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004 三人行
作者:屁屁好饿      更新:2020-12-14 19:21      字数:5783
  这场大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伴着雷声轰轰烈烈的下了一整晚。

  窗外那颗歪脖子树的枝干已经被风吹的摇摇欲坠,终于在一声雷鸣之后“咔嚓”断开,掉下来砸在了傅煜见房间外的窗户上。

  那人的眉头皱了一下,醒了。

  他伸手在床上胡乱摸索着,然后终于在枕头底下摸到了他的手机。

  解锁看了眼时间,才早上六点半。

  翻了个身想继续睡,但又被窗外的雷雨声吵的心烦意乱。几次尝试入睡未果后,傅煜见坐起了身来,撩开恼人的头发,掀开被子下了床。

  他想去客厅倒杯水喝,打开房门却发现客厅的灯是亮着的,而且整间屋子就像变了个样,干净的不像话。

  茶几上长年累月堆积着的一些书和乱七八糟的杂物都被整理好了放在一边,沙发上杨恩浩乱丢的衣服和臭袜子也都被收拾干净,就连客厅的那扇落地窗都好像亮了一个度。

  傅煜见挠挠头,心想这海螺姑娘的故事难不成是真的,他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又掐了掐手臂,从手臂处传来的疼痛感让他知道这不是一场梦。

  厨房里传出“刺啦刺啦”的声音,傅煜见循着声音走过去,原来还真有个“海螺姑娘”。

  俞飞正在煎鸡蛋,一边还要注意着旁边锅里熬着的粥,所以根本没注意到身后的人。

  傅煜见在他身后站了好一会,见他手忙脚乱的忙上忙下都没发现自己,于是干咳了一声,把俞飞吓了一跳。

  因为穿着杨恩浩那套宽松无比的睡衣,俞飞转身的时候不小心左脚踩到了右脚的裤管,一个重心不稳就要摔下来,不过还好被傅煜见及时扶住。

  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脸正贴着傅煜见结实的胸膛,他的腰正被傅煜见紧紧地搂着,而他刚刚盛上来的那一碗滚烫的粥全部洒在了傅煜见的胳膊上。

  俞飞触电般的从傅煜见的身上弹开,又用最快的速度帮他把身上洒着的粥擦拭干净,并用毛巾沾了水敷在他已经被烫红了的胳膊上。

  俞飞小声的道了歉,“对……对不起。”

  傅煜见无奈,他接过毛巾自己按着,转身走到餐桌前,拉开椅子坐下。

  俞飞有些不知所措,他蹲下把刚才摔碎的碗捡了起来,又用抹布把地上收拾干净,重新盛了一碗粥端给了傅煜见。

  他在傅煜见对面坐下,“你尝尝。”

  傅煜见左手按着被烫伤的右手胳膊,右手拿起勺子盛起一口吹了吹,尝了一口,点了点头,“还不错。”

  俞飞活了快二十年,下厨做饭的次数屈指可数,唯一会做的就是这道皮蛋瘦肉粥,不过也很久没有做过了,刚才他试了一下味道,一会淡了一会咸了,刚他还在担心会不会味道不对,不过听傅煜见这么一说,他总算才松了一口气。

  傅煜见又尝了一口,他抬头看了眼俞飞,问他,“几点起来的?”

  “起来没多久……”俞飞看了眼窗外,“雨下的太大了,我睡不着。”

  傅煜见“嗯”了一声,“我也是。”

  俞飞站起身去够傅煜见胳膊上的毛巾,“应该不冰了,我去帮你洗一下。”

  傅煜见乖乖的把毛巾拿下来递给俞飞,看他小跑进厨房,用毛巾重新沾了水,又小跑出来,单膝跪在他面前,小心把毛巾卷在他胳膊上。

  傅煜见胳膊已经红了一片,冰敷了五分钟还是滚烫,俞飞皱了皱眉头,“这样也不是办法,等天亮了我去帮你买点烫伤药。”

  傅煜见低头瞄了一眼,没当回事,“算了,不严重。”

  他左胳膊刚被缝了八针,右胳膊现在又被烫伤,伤口还挺对称,想到这里还真有点好笑。

  傅煜见哼笑了一声,小声嘀咕了一句,“真是个倒霉蛋。”

  “什么?”俞飞没听清。

  “没什么。”傅煜见说,“我说你是个倒霉蛋。”

  俞飞愣了一下,然后从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嗯,我真是个倒霉蛋。”

  这场雨非但没有停,还断断续续的下了两天,杨恩浩本来约傅煜见这周去游泳馆游泳,但都是因为这场雨,搅乱了他所有的周末计划。

  而且傅煜见这个人不是一般的无聊,周末在家不是折腾他的设计图就是躲房间里睡觉,所以杨恩浩经常笑他活的像个八十岁的退休老大爷。不过还好俞飞在,杨恩浩无聊的时候能拉着他一起打游戏。俞飞脾气很好,很温柔也很有耐心,杨恩浩对他总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俞飞一直在他们家待到了星期一,其实他第二天天亮就想走的,但杨恩浩说什么也不让他走,说等雨停了再走,可谁知道这雨一下就是两天。

  星期一这天,三个人一起去了学校,但因为学院不同,在校门口就分了别。

  今天一上午就两节课,一节是磊哥的专业课,还有一节是体育课。自从上次磊哥找过杨恩浩谈话后,现在基本已经不管他了,以前他上课睡觉,磊哥看到了还会让傅煜见把他叫醒,现在杨恩浩一觉睡到下课,还在课堂上打呼磨牙,磊哥就全当没听见没看见。

