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盘根迷途(返回决心营地)
作者:N1colai      更新:2024-01-08 01:02      字数:9843
  指挥官站在德曼修会的大门口,没有立刻返程回决心营地。不知为什么,她觉得今天自己的怠惰心理愈演愈烈,稍加疏忽,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她迫切地需要一点鞭策。

  好在,洛根及时地写了封信给她。

  “候君至”。他在标题略显绝望地写道。

  “我和伊尔、凯西、卓加在白银荒地的决心营地,她们要把我逼疯了。凯西连五分钟都坐不住,卓加对所有事都有意见。伊尔,唔,她在我们跟前一言不发。

  所以你还在等什么?来加入我们。部队正在集结,准备接下来进攻墨德摩斯。距离我们上一次并肩对抗一头上古巨龙已经太久了。

  期盼与你相见,我的朋友。

  ——洛根”

  “嗯,你好。很高兴见到你。”洛根一眼就看到了走进决心营地的指挥官,迫不及待地和她招手,“很高兴你和我们一起走。你收到我的邮件了?”

  “关于那个,”指挥官抱歉地说,“我来是告诉你们,我可能没法和你们并肩作战。”

  “什么?”卓加瞪大了眼睛,“你一个人就抵我们74.3%的火力。”

  “那夸张了。”指挥官有点嫌弃地瞥了她一眼。

  “呃,”卓加摊手,“我在和泰蜜学习如何夸大其词,不管你信不信。话说,你为什么不能跟我们一起?”

  “我有另一个没法拒绝的任务。”

  “你在说什么?里特洛克失踪后,我们已经少了一个人。”伊尔有些忧愁。

  “我得要你们发誓保密。这事儿仅限我们知道。”

  洛根微微举手:“我觉得我能代表大家发言,我们会为你保守秘密。是什么?”

  “我从苍白之树那儿看到了一个幻景,很重要的那种。格林特有一颗蛋。”

  凯西上前一步,银色反光的发叶随动作微晃。她很惊讶,谁都一样。

  “一颗龙蛋?在哪?”

  “说来话长,不过之前在她的巢穴里。我到过那里,看见了它。”

  “你倒是挺忙。”洛根问,“那颗蛋怎么样了?”

  “一位风裔大师把它带走了,出于安全考虑。”

  “噢,我明白了。”凯西说,“你的幻景。苍白之树想要你找到那颗龙蛋,保护它。另外,因为这次坠毁,你担心这位大师危在旦夕?”

  “是的。我还看到了一个金光熠熠的地方,我觉得他可能会把它带去那里。”

  伊尔分析道:“如果他够聪明,那么肯定幸存至今。但他在野外,面对的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地界。”

  “这下你们明白为什么我得先做这件事,然后才能和你们一起行动了吧。”

  卓加思索道:“一头幼龙可以成长为一个敌人,如果被错误的看护者养大。当然,你肯定要保护它。如果它能成长为泰瑞亚的盟友,可能改变整个历史进程。”

  “我就是这么想的。抱歉,我也想留下来做进攻准备的。”

  伊尔有点陷入回忆:“但格林特从没提过她有一颗蛋。要是早知道……”

  “没事的。”指挥官安慰道,“它以前有人保护。而现在,还多了一个我。”

  洛根花了好一阵儿才缓过神:“我真是震惊。一颗龙蛋?但你任务结束后还会回来,对吧?我们也许不会即刻出发。”

  指挥官点头:“我肯定会的。”

  伊尔拍了拍她的肩膀,像是从前在大狩猎仪式后鼓励她那样:“注意安全,狩猎顺利。但愿我们很快能再见。”

  “我相信能的。祝你们所有人狩猎顺利。”

  告别了命运之刃,指挥官找到聚在一起的小队成员。

  卡丝蜜尔正手舞足蹈地和其他人分享见闻:“很漂亮。真希望你们也能看到。到处都是水晶和彩虹。”

  她神采奕奕地看向玛乔丽,顶着爱人的目光,一直抱着胳膊置身事外的玛乔丽才接着说:“我们看到了从前平和大师在那儿的留影。他从巢穴中拿走了一颗蛋。”

  罗克斯问:“一颗龙蛋?”

