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章
作者:neleta      更新:2018-06-01 14:08      字数:7770
  夏奇打開門,門外正在踹門的紅髮小子收回了腳。夏奇問:“你是誰?”

  紅髮小子傲慢地說:“我叫德里恩•希伯。”

  夏奇:“哦,你好。”

  夏奇的反應令德里恩很是不滿,忍不住就問:“你難道不知道我是誰?”

  夏奇很配合:“你是誰呀?”

  “噗!”博雅很不客氣地笑出聲:“哈哈哈……”

  德里恩當場就氣得臉漲紅了,他身邊墨綠髮、綠褐色眼睛、臉色蒼白、體格瘦弱的少年喏喏地說:“他是希伯家的小少爺。”

  夏奇還是很配合:“希伯家是誰呀?”

  “噗!”博雅仰頭,“哈哈哈哈……”

  德里恩怒了:“你還是王妃呢!竟然如此沒有見識!果然平民就是平民!”

  博雅收了笑,站起來:“對王妃這樣的無禮,你確定你真的是希伯家的少爺?”

  德里恩張嘴就說:“托尼金家的私生子還不配跟我說話。”

  “啪!”

  德里恩呆了,綠髮少年愣了,德里恩身邊另一位始終沒有吭聲,面色冰冷的白髮少年也明顯一愣。

  夏奇:“加布林,他如果再踹門,就把他打出去。”

  “是!殿下!”

  夏奇轉身,碰地關上了門。

  德里恩這時候才反應過來,他的左半張臉上有一個清楚的巴掌印,他怒不可遏地抬腳就大力踹門:“你敢打我!我爺爺都不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門開了,一身“黑煙”的加布林出來了。

  校長辦公室的通訊器響了,校長瑞文•扎力按下通訊器,通訊器裡立刻顯示出學院治安執事焦急的臉。

  “校長!希伯家的少爺被王妃的魔族侍從打暈了!”

  “啊?!”

  對夏奇來說,德里恩對自己無禮,他無所謂。他一個真•大魔王還不至於去跟一個什麼都不明白的星級初階小學生計較。但是他絕不能容忍德里恩對博雅的侮辱。如果藍路在場,那肯定不是一個巴掌就能輕易過去的。

  夏奇不明白德里恩有什麼可囂張的。加布林把德里恩打暈直接丟在餐廳門口,夏奇沒有絲毫的歉意和不安,他繼續在包房裡吃飯,和亞恆聊天,就像剛剛沒有發生任何的不愉快。亞恆也很憤怒,他們在東區吃飯,西區的貴族跑來鬧事不說,還侮辱夏奇和博雅,簡直是太過分(找打)了。亞恆是平民沒錯,但過去一年多的經歷讓他面對這種情況也不會像以前那樣畏縮。

  夏奇還在吃,有人敲門,加布林起身開門,門外是扎力校長,治安總執事布隆,還有剛才跟在德里恩身邊的綠髮少年。那少年哭哭啼啼的,門一開,他就對夏奇鞠躬道歉:“王妃殿下,對不起,德里恩不是故意的,您不要怪他好嗎?”

  夏奇:“你是誰呀?”

  現場:“……”

  博雅走過來把夏奇拉到一旁,直接說:“校長,德里恩•希伯侮辱王妃,還踹門打擾我們正常的用餐,這件事等奧卡斯王兄閉關結束後我會如實告訴他。還請校長您能聯繫他的家人,要他的父母好好管一下他。我想,奧卡斯王兄不會願意看到有人侮辱夏奇。”

  校長和總執事明顯吃驚,總執事回頭就問哭泣的少年:“你怎麼沒有說德里恩•希伯侮辱王妃殿下?”

  夏奇:“他還侮辱博雅。”

  總執事的眉頭都擰起來了,綠髮少年面色慘白,哆哆嗦嗦地:“我,我……”

  夏奇:“校長,那個德里恩•希伯是誰呀?”

  校長和總執事:“……”

  很快回神的校長清清嗓子:“這個,稍後我再跟王妃殿下您解釋,您吃完了嗎?”

