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落崖
作者:握瑾怀瑜uu      更新:2019-07-31 19:50      字数:3347
  关于后面十九万人,赵云澜是掐好了日子的,只不过,突厥如此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攻势让他始料未及 。十一月的天,朔城早已滴水成冰,大账里烧了炉子依旧寒气彻骨,若是站在外头,不出一柱香的时辰,发梢上就能打起白霜。赵云澜从入了冬开始就是掰着手指头过日子,终于是把驰援的大军给盼来了,也带来了充足的粮草,朔城之危,已解。

  本该有四十万人,如今只剩下不到三十万,短短数月,竟是折损了十余万!不过料想突厥那边,情形也好不到哪儿去。冬日里,草原上游牧民族的劣势便突显出来,没有有力的粮草补给,加之天气恶劣,突厥的战斗力大大下降。今日有了兵马粮草,军营里士气大振,赵云澜整合了队伍,带着众将士一扫往日的窝囊气,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将鞑子击退十余里,大获全胜。

  战后,赵云澜回到大账,卸下盔甲,才感到满身的疲惫涌上来,背上几处刀伤还没收口,今日一折腾,又星星点点地开始渗血,最严重的还是左肩,那次被箭矢贯穿伤了骨头,面上看是好全了,内里裂开的骨头却是没有这么听话。

  微微抬了抬左臂,就带动肩胛处剧烈的疼痛,赵云澜眉头皱的死紧,咬牙间听见帐前传来通报,军医到了。

  “进来吧”

  老军医跟着赵云澜行军打仗好多年了,是看着他长大的,自是知晓他的性子。别看在熟悉的人面前总爱调笑两句,可心里头认准了的事儿,九头牛的拉不回来。他身为医者,不得已还是要劝上几句:

  “云澜啊,这一仗之前,你总不让老夫看诊你这肩膀,不过,什么情况猜也能猜到,人家小孩子家家的都知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得好好养着,你看看你,现在局势稳定了,你也不用每天都上赶着往城墙上跑了,好好呆在这儿养伤才是正道。唉……我真是……”老军医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说起这位“不听医嘱”的将军,就气的花白的胡子都开始发抖。

  赵云澜闻言不由苦笑:“行了,郑伯,我年轻,还挺得过,不上城墙?这个确实不行,恕我不能答应您老,别看现在咱们胜了一筹,实际上也不过是借了季节的力。肩膀这事儿,这不是还有您嘛”

  端起备好的热茶喝了两口,老军医才觉得自己的邪火压下去几分,摆摆手:“罢了罢了,早就知道你这头倔驴劝不动,老夫啊,这是给自个儿找气受,现在给你针灸,看能不能再撑一段时间”

  “有劳了”赵云澜褪去上衣,左肩前后各有一个圆形周围向外撕裂的疤痕,愈合时间不长,还能看得出粉色的新肉。细长的银针没入肩头,冷汗涔涔,额边跳动的青筋掩盖住不时的闷哼。疼痛恍惚间,仿佛又见龙城那人,温和眉眼。

  沈巍,我不在的日子,你还好吗——

  无处寄相思,鸿雁不堪愁里听

  待到军医收针,赵云澜已经脱了力,送走人和衣躺倒陷入黑暗。殊不知,今日,注定不太平。夜里厚重的乌云堆积在天边,将月光软禁得严严实实,本该寂静的营地里喧闹声一片,火光冲天映红了半边夜空。高台上的哨兵早已被从背后扭断了喉咙,悄无声息地倒下,尚在睡梦之中的大晋士兵像是猛虎露出了一线脆弱柔软的颈子,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被弯刀斩断了头颅。血嗤嗤地喷洒在帐面上,溅出大片的暗红。

  倒也不是大晋军队毫无警惕之心,只不过突厥因着细作接应,此次偷袭又只发动了小队人马毫不起眼,才会让大晋如此猝不及防。待大伙儿都惊醒过来,形成有素的包围圈,这小队的突厥人被实实在在包了个饺子,全员被俘。

  突厥人双手被反绑着跪在地上,众人举着火把见赵云澜过来,立马侧身让道。走进包围圈,

  赵云澜心知有蹊跷,那一日城楼上他便怀疑过军中藏有细作,今日之事便印证了他的想法。如今突厥不足为惧,那个细作才像一颗随时都会爆炸的雷弹,一旦引燃,甚至会让整个大晋灰飞烟灭。

  “来人,留下那个鞑子头领带到本将帐中,本将要亲自审问,剩下的,全数就地格杀,不留活口!”

  “是”赵云澜练出来的兵行动力极佳,话音刚落,便自鞘抽出长剑搭在地上跪立的俘虏颈侧,划开动脉和气管。

  回到大账,那鞑子头领被缚于刑架上,其实赵云澜向来不喜用刑,他为人做事坦坦荡荡,屈打成招这种事,不屑于做。

  用鞭柄挑起那人下颚,乱发散开,露出一张凶煞的面孔: “听得懂汉话吗?”

