王瑕站起身来向云璇作了一揖,道:“王某人欲求娶姑娘,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云璇嫌恶地低下头不看王瑕的嘴脸,如果她没有记错,王瑕和林天下乃是结拜兄弟,如今趁虚而入,意图霸占兄弟的未婚妻,岂非无耻行为?就算云璇和林天下尚无婚约,可二人情谊同行皆知,王瑕又怎会不知,今日竟然在这里公然求婚,真是商者无情,奸邪无义。

  “王公子。”云璇清了清嗓子,“你可识得羞耻二字?”

  王瑕收敛笑容,沉默不语。

  “莫说你知晓我与天下的事,就算是不知晓,如此贸然行事,恐有损世家脸面吧!”

  “王某人乃是真心爱慕小姐。”

  “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如今家父已然辞世,王公子再无可以借助的势力,又何必打我的主意呢?”

  “莫非在小姐心中,王某人就是这样一个小人?”

  “但愿你不是。”

  王瑕一时语塞,怔怔地看了云璇一眼,拂袖而去。

  云璇冷哼了一声,看来林天下错看了这个兄长,好在二人从未有过交集,否则怕是少不了被王瑕算计。父亲是对的,商人就是商人,就算披上了官服,也难掩商人的奸诈。

  除了王氏兄妹的闹事,在这里恐怕一时半会不会有危险,云璇忽然想起,吏部员外郎王成勋,曾听两位兄长提起过,这个林天下的同乡突然间位列朝堂,这背后定有什么秘密,只是现在什么都没有浮现出来,无从推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