  “这下都说得通了。”伯拉罕若有所思,“坠毁事故后,平和大师一直在带着它逃亡。”

  这解释了平和大师当初为什么会受到追杀,还有他忽视族人的那股近乎冷漠的态度。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我们得找到天相大师。”卡丝蜜尔说,“这关乎老大的幻景。”

  玛乔丽没有附和,只是单纯地推测:“如果我们找到了天相大师,就踏上了找到平和大师的正确之路。”

  “不错。”指挥官说,“你们谁见过天相大师吗?”

  “抱歉。”伯拉罕挠挠脑袋,“你上一次还在这里的时候,他们走了,就再也没回来。”

  “你知道他们朝哪走了吗?”

  “不知道,但我打赌泰蜜知道。问问她。”

  “好,我们分头行动,这样更容易找到他们的行踪。”

  “那当然。”罗克丝说,“计划是什么?”

  “追踪天相大师,找到他们的踪迹,如果发现了就发信号。”

  “那我呢?”伯拉罕问。

  “我需要你留在这儿,以防他们或者平和大师回来这里。”

  “我和玛乔丽能怎么帮忙?”卡丝蜜尔问。

  “去找特拉赫恩,告诉他我们在修会了解到的一切事情。”

  玛乔丽迟疑地问:“一切?”也许她还想问自己,是否确定不亲自去找特拉赫恩。即便玛乔丽没有这个意思,指挥官自己心里是在盘算的。最终她还是放弃了跑一趟的想法。契约团的飞船一艘接一艘的驶进决心营地,船体大片的阴影互相交错,在所有人脸上移转。特拉赫恩现在一定有很多事要操心,不该让他们的友谊挡在这紧要关头之前。他们会有很多时间叙旧的。等她安置好龙蛋,等他带着契约团拔得头筹。

  特拉赫恩分得清轻重缓急,她也一样。

  指挥官点头:“一切。但除了他不要告诉其他任何人龙蛋的存在。”

  罗克丝说:“我猜我们不希望这事搞得众人皆知。”

  “是的。”指挥官给予肯定,“在错误的人手里,这消息会变得很危险。”

  “如果我们有什么消息,就给你发个信号。如果你遇到麻烦也一样。我们眨眼间就能到你身边。”卡丝蜜尔叮嘱道。

  “我会的。我要去和泰蜜谈谈,然后就该出发了。”

  “你走之前要是不和她道别,她永远也不会原谅你的。”伯拉罕郑重地说,“注意安全,你们俩都是。我们很快再见。”

  指挥官挥挥手:“你们也是。”忽然她的话头顿住,回头朝身后看了一眼。繁忙的大本营,人人都在热火朝天地准备着。

  “怎么了?”玛乔丽问。

  指挥官若有所思地转回来,摇摇头:“不,没什么。”

  又叮嘱了一遍玛乔丽龙蛋的信息只能告诉特拉赫恩后,指挥官转身要走。

  “老大!”卡丝蜜尔叫住她,上前了一步说,“我想和你谈谈,就两句话。”

  指挥官停下,看到卡丝蜜尔指尖攥着自己衣角的小动作,她有些犹豫,似乎担心这些话耽误了时间,但一定要倾诉出来。

  “我从没见过玛乔丽这么努力。她决心要熟练运用那把剑。这让我既钦佩,又担心。她说她要用这把剑杀死墨德摩斯。她想和契约团一起走。”

  “她想吗?”指挥官愣神,她从没听玛乔丽提起过。等她反应过来,说:“我觉得,如果她真是这么想,就该这么做。”

  “那你的幻景怎么办?龙蛋呢?”卡丝蜜尔焦急地问,衣角被攥得更紧,本该自然下垂的飘絮皱巴巴的。

  指挥官还没来得及说话,玛乔丽忽然出现在她们身边,打趣道:“卡丝蜜尔在告我的状呢?”

  卡丝蜜尔肉眼可见地慌了起来。指挥官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对玛乔丽说:“是表扬你。她告诉我你练剑有多努力。”

  “练习让我能暂时不去想墨德摩斯。”玛乔丽说,大概是因为觉得指挥官已经都知道了,她没再逞强,而是承认到,“我睡不好,也坐不久。唯一能想的就是把剑插进墨德摩斯的心脏。”

  “不是只有你想要杀死巨龙。但我们得放聪明。”

  “怎么放聪明?”玛乔丽近乎自暴自弃地说,“我剑术有提升,但这很花时间。我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我是个死灵师。”

  指挥官倒是想说,她也许可以为玛乔丽答疑解惑,但仔细回忆一下,她竟然连自己最早是怎么想到使用巨剑也记不太清了。是从特拉赫恩拿到覆蝶之棘时获得的灵感吗?还是更晚?