  “快了。”

  “那您繼續,這件事我會調查清楚,到時候可能還要麻煩王妃您配合。”

  “不用麻煩王妃了,我這裡有記錄下來。”

  博雅把一顆記錄水晶交給校長,綠髮少年的臉更白了。拿到記錄水晶,校長和總執事馬上帶著綠髮少年走了。關了門,夏奇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博雅,你剛才沒有告訴我那個希伯是什麼來頭。是大貴族嗎?大貴族不是只有五個嗎?”

  博雅聳聳肩:“好像是軍部那邊的吧,我不是很了解,這個要問王兄他們才知道。你知道的,我以前都恨不得把自己藏起來,哪裡會去了解這些事情。來來,快吃吧,一頓飯被他們攪得亂七八糟的。”早已脫胎換骨的博雅也不會再介意別人說他是私生子了,他反倒更氣憤德里恩對夏奇的無狀。

  夏奇走過去坐下,一頭的霧水:“我應該沒有得罪過他吧?”

  “他應該是今年的新生。剛才他身邊的那個白頭髮的學生穿的是新生的校服。你入學三個月就退學了,上週你才回學院,肯定沒遇到過他。”

  夏奇不明白了:“那他幹嘛找我麻煩?”

  博雅搖搖頭:“不知道。”

  這時,夏奇的聯絡環響了,他低頭一看,立刻笑了:“是普利。”說著,他就按下了接通。

  “普利!”一看到普利,夏奇就把剛才的不快拋在了腦後,不等普利說話,他就急著說:“你有一個多星期都沒聯繫我了,我找你也找不到,你去哪了?你還在王城嗎?”

  看到夏奇,普利臉上的冰寒有明顯的融化,他回道:“我閉關了,剛出來。我現在不在王城了,我向父帥申請到暮色城駐守。現在在飛艇上。你還好嗎?奧卡斯出關了嗎?”

  “我很好,學長還在閉關中。”夏奇湊近普利的影像,“你瘦了。”

  普利的眼裡滑過極淡的思念:“我很想你。”

  “我也是。我很想你和菱。”

  亞恆長大了嘴。其實他不知道自己能聽到普利說一句想誰是多麼的魔族第一奇景。

  普利沉默了片刻,說:“如果魔族的情況一直是保持現狀,我就去看你。”

  “好啊好啊。學長走不開,我要上課,也不能去魔族找你們。白咪咪每天跑得不見人影,還好有博雅陪我。不過我很快也要開始忙了。”

  “要注意身體。”

  “我會的,你也是。你真的瘦了。”

  看著普利和夏奇聊天,亞恆是深深的納悶。等到半個小時後夏奇和普利終於聊完了,亞恆實在忍不住問:“夏奇,他是誰?”

  “是普利,魔族的四位小帥之一,他的父親是古基魔帥。”

  亞恆還想問,又不知道合適不合適,夏奇和這位魔族小帥的關係很親密呀,都會說想念對方,難道不怕奧卡斯殿下吃醋嗎?不過接下來夏奇的一句話打消了他的疑慮。

  “普利是我弟弟,菱是我妹妹,真懷念在魔族大家一起探險的生活啊。博雅,你懷念嗎?”

  博雅點頭:“我也很懷念。等戰爭結束,我們白咪咪傭兵團再一起去歷練吧。”

  “好哇。亞恆,你要不要加入我們的‘白咪咪傭兵團’?我們傭兵團的成員都很厲害,名額有限哦。”

  亞恆笑了:“你怎麼可以不要我這麼優秀的團員呢?”

  “哈哈。”

  就在夏奇在餐廳的包房裡和普利聊天、和亞恆開玩笑時,學院裡已經消息四起了。還沒正式開學,王妃殿下就和希伯家的小少爺德里恩對上了。王妃殿下的魔族侍從還打暈了德里恩。德里恩只是星級初階的魂武士,王妃殿下的那位魔族侍從卻是“魔尉”,德里恩是毫無還手之力就被對方打暈扔出了餐廳,隨後,校方就做出了通告。德里恩•希伯侮辱王室,記過一次。弗南•塞提對王室不敬,記大過一次。還沒正式開學,就有兩名貴族被記過。一時間學校裡沸沸揚揚。

  回到宿舍,亞恆把一袋水果放在茶几上,對兩位坐在沙發上的舍友說:“我帶了些水果,一起吃吧。”

  達西和索尼彼此互看來一眼,達西出聲:“謝謝,你自己留著吃吧,荔桃很貴。”

  亞恆笑著說:“是夏奇給的,他說多吃水果有好處。”

  亞恆提到了王妃,達西遂問:“你和王妃殿下,嗯,學長的關係,很好?”

