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031章 招灵之歌(下)
作者:姞雪心      更新:2019-12-29 16:21      字数:3135
  夕墨为妖,声音总是带着一丝凄厉,似铁器相擦,又似指甲划过木板。

  此时,夕墨唱起歌来,更如鬼哭一般,与悠扬动听的乐声,形成了一种滑稽的反差。

  见南宫括笑得前仰后合,夕墨箭一般射出去,又在他脑门上狠啄一下。

  “臭妖怪!”南宫括跳起身要捉黄雀。

  “别闹了!要不,括哥哥,你来唱。”

  天亮颠老就要被献祭,淑姜实在没心情看一人一鸟打闹,她干脆下了命令,不知不觉间,隐隐有了几分小菀风的气势。

  “唱就唱,我不用奏乐。”南宫括说罢便扯开了嗓子。

  不多时,对岸密林中,宿鸟纷纷惊起,更有数只乌鸦飞了过来,盘旋在上空亮着嗓子抗议。

  “……”

  若说夕墨是鬼哭,南宫括大约就是狼嚎了。

  淑姜很是无语,这两人就是来乱的吧……

  “阿淑,看着我的眼睛吧。”夕墨停在了屋前的栏杆上。

  淑姜点点头,跪坐在灶火边,与夕墨对视,随即盆鼓乐声再起。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一声惊艳,似夜中开出了昙花。

  少女的声音虽因羞涩还有几分放不开,但那清亮纯粹的嗓音,却似能穿透天际,去向一个未知的所在。

  顶上盘旋的群鸦突然安静下来,重新投向了黑暗中。

  少女有一句,没一句地学着,不知不觉间,对岸林中竟应和起了婉转的鸟鸣。

  一曲歌罢,边上的南宫括久久不能回神,心中更是若有所失,只盼着淑姜能再唱一遍。

  “好了,曲调就是如此,阿淑,接下来你要行气,跟着曲中的节奏呼吸,便能进入通灵的状态。”

  淑姜点点头,又是跟着夕墨学了起来,只因词曲还记不熟,她难免跟不上节奏,乱了呼吸。

  “不必着急,首要的是呼吸要跟上乐曲的节奏起伏,想不起来的词便先哼过去,记住,通灵的关键是乐曲,而非词。”

  淑姜点头,又试了几遍,却不知为何,还是有些放不开。

  夕墨也发现了这点,转而冲南宫括道,“无知小子,要不你去对岸站一会儿,你在这里,阿淑会紧张。”

  南宫括不解道,“这有什么紧张的,以后她也是要当众唱歌跳舞的,应该克服这些。”

  夕墨怒道,“事有轻重缓急,现在首要的是能通灵!不是克服羞怯!”

  南宫括冷笑道,“你就是想支开我,做坏事吧。”

  夕墨见是说不通,又要扑啄南宫括,南宫括早闪到边上,乌木铍一挽,背手摆了个架势。

  “别闹了……”淑姜站起身,突然转向湖对岸,疑惑道,“阿申……阿申怎么来了?”

  “阿申?”南宫括抬眼眺望,对岸林影沉沉,好似一大块铅坨,哪有战豹的影子?

  正疑惑间,夕墨高高飞起道,“好像,是来了……”

  话音刚落,林中就远远传来一声豹吼,南宫括脸色一变,飞身踏湖,掠到对岸,随即应合着长啸了一声。

  淑姜也想过去看个究竟,奈何她还不会这些,只能隔水踮脚,伸长了脖子张望。

  很快,战豹钻出密林,出现在对岸,南宫括迎上,抓起战豹毛绒绒的脸腮,问道,“臭小子,你怎么跑出来了?”

  战豹伸爪撸开南宫括的手,拼命探着头向岛上吼,似有什么重要的讯息要报给淑姜,偏是两边隔着太远,淑姜无法读到战豹所要表达的事情。

  夕墨急速飞向对岸,冲南宫括喊道,“它不是来找你的!”

  “吼!”看到夕墨,阿申突然爆起,后退两步冲着夕墨呲牙。

  夕墨尖鸣一声,扇着翅膀,与战豹对峙,战豹虽是极力抵抗,却也渐渐败下阵来,抬头看向夕墨,一双褐眸在夜中渐渐变绿,犹如鬼火。

  “喂,臭妖怪,你干什么!”

  “闭嘴!我在看它要说什么?”夕墨喝止了南宫括的攻击,随即凝视了会儿战豹的双眸,喃喃道,“阿申……快去告诉阿括,让他来镐邑东门取弓,我会想办法让二哥将弓送出。”

  听了这话,南宫括收起了笑容,问道,“阿旦……出事了?”

  “或许吧,说话的人喘得厉害,听声音,应该是公子旦。”

  “糟糕!他的气喘发作了吗?一定又是乔姒这贱人在搞鬼?她竟敢对阿旦下手!”

  “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放了那条修蛇吧。”

  “什么?!”