  自己多少绝非正统的打法,难说会对玛乔丽有多大帮助,甚至,她的问题也根本不在此。

  “不要一叶障目。”她回答玛乔丽,“还有更广的蓝图,那颗龙蛋。”

  玛乔丽深吸了一口气,干燥的沙地空气中带着呛鼻的尘土,她沙哑着嗓子说:“我能看到的只有死亡。”

  指挥官没有说话,玛乔丽便接着说下去:“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认为追寻那颗龙蛋这么重要。平和大师估计都已经死了。”

  卡丝蜜尔已经担心得想要拽拽爱人的袖子让她别说了。指挥官却只是想,她说得有道理。

  为什么去追寻一个只存在于幻景和传说中的龙蛋,寄希望于如此这般的神物奇迹扭转战局,而不是像玛乔丽一样,像所有其他契约团的士兵和各个种族派来的支援一样,磨练技巧,投入战斗,在炮火和牺牲之中撕出一条生路呢?

  是因为她自己也不相信契约团的路吗?这多虚伪可笑。

  她想起特拉赫恩在信里,在夜里,在某些脆弱的时刻心中升起的自责和懊悔:“当初对抗泽坦时如果能得到更多帮助……”

  她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并非什么心怀大义的勇者。即使不为了更多的人有更大的机会活下来,即使不相信魔径、永恒炼金术或无数学者前仆后继的理论与实践,哪怕是为了某位司令能够在以后的每个日夜少一些身心的负担。那么她愿意的,甚至义无反顾的,去找到所有可能的帮助。

  包括那颗龙蛋。

  但这一切无法悉数说与旁人,指挥官看着玛乔丽倔强的目光,只能说:“这颗龙蛋可以成为拯救泰瑞亚的关键。这很重要。苍白之树——”

  “本就不会展示给你,如果它不重要的话。”玛乔丽忽然垂下头,然后重新抬起来,“我都明白,老大。我明白的。”她握住了卡丝蜜尔的手,轻抚着细嫩的手背,笑着对指挥官说,但又似乎不只是对指挥官说,“别担心,我不会和契约团一起走。要明白当我们最终面对墨德摩斯的时候,我一定会在你身边。”

  “你是我的定心石,乔丽。”指挥官动容地望着她,“你让人保持清醒,保持安全。”

  玛乔丽松了口气:“谢谢。我很需要听到这话。我愿意为你而死,你知道的,对吧?”

  指挥官哭笑不得地打住:“没谁要在哪天死,好吗?稍后见。”

  她和两人再次告别后,心里又升起那股奇怪的被注视的感觉。她扭过头,仍然什么也没有。

  没时间多想,指挥官很快锁定了营地中央两个醒目的身影,一个是工程师布朗·吐锭者,另一个是泰蜜的大铁块儿,小邋遢。泰蜜当然就在他们旁边,不过要走得很近,才能证实这一点。

  “好吧,把我涂成橘黄色叫我小锈块儿吧,你真的上手了。”她听到吐锭者叹服又后怕地说道。

  泰蜜摆弄着手里的零件,闻言吸了口气,难以置信地抬头质问:“你竟然怀疑我!”

  吐锭者想不出说什么平息这位小家伙的怒火,好在她已经先被走向这边的人吸引走注意。

  泰蜜对指挥官晃了晃胳膊,介绍道:“嗨!想认识一下布朗·吐锭者吗?布朗,这是指挥官,我认识的非阿苏拉里最聪明的一位。”

  指挥官朝夏尔工程师点头致意:“我这位小朋友说了你很多好话呢。”

  “很高兴知道这点。见到你是我的荣幸,指挥官。我听过那些故事。还挺惊讶像你这么重要的人物愿意花些时间照顾泰蜜这样的幼崽。”

  “我也可以这么说你。谢谢你帮她。”

  泰蜜插话道:“我们一直在研究热速率和金属密度。你都忙什么了?”

  指挥官抱歉地笑了笑:“我是来告别的。我得去跟上天相大师们。”

  “哦!”泰蜜小小地跳了一下,“你离开后,他们带了很多补给,往西南方向去找平和大师了。看他们带的东西,像是短期内不会回来了。你找他们做什么?”

  得到了消息,指挥官身形迫切了起来:“我赶时间,之后去找伯拉罕给你解释清楚,好吗?”