  亞恆點點頭:“嗯。以前在孤兒院的時候,我們兩個人的關係最好。夏奇做菜很好吃,我很笨,都是去他那裡蹭飯吃。他很努力,很刻苦,是我們賽賽拉鎮第一個考上帝國學院的學生。也是因為有他,我才有信心來考帝國學院。”說到這裡,亞恆不好意思的抓抓頭髮,“我以前的文化課都是夏奇給我補的,他很聰明。”

  索尼出聲:“我們聽說,學長和希伯家的小少爺起了衝突,學長打了他耳光,還讓護衛把他給打暈了。”

  亞恆當即就憤怒地說:“是那個傢伙太無禮了。我們在吃飯,他突然闖進來說夏奇是平民配不上奧卡斯王儲殿下。”亞恆把當時的場景告訴兩位室友,末了,他問:“希伯家到底是什麼呀?”

  達西&索尼:“你不知道希伯家?”

  亞恆呆呆地搖頭:“不知道。”

  兩人喃喃:“你到底是從哪來的,竟然不知道希伯家!”

  “賽賽拉啊,我剛才說了。”

  “……”

  亞恆和夏奇,果然是人以群分嗎?

  ※

  宿舍裡,博雅和夏奇在跟金娜公主通訊。學院做出對德里恩•希伯和弗南•塞提的處罰之後,校長親自聯絡國王陛下,把這件事告知給國王。想到奧卡斯如果出關後知道自己的伴侶被人欺負會有怎樣的反應,扎力校長就如坐針氈。國王聽聞此事後只是笑了笑,少年人之間的小摩擦,沒關係。不過了解自家兒子的國王陛下的內心裡則是“呵~呵~”。

  范威國王知道此事,王后陛下自然也就知道了。她要金娜公主聯絡夏奇,安慰安慰他,讓他不要生氣。對上位者來說,這確實只是少年人之間的小事,如果王后親自找夏奇,那就真是小題大做了。

  金娜的聯絡來的很及時,至少博雅和夏奇終於弄明白那個囂張的紅髮小子到底是誰了。如果說王室和五大貴族代表著帝國帝國最稀有、戰鬥力最強的魂獸,那麼希伯家代表著就是軍方的最高實力。每一個大貴族都會想方設法把自己的勢力安插進軍隊,但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貴族是貴族,軍隊是軍隊,這是兩條不一樣的體系,與魔族魔帥就是元帥不同。在軍中,軍功勝過一切。即便你是平民,只要你的軍功顯赫,那你就能成為將軍。

  希伯家的魂獸是虎,原生屬性是火,比不上五大貴族的魂獸。但是,希伯家卻是帝國戰力最強的家族之一。德里恩的爺爺,穆里尼•希伯是軍部四大元帥之一。穆里尼有四個兒子,兩個兒子戰死,另外兩個兒子都是上將。希伯家的子孫幾乎都在軍中服役。德里恩的父親就是穆里尼戰死的小兒子。當時德里恩還沒有出生。也正是因為這樣,德里恩在家裡備受寵愛。德里恩的三個哥哥,一位大校,兩位少校,對這個弟弟也是極為的疼愛和護短,也因此養成了他目中無人,囂張跋扈的性格。

  另外三位元帥分別是薩巴羅•蓋爾、卡特•戴森和得文•塞提。得文•塞提元帥很早就因病去世了。塞提元帥只有兩個兒子,長子早年歷練失踪,僅剩的次子卻能力一般,直到在這一次的異獸侵襲中不幸戰亡前,也只是一名大校,還是塞提用了很大的力氣才把他提拔上來的。塞提元帥也沒有兄弟姐妹,可以說,子嗣單薄的塞提家族在得文去世之後就急速走向下坡路。

