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初识
作者:握瑾怀瑜uu      更新:2019-07-31 15:02      字数:3099
  大晋的都城在龙城,三面环山,藏龙聚气,而这大晋的皇宫不偏不倚的建在发自昆仑山的三条龙脉之一的北龙脉上,实乃福泽深厚之地。

  龙脉之说百姓之间可能有人不知,可有一人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赵家的小将军一一赵云澜,行云流水,波澜壮阔,是为云澜。无人不惊叹一声当世好男儿。

  晋康二十一年,当时他未及弱冠,父兄镇守边关抗敌遭遇埋伏,竟无一人身还归来,运回龙城的只有几口黑梭梭透着寒气的棺木,那是他的父亲和兄长。

  老皇帝命他即刻出发远赴边关顶替父兄带兵御敌,朝中和老将军不对付的那几个,暗地里嗤之以鼻,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连熟读兵书经验丰富的悍勇之将都折在那儿了,就凭这小子,怕不是去送死的,不过,皇帝心里真正想的什么,无人琢磨得透。亦有不忍老将留下的唯一血脉去送死的老臣冒死觐见,皇帝也不过淡淡一声,君无戏言。

  可谁知那赵云澜,一杆长枪使得出神入化,用兵如鬼神,又深得老将军真传,竟是带兵深入敌营,杀了对方个措手不及,粮草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生生将那善于骑射的胡人逼退至阴山北面三百余里,数年之间,再不敢来犯。赵云澜一-时间名动天下,战神之名名副其实,胡人为之战栗,大晋的百姓为之敬仰。

  赵云澜回龙城之时,百姓夹道欢迎,想要-睹年轻战神的风姿,沿街酒楼茶馆里,挤满了人,还有不少带着面纱的二八少女也频频探出头来,窗口间不时露出乌压压的云鬓和精致的步摇细钗。

  日头正烈,回城大军已至城门。只见身着玄色铠甲的少年将军打马前来,座下是一匹通体乌黑,四蹄雪白的骏马,皮毛光泽,神情倨傲,随着步伐,肌肉张驰有力,好一一匹神骏的乌蹄踏雪!

  夏日的阳光洒在少年刀削斧凿般俊郎的脸上,空气中似乎都因这耀眼的少年更添了几分燥热,剑眉浓郁,颇具男子气概,眼若含星似有乾坤在里,鼻若悬胆挺起硬朗的弧度,唇色殷红,丰神俊朗,修韧的身形暗藏在一袭玄色销甲里,像一只随时都能出销的利剑,身上还带着战场的煞气,让人心生敬畏,锋芒初露,这是个能同太阳争辉的人。

  俊美的少年将军让酒楼茶馆里的二八少女羞红了脸庞,掩着嘴吃吃的笑,眼波流转带着纯情,都盼着这般出色的人儿能做自己的夫婿。

  不止楼上的少女,一眼心动的还有那个人群里的白衣少年身材欣长瘦削,唇红齿白,一-双眸子生的极好,有一种注视久了竟让人移不开眼的惊艳,他自知心里的悸动无法忽视,本是来凑凑热闹却不料那人太夺目。他想着,原来这就是那个宫里盛传已久的少年将军。这惊鸿一瞥,到底还是乱了单纯少年的心曲。

  皇帝亲自在宫门口迎他,封其为镇国大将军,官居一品,掌控四十万大军。赵云澜也成了大晋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镇国大将军,成了龙城少女的春闺梦里人。人人谈起赵将军,赞不绝口。连他的父亲在世时,都未曾有这样的威名,毕竟,绝处逢生,令人印象深刻得多。

  时光飞逝,皇帝逐渐老迈,几年前赵云澜封将时,还只是鬓角微白,而今已是三天两头的需要罢朝修养,成年的皇子们,他们的母家,都开始蠢蠢欲动,朝堂上局势微妙,瞬息万变。江南水患,黄河决堤,不知道多少黎民百姓流离失所,葬身鱼腹。 

  关外的胡人换了一个更为凶残的首领,虎视眈眈的盯着中原,胡人从不会满足于那些掠夺而来的牛羊,他们贪婪的想要整个中原的沃土。内忧外患,一触即发。整个大晋都笼罩在一-片阴郁里,空气都快压抑成实质,粘稠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老皇帝日益糊涂,国之将倾,视而不见,终日窝在金玉堆砌莺莺燕燕的后宫里不理朝政,赵云澜多次觐见请求江南赈灾,边关防护,都被淹没在歌女娇媚的歌声里,淹没在歌舞升平的丝竹管弦里。

  江南水患局势一日紧过一日,接连几日传来流民暴动的消息, 夏日炎热,洪水肆虐不止带来了决堤,似是还出现了疫情,百姓大批死亡,江南传来的奏折雪花似的飞进了深宫,一封急于一封,老皇帝终是召赵云澜入宫了。