  “我肯定会的。等他们启动了契约团的飞船,我就会回拉塔索姆,把我从布朗身上吸收来的所有知识投入使用。我已经等不及了。”

  指挥官摸了摸她的头:“下次见面的时候可以跟我说说。我不在的时候要注意安全。再见。”说完,她迅疾地转身,似乎真的很急。

  也是这突然的动作,让她看清了为什么自己感到芒刺在背。

  大概也意识到被发现了,跟踪者放弃了和人交谈的伪装,双手抱胸,走了几步。

  “你干嘛那样看着我?”凯西露出那副难以捉摸的促狭表情,反倒诘问起指挥官来。

  指挥官不吃她这套,只是边向西南方的营地出口走,边直截了当地问:“你在跟踪我?”

  大概从她和命运之刃告别之后就开始了。

  “不。”凯西矢口否认,“我在陪你。我打算和你一起去找那些大师。比起看伊尔盯着那边那个年轻的诺恩,这样我的时间能有更好的用处。”

  “咳,”指挥官瞥了她一眼,尽量不去看她们谈论的主人公,“伊尔可没盯着。”

  凯西不理会她突然的不自在,自顾自分析:“她想从他身上得到点什么。不管她怎么掩饰,她根本没法从他身上移开视线。”

  “或许你该来帮我和罗克丝找天相大师。”指挥官叹了口气,就像她自己说的,花时间做点更有意义的事,而不是这种——家事。

  凯西得逞地笑了笑:“三个习惯乘坐飞船的人类,肯定会留下大把的痕迹。”

  在她们踏出营地大门的当儿,一艘飞船从她们头顶缓缓挪过,又一艘调遣来备战的。

  “如果飞船没等你就启程了呢?”指挥官最后问了一嘴。

  “那我就不跟他们走了。有问题吗?”她洒脱而无辜地看向指挥官。

  指挥官耸耸肩,加快了脚步:“我是没有。”

  她们从营地南边的门出发,大门上方的激光炮不时打出炮弹,防止墨德摩藤、沙尘旋风或其他什么东西闯入营地。

  “嘭!”在一声炮响后,一道漫不经心但带着刺探的声音从她们身后响起:“你们这是要出门?打算去哪儿呢?”

  指挥官和凯西对视一眼,回头看,一个穿戴整齐的希尔瓦里懒懒靠着激光炮下方的门柱,似笑非笑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指挥官。

  “我不觉得这关你什么事。”指挥官双手抱胸,不客气地说。

  希尔瓦里无所谓地耸耸肩:“请自便。等你们走了我去问那个阿苏拉小姑娘就行了。她喜欢我。”

  指挥官嗤笑:“她比十个你加起来都聪明,卡纳克。冒然交涉,后果自负。”

  卡纳克状似关切地说:“听着,我听到其他人在谈论一颗龙蛋。你们肯定要毁了它,对吗?为我们所有人好。”

  指挥官认真地朝他走近,到大概三米以内的距离,站定:“我只知道如果你告诉任何人偷听到的事,我就毁了你。”说着不知何时拿起巨剑的手向前一挥,墨绿色的剑刃卷成旋风从尖端划出。卡纳克向后翻滚,堪堪躲过,如枝叶的皮甲上沾了些沙土,略显狼狈。

  而他的“好姐姐”正兴致盎然地观赏这一幕。啧,他就知道。

  “再说一次,”指挥官好整以暇地收起剑,警告意味不言自明,“不关你的事。也不关阿妮丝女伯爵的事。替我向她问好。”

  卡纳克目送两人走远,在激光炮下一次发射前回到了决心营地,嘴里小声嘟囔着:“这也算打招呼吗?”

  在指挥官告别命运之刃后,凯西,现在大家都知道,也跟着离开了。卓加坐不住,也不知道跑到哪里了。里特洛克还在迷雾里生死未卜。现在这里只剩下洛根和伊尔了。

  “格林特……”伊尔喃喃自语道。她的思绪在屠戮者——指挥官提到格林特时不可避免地飞向了从前。那是多少年前了?七年?八年?当初的命运之刃勇气正盛,接连挫败了冰霜巨龙、死亡巨龙和火焰巨龙的副官,那时他们还以为六个凡人可以仅凭自己之力打败一头上古巨龙,即使知道法莱恩包藏祸心,也一往无前地去往水晶沙漠,想要打败巨龙格林特。

  他们当然没撑下几回合。

  没有巨龙是不用一支军队就能打败的,但他们后来才从契约团身上学到这个道理。

  他们侥幸从巨龙手下活了下来,仅仅因为格林特恰好是他们的盟友,甚至最终为了帮助他们打倒克拉卡托而牺牲。伊尔还记得她对他们说的第一句话——

  “你们以身犯险,唤醒了一头巨龙!”

