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瘟疫
作者:握瑾怀瑜uu      更新:2019-07-31 18:59      字数:3013
  '张御医,你负责将患病,未患病,疑似患病还未确诊的灾民分开隔离!”

       “刘御医, 你负责带人开药方煎药,我记得宫中藏有治疗水患过后瘟疫的陈年方子,你且先拿出来试一~试!

    “御医的徒弟负责将死去的灾民和牲畜尸体包括他们使用过的衣物用具,全部拉到远郊焚烧,切记不可靠近水源!

    沈巍面沉如水,有条不紊的将事情安排下

   去,自己则带着几个赵云澜塞给他的士兵和木兮一起把带来的米熬成粥。灾民看着这一切,开始窃窃私语

      “朝廷真的派人来管我们了?"

    “那几个大夫能治好这瘟疫吗?”

    “这七皇子看起来跟之前那些个大官儿不大一.样哩”

    “有粥喝,这下说不定真的得救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激动得手都有些颤抖。

    忽然,一个中年汉子抱着个高烧的孩子冲到沈巍身边,噗通一声跪下来,扯着沈巍的衣角声泪俱下, 不住地磕头:

    “求殿下救救我儿子,他真的不是瘟疫, 他只是感染了风寒! 求殿下不要让他和患病的人一-起隔离, 求求殿下了!

  沈巍扶起汉子,将手背贴在那满脸通红的孩子额头.上:"这位大哥莫要着急, 令郎发烧了,我先唤御医过来瞧瞧,若不是疫病, 自然是不去隔离区的。”复而扬声道:"患病的乡亲们, 隔离不代表放弃,依旧会有御医每日去隔离去看诊 煎药,我,每日也会过来!”

   御医给那孩子看了,身.上没有红疹,只是发热咳嗽罢了,确诊为普通风寒。而且这孩子骨瘦如柴,严重的营养不良,若不好好将养着,怕是风寒这一关都过不去。冲那汉子问到:"令郎并未患疫病, 只是风寒之症来得凶  不如先让我带回知府府中治疗”

  汉子双目赤红,连着对沈巍磕了三个响 头:"金源叩谢殿下隆恩, 此生无以为报,愿许殿下以驱驰,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沈巍哪儿见过这阵仗,一下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快起来, 什么驱驰不驱驰的,先治好令郎的病要紧”

  众人一片哗然,全都爬起身子,乌泱泱在沈巍面前跪倒一片,带头的老者深深叩首:“殿下恕草民不敬之罪,全城的人死了大半,还留下我们这些人,那狗官王卓竟是还下狠手将我们赶至这荒芜之地, 我们虽是些乡野蛮夫, 可也有眼睛, 看得出殿下菩萨心肠,和那王卓万万是不同的,恳求殿下救救我们吧”身后一群人连声道:

  "恳请殿下救救我们吧!”

   沈巍心中又痛又怒,这王卓的父母官,当的可真是尽职!出言安抚灾民:."各位莫要惊慌,我既然来了,不治好这瘟疫之祸,断然不会弃你们而去!”

  言罢,命人将父子二人带回府里。驱散众人。 粥已经熬好了, 沈巍也不怕传染,亲自端着碗蹲到一位老人身前,柔声询问着她的身体和这江南多年来的情况,一勺一勺将温热的白粥喂尽老人嘴里。老人一口一口吃着,热泪滚滚而下。 这辈子, 他还没见过这么好的官儿!

   赵云澜赶到时, 便见到这样一副场景,如玉的公子没有丝毫架子地蹲在地上喂粥,脸颊.上带着红晕还有一抹锅灰的痕迹,增添几分烟火气。额上和鼻尖因暑气挂着细密的汗珠, 日光撒在他肩头,他像个遗落凡间的精灵。赵云澜心里软成一团,这个小傻子,没让他失望。

   喂完粥,沈巍抬起头缓解一下脖颈处的酸痛,一抬眼,便看到赵云澜笑眼盈盈的立在他身前不远处,顿时眼睛一亮,迎上前去。

   赵云澜凑在他耳边:"王卓那个老匹夫监守自盗,官银已经找回来了”沈巍惊喜得一转头,赵云澜没来得及后退,二人高挺的鼻梁便撞在一块,赵云澜倒是没什么,只是沈巍, 伸手揉揉发红的鼻尖,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地看向赵云澜,好不可怜。赵云澜大笑一声,也不逗他了,和他一起开始照顾灾民。

  黄昏时,二人才回到府上。殊不知,许星程安排好的阴谋正等着他们,赵云澜房中的水已被加了带疫病的玩意儿。 沈巍一整天连口水都没喝上, 赵云澜拉着他进房,递上一杯茶,沈巍也顾不得身份,他太渴了,端着杯子咕噜咕噜就喝完了,整整一壶,都进了沈巍的肚里。

   不料,这本该是赵云澜的劫, 沈巍却生生代他受了。

   不知怎么的, 第二日赵云澜带着人在堤.上修大坝时, 这心里头,总觉得隐隐不安,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劲。直到他远远看到木兮连滚带爬一.脸焦急飞奔过来,不安终是坐实了,心头一沉,他知道,沈巍出事了!

