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同往
作者:握瑾怀瑜uu      更新:2019-07-31 15:23      字数:3137
  这边上书房赵云澜和沈巍一-同前往江南赈灾的圣旨一下,消息就跟长了翅膀似的传 入了丞相许星程的耳朵里,他就着跳动的烛火烧完密报,冷笑一声,赵云澜,你有命去, 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命再回到龙城! 

  许星程生得眉清目秀,皮肤白皙不似赵云 澜那般健康,只是此刻眼神好不遮掩的阴毒,让他像一条躲在暗处窥伺的毒蛇,阴冷湿滑,淬着剧毒。若是平时见惯了他“忧国忧民光风霁月”样子的老臣们看到这样的他,定会不寒而栗,他们心中温文尔雅的君子典范,乘龙快婿首选,竟是这般歹毒! !

  赵云澜和沈巍各自回去收拾好行囊,这次跟着去的还有沈巍的贴身小厮木兮,可不似沈巍那般温文尔雅,他是个脑瓜子机灵嘴皮子快活的少年,说起话来能把人笑得不行,沈巍拿着他有时候也是哭笑不得。而正式如此,深宫内院,也因着他的存在,沈巍称得上乏味的生活才增添了几分色彩。

  临行前,赵云澜秘密写了封信飞鸽传书送给了被他早日就私下派去江南调查赈灾物资去向的副将祝红,问她查探那劫走三百万两赈灾的白银的劫匪是什么底细的情况进展如何,竟然胆大包天敢劫朝廷的银子!这背后定是有人撑腰,否则区区山贼如何敢与朝廷叫板?

  备好草药,整合好队伍,二人先前约好在城门口会合一同出发,也好有个照应。赵云澜赶到的时候,沈巍已经到了。赵云澜原本以为,虽说他不受待见,但大小也是个皇子,出个这么远的门儿,至少几个宫女太监,一些吃的用的得几个箱子吧。

  诺,他连放东西的地贰都给他腾好了。可出现在他面前的沈巍,穿着见月牙 白滚青边的书生服侍,乌黑的长发束起,簪着一根玉骨簪,腰间除了挂着一枚象征身份的玉佩外, 再无其他饰物。一个不大的包袱被他身边那个小厮背着,俩人立在城门口,竟是什么别的行囊也没有了

  赵云澜叹了口气,这个傻子,不知道路途遥迢吗?还是说,根本就没有东西给他带?

  冲沈巍抱了抱拳:“七皇子,准备匆忙,只能委屈你与我同乘一车了,请”

  “有劳将军了”沈巍也无多话,上了马车。木兮则和其余小厮一起乘后面的马车,赵云澜的这辆马车虽说外表看起来朴实无华,内里却十分周正,带着男子的干脆和落拓,没有多余发装饰,墙上挂着一把长剑,一张小几,两个垫子,再无其他。沈巍表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却是掀起惊涛骇浪,

  这、、这是要离他这么近吗?活了二十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局促过。又隐隐有些期待,想离他近一一点,跟他再多说几句话,多看他几眼,和他单独相处的时间再久一点。那是一点点涨满心房的喜悦,一颗心像 被放在最柔软的云端,温柔得让人不可自拔。

  正想着,赵云澜已经交代好事物上了车,看着面前这位皇子又在发呆,好像第一次见面他就在盯着他发呆,他在心底轻笑一声,真是个小傻子。唉,这一一行,尽力护着他吧。赵云澜坐定,不知怎么的就想逗逗这个跟老僧入定了般的人,明明是个少年人呐。

  “七皇子在想什么,我是行军打仗的粗人,这马车自然是简陋点,七皇子莫不是嫌弃了?

  “啊?”沈巍一惊,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就这样瞪着赵云澜,看得赵云澜心头一动,这人的眼睛生得太好,被他这么看着,还带着无辜的神色,连他也无法免俗。

  “无妨无妨,我、、我并未嫌弃,将军说笑了”沈巍正了正神色道“只是关于这次水患,将军有没有想过劫赈灾银子的不是山贼?哪个山贼吞得下这三万两白银?还都是带着官印的。 ”

  这次轮到赵云澜怔住了,他是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书生皇子竟是心中这般通透?他还真是小瞧他了。“那依七皇子之见,应是如何?’他想看看这人还能说出什么让他讶异的话来。

  “我认为,镇压流民是必要的,但却要查到根源,应从知府开始查,作为一方父母官,在他管辖的地方,出了这么大的事,他难辞其咎!这般办理事物,不知道百姓在他治理下要吃多少苦!”沈巍有些愤慨,他最痛恨的就是那些办事不利致使百姓受难的官员。

  赵云澜沉默了一会儿道“我知道了,这件事终归也只能到了那边再询问知府,不过我会派人去查的,莫要担心。七皇子,路途遥远,又要去疫区,我准备了些熏香和草药,你今晚便带着吧”