  至今回忆起来,伊尔仍会浑身战栗。

  说是说话也并不准确。她不用开口,声音自然在你脑中回响,伴着水晶风琴和谐的声调。那是她的天赋,也是她爱上泰瑞亚人的原因。她听得到人们的思想,了解人们的良善。

  古老、智慧、强大。拥有预言的天赋,背负着三千年记忆的重担。她警告命运之刃巨龙将会掌控世界。它们将享用盛宴,她警告,吞食所有生命。

  想到她的巢穴,伊尔自然又想到她的美丽卓绝,她的温柔坚定,和她的陨落。命运之刃已经重归于好,但不代表自己心里的愧疚和怀念可以减轻分毫。

  这是追寻传奇的代价,伊尔明白的。只是仍然忍不住将目光放在伯拉罕身上,出神地想,如果当初……或许如今……

  洛根看到伊尔又在盯着那个年轻诺恩发呆,轻轻咳了一声,转移她的注意力:“你说,如果格林特有后代,会怎么样?它会成为我们的盟友吗?”

  伊尔摇摇头:“没办法知道。”她看了一眼身旁的好友,重新成为了那个主心骨一般的计划制定者,“它取决于,我猜,谁抚养了它。我记得一个古老的人类传说,说她在几百年前就有一个后代。一些人类找到了它,并保护了它。”

  “那它还活着吗?”洛根问。

  “不太可能,我想。”伊尔说,“烁光——吟游诗人是这样叫它的——从没被人看到过,我们也没有证据表明这故事至少是真的。它们的寿命太长了,可能我们这辈子都见不到它。”

  “一个把战斗留给我们解决的好理由。”洛根笑了笑,“如果真有这么一颗蛋,那得有人找到它,在它落入错误的人手之前。”

  “是的,没错,我很高兴我来了。”

  也许是这几天他们头一次打开话匣子,洛根认真看了伊尔几眼,说:“我也很高兴你来了。你知道,我有点担心你。”

  “什么?”

  “你一直看着那个,叫什么来着,伯拉罕?魂不守舍的。”

  “哦……”伊尔小小地羞窘了一下,“我有这么明显吗?”

  洛根一副“你完全了解自己有多明显”的揶揄表情。

  伊尔轻笑:“好吧,我知道……抱歉,我只是在想是不是该多花些时间和他聊聊,上次我们并肩战斗的感觉还不赖。”

  洛根撞了撞她的肩膀:“那就去聊聊,犹豫什么?”

  一向果敢的伊尔踌躇起来:“我不确定,他会不会想见我……”

  洛根强调起来:“你可是‘伊尔·斯特加金’,‘那位’伊尔·斯特加金,没有谁不想见你。”

  “你也夸大其词了。”伊尔很受用,但不赞同地晃晃手指。

  “一回生,二回熟,现在就是你们第三次交流的机会了,一切都会好的。”洛根只可惜战前麦酒不合时宜,不然他一定推着伊尔去和那个诺恩坐一桌。他还没什么机会认识这位友人的儿子,但已经听说过里特洛克当初不留情面赶人走的糗事了。

  伊尔推开洛根,干脆背过身,不再把伯拉罕放进视野内。

  “我会的,等我们干掉墨德摩斯。”

  洛根伸出拳头,碰了碰她的手背:“一言为定,等我们干掉墨德摩斯。”一会儿补充道,“别担心,命运之刃都会在你身后的。”

  伊尔无奈又压不住嘴角的笑意,她可不想听这些不靠谱的家伙在自己背后叽叽喳喳的。

  她的视线漫无目的地扫过营地各处,没什么理由对某个金发人类额外注意。

  约翰·k·史密斯几乎是一到达决心营地,就意识到自己已经跟丢了指挥官。又一次。

  他穿梭在各个区域中,企图利用自己天然亲和的风格从身边的对话中找到一些指挥官的踪迹。

  首先是炽天使。

  “我收到了孩子们的信,我在这儿的时候他们就和祖父母在一起。”

  “希望你能早日和他们团聚。”

  约翰点头:“没错,伙计,有指挥官在,我相信那天不会太远。”

  “可不是吗!”被祝福的炽天使说。

  另一个说:“但我好像听说指挥官不会和我们一起出发?”