  夏奇今天碰到的四位少年,紅頭髮的就是最囂張的德里恩•希伯。白頭髮,自始至終都沒有出聲,表情酷酷的少年叫特洛伊•蓋爾。和德里恩一起被記過的綠頭髮少年叫弗南•塞提,是塞提家那位戰亡的大校的兒子。聽到這裡,大家就明白了吧。這三位的家族都是元帥,儘管弗南•塞提家已經是過去式了,但顯然,三家的子嗣還是互相有交集的。不過有件事讓夏奇不大喜歡的是,四位少年裡,那個一直站在後面低著頭的,不是哪個大家族的兒子,而是希伯家的奴隸,德里恩帶到學院照顧他起居的。

  帝國的奴隸通常都是犯了重罪或因為某些原因被貶為奴隸的。那個少年不知道什麼原因成為了奴隸。但德里恩帶著奴隸來上學,這件事夏奇比較接受不能,就是博雅也接受不了。這件事還是王后知道夏奇被德里恩找麻煩後,馬上命自己的書記官把今年新生的情況調查了一番之後才得知的。

  學院沒有明文規定禁止貴族不能帶侍從或奴隸,只是通常帶侍從的多,帶奴隸的還真的沒幾個。這個德里恩公開帶奴隸來上學,也可見他平日里囂張到何種地步,不然他也不會公然來找夏奇這位正統王妃的麻煩,連對博雅都不客氣。

  另一端,金娜公主溫柔地說:“夏奇,不要生氣,以後如果德里恩還來找你的麻煩,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希伯元帥一家都在前線,他們又極為寵愛這個德里恩,這件事父王不便出面。但父王不出面,希伯家也就不好出面。說來說去,都只是你們少年人之間的小摩擦,你明白我的意思吧?”金娜公主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夏奇笑著說:“明白。他如果再敢來,我就讓加布林揍他。”

  金娜公主摀嘴笑:“你不生氣就好。等奧卡斯他們出關之後,他會收斂的。”

  夏奇:“沒關係,反正我也不怕他。王姐,我明天想帶亞恆去甜品店吃甜品。他開學後要分班考試,聽說現在學期的課程也加重了,我怕會沒時間。”

  “好啊。那我明天也去甜品店。肯恩根據你的圖冊又研發出兩款新品,我想去店裡看看反響。”

  “那太好了。那您明天什麼時候過去?”

  “大概10點左右吧,我也想認識認識你的朋友。”

  “好的好的,那我們明天上午10點見。”

  “好。”

  結束了通話,夏奇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面前有人端來一盤切好的水果,他露出笑臉:“謝謝啦,加布林,快坐下。”

  加布林在夏奇身邊坐下,夏奇叉起一塊水果咬下,滿足地嘆息:“真甜呀。”

  博雅羨慕地說:“可惜我不能吃。”他叉起一塊另一盤他能吃的出產自帝國的水果。

  夏奇嘿嘿笑道:“帝國的、魔族的食物我都能吃,真是幸福。唔,加布林,你也吃,多吃點。”人類吃不了魔族生冷的食物,所以博雅才會發出那樣的嘆息。

  加布林哪裡會多吃,他恨不得都給夏奇吃了。夏奇現在一點都不缺魔族的食物。水果、蔬菜、肉類、他最愛的火焰果、麻果等等,四位小帥源源不斷地從魔族給他寄過來,還有夫尼托魔將。特別是普利和菱,只要看到什麼覺得夏奇會喜歡的,他們就會買很多給他寄到帝國來。

  吃完了水果,夏奇洗了手,拿出畫本開始工作。博雅看了一眼,問:“是王姐的魂紋?”