  木兮气儿还没喘匀:"将……将军,殿下, 殿……殿下他,在城……晕倒了”话音未落,木兮面前的赵云澜已没了人影,他夸,上乌蹄踏雪,那马儿灵性极佳,知晓主人此刻恨不得长了翅膀’飞到那人身边,扬起蹄子,风驰电掣而去。

  众人已将沈巍送回府内, 赵云澜到时,人已经躺在床上了,御医见他赶来,颤颤巍巍地禀报阻拦他.上前:“将军,七皇子本就体弱,舟车劳顿,昨日又去了疫区,如今发热不退且身.上已经起了疹子,确为瘟疫之状,将军还是莫要靠近的好。 ”

   “起开!”赵云澜一手推开御医,走到床边,脸色难看到极致:"全力救治七皇子!若是有半点差池, 本将军定要他吃不了兜着走!我是个粗人,手里长枪, 从来不怕多饮血! 还有, 疫区那边,一切照旧,不可怠慢!”赵云澜知道沈巍不受皇帝重视,这御医又是宫中来的,若不敲打敲打,怕是…… 疫区灾民的情况又是沈巍心心念念的,他病倒了,这一切,自然他得替他守好, 别辜负了这个小傻子。

  一路上,虽说赵云澜名声在外,可也是个明理之人,众人几乎还未见过他真正动过肝火,如今他盛怒之下,沙场上打磨的戾气逼得众人瑟瑟发抖跪倒一片, 连话也说不全。御医灰溜溜的告退去按照宫中治疗瘟疫的方子煎药。再不敢有敷衍之意。

  屏退众人, 赵云澜拿来一坛烈酒,坐在沈巍床沿。细细端详着还在昏迷中的人的眉眼,他生得着实好看,眉宇修长,浓眉大眼, 皆是正气,只是平时水光潋滟晴的眸子现在紧紧合着,眉头也皱起小小的疙瘩,嘴唇薄薄, 平日里总是健康的水红色,让人想起石榴酿的蜜糖,现在失了血色,干得起了裂纹,浸着血丝,唇色发白得叫人心疼。本是男子,偏偏有着玉石般的肌肤,一头鸦青色的长发铺了一床,显出他此刻的脸色苍白,还带着不正常的红晕,伸手一探,滚烫。 好似一天之间,连两颊都清减了,他本就没几两肉, 此刻更显得形容憔悴。

  沈巍很难受,赵云澜也很难受。

  解开沈巍的衣襟,露出不太宽阔的肩膀和苍白的胸膛,肌肤.上起着一个个小红疹,一大片一大片, 看得赵云澜眉宇间愁云更甚。他拿起布巾沾了烈酒就开始给沈巍擦身, 沈巍呼吸时而急促时而微弱,一会儿热的满身滚烫,一会儿又冷的打颤。

  看着沈巍煎熬,赵云澜叹了口气,心尖尖,上最柔软的地方像是被人用利剑狠狠刺了一个窟窿,鲜血淋漓,疼的缩成一团。疼的他眼眶发热。

  御医将药送进来,本想再劝几句,在赵云澜赤红的眸子下,将话默默咽回肚里,轻轻出去掩上了门。

  赵云澜端起药盏,将一勺药递到沈巍嘴边,好在这人还肯吃药,一碗药喂完便抱着赵云澜衣袖不撒手,不知是因为难受还是没安全感,眼角竟浸出湿润来。赵云澜又是一阵心疼,抬手磨平了他皱起的眉头, 鬼使神差的印.上一吻,吻完赵云澜都愣住了。他这是, 喜欢上这个小傻子了?

  喜欢他的君子高洁,怒斥贪官污更的傲骨

  喜欢他为民不畏艰苦不惧瘟疫的胆量

  喜欢他看向他时内含星辰的眸子

  喜欢他身.上若有似无的茉莉香气

  喜欢他专注读书困惑时微微鼓起的脸庞

  喜欢他害羞时红透的耳尖和脖根

  喜欢他唤自己云澜时带着水汽的尾音

  罢了罢了,喜欢了便喜欢了,他相信,沈巍定也是有意于他的,这些天的相处,他不是没感觉。所以,小傻子啊,你要快些好起来, 若是知道我也心悦于你,会不会开心的眼角眉梢都染上温暖的笑意,我真的好期待。

  赵云澜脱了外衫,躺上床,拥住那个人儿,用体温暖着他,怀里的人起初还有些下意识的翻滚挣扎,后来便乖乖在他寻了个舒服汲取温暖的姿势不动了,看得赵云澜又是一阵心软。

作者有话说:

感谢看到《疆域》的各位(❁′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