  不论真假,约翰先记下这个消息:“怎么会?她不在营地吗?”

  “没注意,她总是行色匆匆的,肯定有什么别的任务。”

  再闲聊几句,约翰告退,另外寻找消息。

  “听说我们明天可以参观飞船了。”

  “我等不及要上船了。”

  约翰附和:“我也是!我们有可能和指挥官一艘船吗?”

  另外两个炽天使拍了拍他的肩,报以安抚的笑:“别太沮丧,朋友。”

  约翰不喜欢这个假设,假装不在意地走了。他摸摸下巴,暗自思忖,这么说,契约团出发的时间就是这一两天了。

  “真希望我带了副牌或者别的什么。”

  “我可没心情玩游戏。”

  约翰在他们面前表演了花切,把小枪给他练习用的扑克牌送给了他们。

  “拿上吧,刚好多了一副。”他宽慰道,“越是关键时刻越要尝试放松。这还是指挥官告诉我的。”——虽然是在牌桌上,“说起来,你们看到她了吗?”

  另一处角落。

  “你们意识到了吗?我们现在是某个宏大事件的一部分。里程碑式的事件。”

  “是啊。”炽天使的同伴揉揉眼睛,“我只希望能有一晚睡个好觉,这里风声太大了。”

  约翰伸出手,递给他一副耳塞:“实在不行试试这个,多少有点作用。我晚上隔壁的人总喜欢小声念叨指挥官的英勇事迹,还常常因为见了她一面兴奋得睡不着。”

  “谢了,朋友,”炽天使诚恳道谢,拿走了耳塞,“嗐,我理解。我今天刚见过她呢。毕竟她可不像命运之刃一样一直驻扎在营地里。”

  “是吗?她去干什么了?”约翰看似不经意地问。

  炽天使戴好了耳塞,试了试效果:“那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看见她出门,喏,就南边那个。”

  约翰觉得人类这边的消息差不多了,准备离开,又听到一个炽天使和同伴说:“我试过说服萨克里队长介绍我和伊尔·斯特加金认识一下。他说我承受不起。”

  炽天使的同伴哈哈大笑:“她可超出你的层次太远啦。”

  另一个炽天使带着笑意打趣:“一个诺恩绝不会和你约会。那画面就像一匹狼约一只螳螂。”

  第一个炽天使痛苦地捂着心脏:“呃啊,你伤害了我。”

  约翰揉了揉自己的心脏,把那股不舒服压下去。他才不是螳螂呢。指挥官也不是狼,他知道的,她是雪豹,他可见过。

  在炽天使营地旁边是一处小训练场地,约翰看到了密语教团的熟人,上去打了招呼,听到两个希尔瓦里的野猎勇士交谈。

  “母树的状况没有一点变化。”

  “那也代表她的情况没有恶化。想开点吧。”

  “我的野猎召唤震耳欲聋。这是我命定之所。”

  “我能想到的只有墨德摩斯。”

  往南门的路上,有一队和平制造者不知在检视什么,整齐的菱形队列。约翰和他们同路,下意识地探听着谈话。

  “说来,有一次我……”

  “我已经听过了。”

  “你怎么知道?我都还没有……”

  “我全都听过了。两遍。”

  唔,没什么营养。约翰想。

  “你觉得它会是什么样子的?你猜它会飞吗?”

  “我怎么知道?做好准备面对任何事。”

  约翰心里跟着那位阿苏拉一起点头。然后他看见了在营地中央的施工地旁,卓加靠立的身影。

  队伍中的一个阿苏拉降低了声音和身边的同伴说:“弗伦特想让我去为他监视卓加。当我是什么?他的狗尾巴吗?”

  “议员的尾(yi)巴。呵。你跟他怎么说?”

  “我骗他说我会的。他是个胆小鬼,不敢和我们一起来。他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这倒是让约翰对和平制造者的印象好了一些。

  “命运之刃,是吧?他们可是历史的一部分,你知道吧?是我们大多数人永远不可能做到的那种。”

  “别看低自己。我们要攻打一条巨龙。运气好的话,你会得到自己的机遇。”看同伴的表情,这个阿苏拉又补充道,“或者死在寻求的路上。”

  约翰快步超过这个队伍听到的最后一段对话是——

  “你觉得他们在飞船上放够水了吗?”