  夏奇回道:“是王姐和母后的。我在考慮該怎麼給母后和王姐修補魂紋,她們的魂紋有一部分在不方便我看到的地方。”

  這確實很麻煩。王后和金娜公主是女人,就算夏奇修補魂紋的時候是用精神力,但也不能面對赤裸的她們。

  “我再想想吧。”夏奇認真了起來,博雅見狀就不打擾他了,回他和藍路的房間研究他的藥劑。

  西區的別墅區,被夏奇扇了一耳光,被加布林揍了一頓還打暈扔出餐廳外的德里恩把別墅裡的設施砸了個稀巴爛,為此他收到了一份賠償通知書,而且這份通知書也已經發到了他的監護人希伯元帥的手上。而希伯元帥不止收到了一份賠償通知書,還收到了學院對於德里恩記過的處罰通知,以及一份相對完整的影像。

  德里恩一開始出言不遜的時候博雅就拿出了記錄水晶,他本來是要留著等奧卡斯出關之後給奧卡斯看的。不過幸好他用記錄水晶拍下了這一幕,不然校長還不能理直氣壯地把這份處罰通知發給護短的希伯元帥。

  希伯元帥此時正在和氣哄哄的小孫子德里恩通訊。德里恩臉上的巴掌印還留著,他故意留著不用治療藥劑,他就是要讓爺爺看到那個可惡的平民王妃是怎麼欺負他的。希伯元帥又怎麼會不了解自己的這個孫子是什麼脾氣,不過他一向疼愛這個孫子,所以對於孫子以往的所作所為他都是聽之任之,如果出了亂子,他也會出面擺平,可以說,德里恩囂張跋扈的性格有很大一部分是被他的爺爺希伯元帥寵成這樣的。不過這一次,希伯元帥卻勸說自己的孫子不要去招惹夏奇,氣得德里恩當著爺爺的面就把手上的杯子給摔了。

  希伯元帥好言道:“德里恩,他是王妃。不管你怎麼看不起他,他都是奧卡斯殿下欽定的伴侶。奧卡斯殿下是最有希望成為神級強者的人。我希望你能明白爺爺的意思。”

  德里恩憤怒地吼:“他一點都配不上奧卡斯王儲殿下!他不過是一個空有其表的平民!比他好看的人多的是!他肯定是用了什麼手段迷惑了奧卡斯殿下!”

  “德里恩!”希伯稍顯嚴肅,“不管他用了什麼手段,他都是奧卡斯殿下的伴侶,是王妃,是未來的王后!爺爺不想看到因為你對王妃的態度而惹惱奧卡斯殿下,你明白嗎!”

  “我不喜歡他!他配不上奧卡斯王儲殿下!”

  “你不需要喜歡他,你要做的是不要再和他起衝突。”

  “他打了我,他打我耳光!還讓他的手下,一個魔族人打我!”

  希伯元帥擰眉,孫子臉上的巴掌印和眼裡的淚水讓他極為心疼,但是這一次他只能狠下心說:“國王陛下對此事保持了沉默,爺爺就更不能出面。德里恩,不要讓爺爺擔心。”

  德里恩哭:“他打我。”

  “爺爺答應你,有機會,就讓你哥哥去學院看你。”

  德里恩立刻不哭了:“真的?”

  “真的。”

  德里恩笑了,希伯元帥見狀也就不說此事了,他以為孫子聽進去了。等結束了和爺爺的通話,德里恩立刻又面露恨色,自言自語:“哼!我才不承認他是王妃!”

  抬頭,就看到一人低著頭站在他身邊,德里恩一腳就踹過去:“你嚇死我了!”

  對方噗通一聲跪下,腦袋抵在地板上,卻不出聲求饒。德里恩站起來走過去又是一腳:“給我放洗澡水。”

  那人低低地“是”了一聲,站起來,低著頭快速進浴室去放水。

  魔族,普利站在窗邊面容冰冷地遙看遠處的夜空。許久之後,他彷彿下了什麼決心,按下通訊器。對方很快接通了。

  “普利。”

  “夫尼托叔叔。”

  “這麼晚了,是暮色城有事嗎?”

  “不是。”頓了下,普利道:“夫尼托叔叔,我想去看看哥哥。”

  夫尼托魔將看著普利,沉默了一會兒後,問:“是不是夏奇有事了?”

  普利的聲音更加陰冷了幾度:“加布林告訴我有人在學院找哥哥的麻煩。我查過了,是希伯和蓋爾家族的,還有一位是塞提家族的。”

  夫尼托魔將的雙眼微瞇,魔氣四溢:“塞提?那個早已沒落的塞提家?”

  “是的。”

  夫尼托魔將當即就問:“奧卡斯還在閉關?”