  “还不明白吗?公子旦都病倒了,若对方真要阻止,这战豹根本跑不出来,这是条件交换。再说,你也杀不死这修蛇。”

  淑姜在岛上听到夕墨的话,连忙回身去看灶火。那修蛇尚在火中,此刻虽不再动弹,却依旧没有烧着半分,淑姜知道夕墨说得没错,立时拿了拨炭火的长夹,将修蛇取了出来,放到地上。

  那修蛇离了火,又恢复了过来,弓起了身子,一下朝湖中蹿去,消失不见了。

  南宫括在对过看着淑姜,也没阻止,他只是在踌躇,真要放淑姜一人在此?

  “快去吧,没多久就要天亮了,你徒步来回,可要花费不少时间。”

  夕墨的话,提醒了南宫括,他明白夕墨是让他把战豹留下,于是南宫括上前拍了拍战豹的头道,“阿申,保护好阿淑,知道吗?”

  阿申低吼一声,似是在向南宫括保证。

  “无知小子,看到北面的山峰了吗?我现在就和阿淑赶过去,你尽快把弓箭送来!”

  夕墨说罢也不待南宫括反应,转身飞向淑姜,此时淑姜已是解开了小船,正立在船上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划动这船。

  夕墨飞到她上方,展翅扇了扇,身上立时冒出一团黑气,化作一股风,将小船吹向对岸。

  南宫括耐心地等着淑姜上岸,取出随身匕首递给她防身,又嘱咐了句,“自己小心,别被臭妖怪牵着走。”才转身向密林奔去。

  见南宫括消失,淑姜攥紧了手中的匕首,这还是她第一次,第一次单独一个人面对未知的前路。

  但在骑上战豹的那一刻,淑姜的心又定了下来,她突然明白,这世上不是只有人才是可靠的。

  静谧夜色中,夕墨飞在前方引路,战豹不紧不慢地跟着。

  穿林跃山,淑姜这才发觉战豹要比自己想象中厉害地多,有阿申在,再崎岖陡峭的山路,它都可以如履平地。

  最后一跃,上到山峰,淑姜的视野倏然开阔,头顶星辰,脚下万木匍匐,向着南面望去,还能依稀看到更远处的桃林、学宫、社庙……

  少女骑在豹上,一时心潮平静,所有的不安躁动都缩回了心海深处,只留下砂石般坚固的信念。

  “还记得乐曲的呼吸吗?”夕墨站上她肩头,轻声问道。

  “记得……”淑姜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

  第一句歌声响起时,天地间忽而起了风,林涛声声,天籁地籁交织成章,衬托着淑姜的歌声更为宁静悠远。

  渐渐地,淑姜眼前出现了一团白光,她在白光中穿行着,越过千里万里,终于抵达那一片日月光辉所不能遮掩的玄霄。

  玄霄的天际果是深苍色的,那深苍色不似夜色那般凝重,若琉璃般净透,在这片琉璃天幕上,月与星各自闪烁着光华,更遥远的星辉组成一团团色彩斑斓的星云。

  淑姜在这片神秘的虚空中,探着商羊鸟所在的天宫,寻着寻着,她终是看到了一片翠色的浮岛。

  未曾燃烧前的天宫,曾是那般美丽……

  “百羽,我……我愿意随你去天宫,只要你能救菀姐姐。”

  耳畔传来了抽泣声,淑姜转身寻去,看到了年少的若风,站在百羽面前,绞着手,清澈的眼眸犹如一汪清泉,不断流淌着泪水,好看的眼睛,便是哭泣也是动人心魂的。

  百羽微微叹气,“假装侍神者对你没有好处,以后别再这样了。”

  “不会了,百羽,我知道错了,可那错的也是我啊,为什么……为什么要杀菀姐姐……”

  “他们要杀的,不是你的菀姐姐……”百羽垂下眼睫,温柔至极,“你回去吧,明日这建木树干便会出现在渭水河畔。”

  “那……那你……呢?”若风抬眼看着百羽,眼中满是愧疚。

  “我不会有事的。”百羽伸手,按在了若风头上。

  淑姜看到,点点星屑自百羽手上流泄而下,若风的眼眸中渐渐起了迷雾,遮掩了悲伤,她茫然看了眼百羽,随后转身离去……

  淑姜心里一惊,她突然意识到,百羽这是在施展术法,让若风忘记他……

  歌声戛然而止,淑姜忍不住捂了嘴,哭了起来,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人。

  夕墨展开翅膀,抚着淑姜颤动的肩头道,“好了,就让他解脱吧,你既是知道他善良,就该知道,他绝不会希望旱灾再继续下去,也不希望有无辜的人再为他死去……”

  淑姜止住了哭泣,默默点了点头。

  夕墨飞上半空,“你力量还不足,但只要看准了方向,我必然会将这一箭送往天宫。”

  淑姜摊开了手,仿佛那把巨弓已躺在她手中。

  又不知等了多久,整个夜空愈发黑暗了,淑姜抬头,才发觉星月移位,正向着地平线一点点沉去,她心中一惊,这是黎明前的黑暗,也是太阳即将升起的时刻。

  快卯时了!

  镐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为何南宫括还没来?

  蓦然间,夕墨一声惊啼,随后道,“怎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