  “当然了。为什么问?”

  “我在这儿总是很渴。如果我是墨德摩斯,我就不会去追寻魔法。我会吸光所有水。”

  卓加在的地方,可以清楚看到和听到泰蜜和她的新工程导师的交流。

  “你把它拆成一个个组装零件后,就——”

  “简单!就简单了!”泰蜜兴奋地喊。

  卓加眯着眼看泰蜜投入的样子,心里涌起一阵阵她通常羞于承认的,欣慰。在不知不觉间,泰蜜已经成长为令人印象深刻的年轻学者了。也许就像曾经她的导师斯奈夫看待她时的心态。

  “不,你肯定搞错了,那样绝对行不通。”未成年后代高涨的情绪笃定地说。

  夏尔工程师耐心地展示给她看:“瞧,你看这儿?”

  “哦。”泰蜜睁大了眼睛凑近看,“我没考虑到那个。”

  尽管有时她觉得泰蜜从其他人那里——比如指挥官——学到的,要比从自己这里多。有时她觉得泰蜜只是把自己看作某个能够反抗的对象罢了。

  但她还是很喜欢泰蜜。也许表面看不出来,毕竟她不是那种外露情感的类型。但她的确和铃绫,和指挥官,和命运之刃,路过纪念像时和斯奈夫说过,她很在乎泰蜜。

  “等课程结束,你觉得我能成为一名钢铁军团的荣誉成员吗?”泰蜜问布朗·吐锭者。

  “除非你再长出一对耳朵。”布朗眼皮也不抬地说。

  “唔,好吧。”泰蜜沉思着说,“我会着手准备的。”

  卓加忍不住笑意,背过身去不再看她。

  她会很高兴听到你喜欢她的。也不止一个人这样劝过卓加。卓加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呃啊!一开始你只是表现了对某个学生的偏爱,你知道的下一件事就是他们放出了迷你魔像在你的生活区大搞破坏。”就像曾经斯奈夫把她宠坏了一样。

  “我做完了所有家庭作业,还列了一份问题清单来请教你。”

  布朗捧腹笑着,毛茸茸的手掌赞许地接过那份清单:“你说自己勤奋都是谦虚了。”

  卓加轻轻呼出一口气,和火花先生向营地食堂的方向走去。把泰蜜留在身后。

  总有一天,也许,卓加手指在火花先生的胳膊上轻轻搭了搭,总有一天她会说的。

  决心营地是没有宁静的。只是去食堂的路上,卓加就遇上了刚结束训练,三三两两结对吃饭的夏尔士兵。

  一个夏尔士兵不停扒着舌头。

  “我嘴里老是进沙子。我讨厌嘴里进沙子。”

  “别咽下去就行。”

  “我喜欢这个热潮。”

  “是吗?我都能预见我们在这儿建座壁垒。等我们搞坏墨德摩斯,当然。”

  “你和我可以做护民官,一起管理这里。”

  “你做个护民官。我要做统领。”

  士兵中突然爆发了大笑。一个夏尔指着前面那两位说:“我看是天气把他热傻了。”

  另一个说:“嗯,他一直那么傻。”

  快走几步,食堂已经坐了几桌诺恩猎人。

  “我问了伊尔她要不要加入我们今天的篝火晚会。”

  “她来吗?”

  “她会来的。她说了她会。”

  “我等不及了!”

  啊哈,伊尔可没跟她说,卓加在食物沾上沙子前把汤勺送进嘴里,她晚上能好好找点伊尔的乐子了。

  “那个希尔瓦里,叫绯红还是什么的,对墨德摩斯做了什么手脚。”

  “她是个疯子。我从来不相信希尔瓦里。这下证实了我的怀疑。”

  一个诺恩猎人拍了拍说话者的背,半是感叹半是抚慰地说:“你谁都不相信。”

  “也许我们可以帮助夏尔搞建设。”

  “你对金属构筑一窍不通。”

  “和木头能有多大区别?”

  卓加庆幸自己还在吃东西,没有功夫去出言讽刺。

  “我打赌卓玛陷落的时候,会裂成无数片碎冰。”

  “我愿付出一切代价去亲身见证。”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


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
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
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与热爱,关于尼子的去向请参看新闻公告:
“再见,再会!”

退款事宜请添加下方微信
添加时请备注“前路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