  “是的。其他人都在閉關,只有博雅和安布在。”

  夫尼托魔將立刻說:“你去吧。我會派人去暮色城。”

  “我明天就出發。”

  與此同時,在特拉明哥帝國學院西區的另一套別墅裡,一位少年也正在與自己的爺爺通話。通訊的另一端,薩巴羅•蓋爾詢問孫子今天在東區的餐廳與王妃的那場衝突。當時在場的白髮少年特洛伊•蓋爾面無表情地敘述完之後,說:“德里恩說他想親眼見一見王妃,我正好無聊,就跟著一起了。我沒有想到德里恩會那麼的,任性。也沒有想到王妃,並不軟弱。就是這樣。”

  薩巴羅的臉色稍沉,說:“你不要跟著希伯家那小子胡混。不管你們心裡服不服氣,那都是奧卡斯殿下自己挑選的伴侶。不要讓爺爺聽到你跟王妃有正面的衝突,爺爺可不想我們蓋爾家惹怒王儲殿下。”

  奧卡斯是歐帕帝國上下公認的最有可能成為繼特拉明哥之後的第二位神級強者。二十多歲的冕級中階魂武士,哪怕是蓋爾家有史以來天賦最高,最有可能成為蓋爾家族實力最強的白髮少年特洛伊•蓋爾,他的天才程度也遠不及奧卡斯。歐帕帝國貴族與軍隊表面上是兩條體系,互不干涉,即便是國王,對軍隊也沒有絕對的控制權,很多時候,范威國王都要與軍部的元帥共同磋商。可一旦神級強者出現,那麼這樣的“平衡”就會被打破。神級強者不僅會是帝國唯一的國王,也同樣會是軍部唯一的領袖。

  如果奧卡斯現在仍然是辰級,那麼薩巴羅元帥還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但奧卡斯在短短兩年不到的時間內從辰級初階晉升為冕級中階,沒有人敢去冒險得罪絕對是最有希望成為神級強者的、整個歐帕帝國唯一的金屬性魂武士。這也是為什麼穆里尼元帥這一次不管多麼心疼孫子被打了,也不會再次護短的原因。夏奇再弱,他也是奧卡斯的伴侶。而如果外界知道奧卡斯真實的實力是宗級頂階,恐怕這個時候穆里尼元帥和薩巴羅元帥都會親自趕到王都押著他們的孫子來給夏奇磕頭認錯。

  特洛伊玩著手上的短劍,淡漠地說:“我實在看不出來他是影像上那個可以輕易破魂一個日級魂武士的人。他打德里恩的那一巴掌,毫無力量。”夏奇的那一巴掌當場就在德里恩的臉上留下了巴掌印,可以說,相比他以前,還是很有力量的。但看在特洛伊的眼裡,那一巴掌的力量和撓痒差不多。

  薩巴羅元帥蹙眉:“你還在看那段影像嗎?爺爺不是告訴你那段影像是有人故意流入黑市的嗎?如果王妃真的那麼厲害,王室不會隱瞞,更不會任由外界議論王妃的平民身份。那段影像很可能是假的。”

  特洛伊把手裡的短劍丟了出去,準確地插入了牆上的標靶中心:“看來真的是假的了。爺爺,你放心吧,我來學院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不是來看什麼王妃的。今天見過了,也不過如此。”

  “你能這樣想是最好的。”

  並不知道自己與奧卡斯的結合直到現在依舊有許多人不服氣的夏奇此時此刻正在房間裡研究母后與金娜王姐的魂紋。兩人的魂紋他已經可以修補了,目前的難點是,他是男人,母后和王姐是女人。時間已快凌晨,夏奇放下繪本閉上眼睛,腦袋裡是母后與金娜王姐清楚的魂紋分佈圖。過了許久,他睜開眼睛,起身出了房間。

  “博雅,你睡了嗎?”

  “還沒有。”

  博雅很快開了門,夏奇道:“博雅,幫我做一個實驗。”

  “好。”

  不管夏奇要做什麼實驗,白咪咪傭兵團的所有團員們都只會沒有任何疑問,全然信任地配合,哪怕是奧卡斯,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