  “多、多谢将军”刚被激出怒气的沈巍因他这番话气去了大半,如玉的脸颊,上染上几分殷红,更显得他眉眼生动,顾盼生辉。又因忧虑添了几分哀愁,叫人心疼。

  马车渐渐驶离了龙城,江南终是愈来愈近。前路未知,形式紧迫。二人皆是为百姓忧心忡忡。

  路途遥远,加快脚程赶路也得要半月有余方能到达。一路 上赵云澜除了处理龙城传过来的军中事物和与祝红保持联络外,终日便是看着沈巍端端正正坐在小几前看书,他那点子包袱里还藏了两本书,衣服一-共就三套。沈巍虽每日正襟危坐,但赵云澜知道,这一路颠簸下来,他定是腰酸背疼,苦不堪言,还坐得如此笔直,这个傻子不知道这马车里只有他们二人吗?又没有别人,何须如此拘束?赵云澜一愣,什么时候,这个傻子已经和别人在他心里有了分别,他自己都不知道。

  马车里点着药香,袅袅的烟雾从香炉顶端悠悠上升,似乎将这一方天地都变得朦胧起来,透着烟云,沈巍看着那人如水墨一般的深刻眉眼,有些模糊,如梦似幻。只有这种时候,他才能好好用目光描绘他的轮廓。

  行程过半,二人相处已渐渐熟络,赵云澜在沈巍脸上见过几次独属于少年的神采。

  撩开窗帘呼吸新鲜空气时闭着他那激滟的眸子, 嘴角上扬,-一脸的天真无邪;

  读书读到困惑出微微撇着长眉,两腮不自觉地鼓起,撑起小小的弧度;

  还有,透着烟雾看他时,无法言喻的眼神,这小傻子不知道自己行军打仗最是耳聪目明吗,他如此炙热的目光,又岂会感受不到?

  那日,木兮过来送书,碰巧打断了他的凝视,他羞赧的飞快垂下头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害羞的兔子。

  已快要进入江南地界,天刚下过小雨,空气里弥漫着泥土的倾向,燥热的的空气也透着几分凉爽,二人下车透气。赵云澜突然福至心灵问道:“七皇子,你说咱俩也同吃同住快半月了,这称呼可是生分得很呐,一来二去将军皇子的,听着多别扭,不合适。不如你唤我一声云澜,可好?

  沈巍耳尖刷的就红了,深吸一口气:‘那便唤我沈巍吧’

  赵云懒可不依,俊郎的脸上扬起一一丝戏谑,低头凑到沈他耳边,压低声线,热气喷到沈巍脖颈出, 又激起一片绯红,“小巍,这般最好听”

  一行人已至江南,接待他们的是当地的知府王卓。

  “参见镇国大将军,参见七皇子”这王卓一副憨厚慈祥的模样,大约五十上下,身量肥胖,下巴的肥肉随着他说话带起的幅度一颤一颤的。弯腰行礼的时候,赵云澜都怕他那官服的腰封下一刻便要崩裂。沈巍腹诽:这油水可真够丰厚的。

  江南本该是富庶安定之地,如今却如此狼狈,官银都被劫了,洪水退了,大坝还未修好,瘟疫开始肆虐, 百姓连口粥都没有喝,一路上那些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饥民难民前来乞讨,叫沈巍心里不是滋味。

  沈巍刚想质问王卓为何山贼会劫走官银,百姓流离失所他却不作为,谁料这知府行完礼就开始扑倒在赵云澜脚边嚎啕大哭:“将军啊,你可算来了,下官真的好苦啊,那山贼砍杀了我府里数十名前去接官银的家丁,还扬言要烧了我这知府啊!将军可得为下官做主啊。”

  赵云澜闻言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 “知府大人放心,本将军一定竭尽所能,剿灭山贼修好大坝还江南百姓一一个安宁,只是,这剿匪一事,还需要您的配合呐”王卓闻言油腻的脸,上笑容一僵,拱手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沈巍刚想发作,被赵云澜暗地里捏了捏掌心示意先不要轻举妄动。虽说是憋着气,可到底是心里信服这位年轻有为的心上人,便稳了稳心神道“既然如此,那便请知府大人带我们这些人马进城吧”

  “不敢当不敢当,请随下官来”王卓腆着脸赔着笑。一副老实的样子,心里头算盘可打得噼里啪啦,这京城下来的俩大人物,怕不是平日里那些塞些银子便可打发的刺史啊。尤其是那位镇国将军,年纪轻轻的,周身气场可是让人不寒而栗。除了对身边七皇子时稍稍收敛气息外,对别人都是带着一-股子极重的威压。战神名声,他远在江南也是如雷贯耳的。必须小心为上,不然,那三百万两没了不说,还得落个人头落地的下场。

作者有话说:

感谢看到《疆域》的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