  上书房里用青花瓷大缸乘着冰块,冒着丝丝凉汽,沈巍不知道这一年到头不召见自己几回的父皇为何突然传他前来,江南水患亦让他忧心不已,几日夜里都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他并未参政,不是无能,而是不愿卷进这吞噬人的漩涡,读了这么多年圣贤书,大抵默默喜欢这那位将军是他做过最为离经叛道的事儿。

  虽是生在皇家长在深宫,沈巍难得保留了这一颗赤子之心,骨子里终究是个心怀天下的文人,没被这纸金迷醉的龙城暖风吹折了脊梁,被利来利往权势压榨浸染了灵魂。他是干干净净的沈巍。正想着江南水患百姓流离失所,已飘飞到江南的思绪,突然被一个低沉有力的男声打断。”参见陛下"等沈巍回过神来,赵云澜已经带着门外夏日的燥热行完一一个大礼。

  “赵云澜””臣在”

  “江南水患形式危急,朕命你即刻带兵前往江南镇压流民暴动,监督工匠重新筑好大堤”皇帝到底是老了,枯瘦的身躯窝在明黄色的宽大龙椅里,身上的龙袍都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声音也虚得厉害,再不负当年精神。

  “臣遵旨”赵云澜恭敬的立在一旁。 他宽肩身量笔挺,一身青衣穿得落拓。三年前脸上还带着几分少年的青涩,如今已是线条分明,眼角眉梢皆是沉稳。沈巍怔怔的看着他,似是又回到当年城门那一刻,冰块好像失去了作用,温度重新开始在他心底攀升。鲜衣怒马的少年郎已长成这般出色的青年了啊。

  喉头突然有些发堵,他想靠近有害怕这惊世骇俗的想法会吓着他,在倾心的人面前,单纯的皇子似乎忘了他的心上人是个出生入死叱咤风云的将军,什么没见过啊又如何会被吓到。

  赵云澜感受到沈巍因出神而不加掩饰的眼神,转过头对上那双眸子,望向他眼底那一刻,赵云澜心头一颤,那是怎样一双眸子啊,眼睛极大,黑白分明,眼尾修长带起燕尾蝶一般的弧度,让人想起春天拂过杨柳的风,暖暖的酥骨,瞳仁幽深,定定的看人的时候,能把人吸进旋涡。当这双眼睛带着些倾幕时,那便真真是可称得上眼波流转。赵云澜有些恍惚,什么时候皇宫里还有这般的人儿了?

  “老七,江南那边需要一个皇子一同前去,身份才镇得住,朕思前想后,你也及冠了,也该帮朕处理处理政务了,去江南的人选,是你”老皇帝端起茶盏浅浅抿了一口,开口到。

  “儿臣遵旨”这件事能落到他头,上,沈巍虽然困惑父皇为何突然注意到这个忽视了二十来年的儿子,却也是打心眼儿里高兴,能为百姓做些什么,是他这个长在皇宫里的皇子最想做的事。社稷之中,民为重,君为轻。沈巍一直理解的很好。

  沈巍看不清这局势不代表赵云澜也看不清,如今朝堂之上,风云变幻莫测,大皇子是皇后所生,身份尊贵,武艺高强,却胸无大略且弑杀成性,宫中府中,但凡有宫女太监侍从稍稍不能令他满意,便会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但因其是嫡子,所以支持的人不在少数;二皇子幼年就以天折;三皇子最重谋略,为人圆滑,心思颇多,朝中之人被他设计拉拢的也近三成;四皇子五皇子因生母地位卑贱,乃皇帝醉酒后临幸的一洒扫婢女,这么些年来,二人也时常被打压。

  六皇子风流,只爱美人不爱江山,因生母是皇帝最为宠爱的柔贵妃,皇帝对这个儿子说的上是最为上心,几乎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九皇子以上就还尚未成年。而面前这位,大概就是那位不常露面深居简出,几乎可以当个透明人的七皇子沈巍了。

  望着这人努力掩饰却还是盖不住的兴奋劲儿,赵云澜心里叹了口气,这个傻子,这哪是什么好差事啊,分明就是个苦差,这个读书人,养尊处优的皇子,一看就没武功傍身,不像他,是个粗人,舟车劳顿的,又前往疫区,一旦感染瘟疫,那便有可能,,

  罢了罢了,见机行事吧到时候让手底下的人多备些药草,少让他去病人集中的地方。皇帝就算不重视这个儿子,也不该这般偏心。那他这么做的理由只有一个,这个儿子,最不能给他带来利益,于棋子无异,既然是棋子,何须心疼?这些年,在宫中,他应是不易。

  最是无情帝王家,老皇帝在这一点上从来不辜负他的身份。也不知是那双眸子太明亮还是老皇帝做的太绝情,赵云洞忽然有些心里发酸,怎么,怎么可以那般待他呢?

作者有话说:

感谢看到《疆域》的各位,(❁′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