  回应赵云澜的只有恶狼般桀骜不驯的眼神。

  “听得懂也好,听不懂也罢,我也不指望你能说些什么。今晚的事,若是等着你来告诉我,那我这个镇国将军的位子怕是要换人来坐一坐了。细作的事,你们突厥应当是人尽皆知,不如咱们来做个交易”赵云澜并未拔高音量,透出的寒意却让久经沙场嗜杀成性的鞑子心下发虚。

  “呸,你们晋人一个个虚伪狡猾,想做交易?等冬日里的草原也开满凤凰花吧”汉话模糊的音节自他嘴里囫囵着吐出。

  “哦?你可以想清楚了,朝廷那边的那一位不管怎么说,多都是大晋的人,你们大汗不会天真的以为,能捞着多少好处吧,到时候往腊月里走,你们只会更加羸弱。你不怕死,那你刚学会走路的小女儿怕吗?”方才在外头,祝红就已经收到了探子回报,这个小头领的妻子难产而死,只给他留下一个体弱多病的女儿。

  刚刚还嗤笑着的鞑子听到女儿二字,瞬间瞪圆了眼睛,眦母欲裂,木制的刑架和铁链被摇的哗哗作响,碰撞间发出清脆的声响,低吼着咆哮:“有什么都冲我来!欺负一个娃娃算什么本事!你以为你效忠的朝廷是个什么货色,四年前,还记得吗,你的父亲,哥哥,尽数被我们杀死,我敬几位将军是英雄,还颇为惋惜,可奈何你们的丞相大人执意,要几位将军折损在大漠,哈哈哈哈赵将军,被人背叛的滋味怎么着?”

  赵云澜几乎是一瞬间握紧了拳头,许星程,又是你!

  长枪穿过胸膛,一击毙命……

  一封急信自营中秘密发出,奔向龙城,沈巍本该一月后便收到信件,可人算不如天算,这个骇人听闻的秘密四个月后才被公诸于众。

  只是今夜之事竟然还未了结,第二日一早,赵云澜还未出帐,祝红就急匆匆地闯进来,长发披散:

  “老赵,大事不好!昨日夜里那队鞑子还有一拨人,在城中掳走十数个孩童,现在放出消息,要你不带一兵一卒前往鹰嘴崖,否则,太阳落山之前,便会将每个孩子的头送来……”

  “混账东西!”赵云澜带着内劲一掌劈在桌上,五脏六腑都被烈火焚烧一般。“你安排好营中诸事,务必安抚好孩子家人情绪。午时前派500精兵来接应,我去救人……”

  他单枪匹马入敌营,对方阴谋不言而喻

  可就是刀山火海,他也得闯,

  那是大晋的子民,是战争中最无辜的百姓。

  他必须去,哪怕,有去无回

  谁知,一语成谶——

  鹰嘴崖位于朔城西北十里外的昆仑山上,因地势险峻,山体突出鹰嘴的形状而得名 。悬崖之下常年烟雾缭绕,深不可测。山里起了雾,树木都变得隐约朦胧,整座大山像是匍匐的巨兽,蠢蠢欲动 危机暗藏,叫人不寒而栗。

  赵云澜到的时候,十余个孩童正被吊在崖壁上,连夜的惊吓和消耗,稍微体弱些的已经低垂着头失去意识。趴在悬崖边缘将孩子们一个个拉上来,赵云澜抹了把额间浸出的汗珠,嘶,右手微微捂上左肩,那儿未愈的旧伤又开始张牙舞爪地欺负人。

  最后一个低垂着头的男童躺在灌木从旁,还未苏醒,就被藏在其中的鞑子掐住脖子,昏迷间痛苦地呻吟。赵云澜一惊,一路上小心翼翼,还是功亏一篑,不多时 ,四周的丛林里都冒出披着兽皮的突厥士兵。

  早就料到会有埋伏,却不曾想,连大汗都来了。突厥大汗巴特努和赵云澜身量相仿面上覆以繁杂花纹的黄金面具,一双极具侵略性的眸子从面具眼睛处露出来,打量着他自登位以来就最想与之决斗的对手。士兵将男童交予他,瘦弱矮小的孩子在他面前就像一只柔弱待宰的兔子。

  这一任的大汗向往大晋文化已久,特地在先前的掳来的百姓中挑了一位教书先生教习汉话。甚至下了王令,让突厥官员和贵族全部学习汉话。

  “大晋的将军,本汗闻名已久啊,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和你比试比试,按你们晋人的话来讲,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你能从我手里救下这个娃娃,就算你赢,我就放你走,怎样?”言罢,慢慢收紧指节,那孩童脸色越来越白,再拖一时半刻,怕是真的回天乏术。

  枪花一挽,赵云澜径直攻向巴特努,手中枪刃直取要害,那鞑子能打败众部落首领坐到今天的位置,功夫亦是不差,弯刀卡住逼上面门的长枪,向下一带卸了力道。赵云澜的枪法狠辣,没什么花拳绣腿,招招都是致命的杀招,气势如虹。二人缠斗许久,渐渐到了悬崖边上,巴特努一身蛮力,赵云澜左肩数次被震得发麻。

  酣斗之中,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原本气息奄奄的男童睁开细长的眸子,闪烁着阴冷的光芒,嘴角一咧,刁钻的角度下伸手在赵云澜左肩猛然一推!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赵云澜情急之下,长枪勾住巴特努貂皮向前一拉,二人一同跌落万丈深渊……

  小巍,这一次,后一句,还是得让我说完了

  死当长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