  杨恩浩这一觉睡到了体育课上课之前,要不是傅煜见把他推醒,他都能一直睡到放学。

  醒来的时候,教室里就他和傅煜见两个人,他擦了擦流了一脸的口水,问傅煜见人呢。

  傅煜见刷着手机,头都没抬,“都毕业了。”

  “毕业了?”杨恩浩伸了个懒腰,“那我这一觉睡得可真有点久。”

  大学的体育课都是选修课,是要自己在网上选课确定课程的。杨恩浩记得选课的前一天晚上,他浏览了一些十八禁的网站,结果把电脑给搞的崩溃死机了,导致第二天选课的时候网速比别人慢了好几倍,好不容易加载出来,他想选的课都被选完了,就剩个女子体操还剩几个名额。

  后来他就硬着头皮在女子体操那个选项里点了个勾,又撒泼打滚求了傅煜见半天,让他跟自己选一样的课。

  这不,上课铃已经响了五分钟,两个人才从教室慢吞吞的走出来,走到操场的时候正好老师点名叫到了他们。

  杨恩浩大叫了一声“到!”,然后拉着傅煜见站在了队伍最后面,在乌泱泱一群女生的队伍里,他们两个显得格外的突兀。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三十多个女生聚在一起,岂不是有十多台戏,老师鼓掌吹哨,最后使出浑身解数大叫了一声“安静!”,才稍微控制住了局面。

  那老师清了清嗓子,“咱们这节课先不练体操,再过一个月就是学校建校二十周年,学校让咱们体操队准备个舞蹈节目在校庆晚会上演出。”

  这话一出,刚安静下来的队伍又开始叽叽喳喳议论了起来,老师拍了拍手,指了指后面站着的杨恩浩和傅煜见,“你们两个,虽然没你们什么事,但不许离开操场。”

  在一群女生的回头注视中,杨恩浩挺胸抬头,向老师敬了个礼,“遵命!”

  接着老师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然后就领着所有的女生去里面的体操馆了。

  傅煜见叹了口气转身走开。

  杨恩浩跟过去,“去哪?”

  “不知道。”

  他走上看台坐了下来,杨恩浩便跟过去坐在了他的旁边。

  连续下了两天的雨,天气不热不冷正正好,坐在看台上吹着风,看着操场上其他班正在上课的同学,有篮球班的,排球班的,羽毛球班的,热闹的不行。

  杨恩浩深吸了一口气,又用肩膀撞了撞傅煜见,“好无聊啊,我们去打球吧。”

  傅煜见却摇了摇头,“不想去。”

  他从刚才开始眼神就落在了操场的跑道上,于是伸手指给了杨恩浩看,“你看。”

  杨恩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跑道上跑步的人很多,不过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俞飞。俞飞那张秀气的脸和清瘦的身材真是在人群中都格外的有辨识度。

  距离终点还有二百米,俞飞加快速度开始冲刺,他体力不太好,今天八百米考核,他也是没有任何意外的跑了个倒数第一。

  冲过终点线,老师吹了声哨子,在本子上记录下他的成绩,又伸手拍了拍他的背,“你呀你,要多注意锻炼才行。”

  很久没有剧烈运动,俞飞觉得他快一命呜呼了。他累的连话都说不出来,手掌撑在膝盖上,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望着绿油油的草坪,突然一瓶矿泉水出现在他眼前。

  俞飞抬起了头,看到杨恩浩和傅煜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面前。

  “喏。”杨恩浩拿着矿泉水的手往前递了递,俞飞说了声谢谢,打开水喝了一口,舒服多了。

  “下午有没有课?”杨恩浩问。

  俞飞缓了缓,终于顺了一口气,“好像有两节专业课。”

  “不管了。”杨恩浩牵起俞飞的手就开始一路狂奔,“哥带你去挥霍青春!”

  直到很多年以后,俞飞任然记得那个下午,阳光正好,微风徐徐的那个下午,他的手被杨恩浩牵着,他领着自己穿过了人群,跑出了操场,又冲出了校门。傅煜见在后面,冲着追过来的老师吐了吐舌头又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这么多年以来,俞飞一直将自己锁在自卑又敏感的牢笼里,他也早就习惯了待在阴暗的角落,但突然照进那角落的光却让他感到不知所措,也让他想用力的抓住那束光尝试着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出了校门就打车去了市中心的一家游泳馆,这家游泳馆是杨恩浩和傅煜见几乎每周都要来的地方,但俞飞却觉得浑身不自在,特别是当杨恩浩当着他的面脱下内裤换上泳裤的时候,他尴尬到几乎要爆炸了。

  “你小子杵着干嘛呢?”杨恩浩把泳裤丢给俞飞,“赶紧换上啊!”

  “不用了吧!”俞飞摇摇手,“我……我不会游泳。”

  “不会才要学啊。”杨恩浩自信地拍了拍胸脯,“哥教你!”

  傅煜见也从里屋换上泳裤出来了,可能因为经常运动的原因,他的身材看起来格外的结实有力,俞飞想到了那个早上,他不小心把脸磕在傅煜见胸膛上的那个早上,思绪开始变得很乱,他紧接着咽了咽口水,觉得浑身燥热了起来,甚至开门想出去透透气,可刚转身就被杨恩浩捏住脖子给揪了回来。

  “都是男人,你害什么羞啊!”杨恩浩说着就开始上手去解俞飞的衬衫扣子,俞飞力气没他大,怎么阻拦都抵不过他的力气,只能任由自己的衬衣被杨恩浩蛮力脱下。

  俞飞看着瘦小,脱下衣服更加明显,他身上几乎没有多余的肉,用皮包骨头来形容也不足为过,他的皮肤一如既往的白嫩,所以让他身上的几块淤青和伤疤看起来格外的触目惊心。

  杨恩浩看到俞飞瑟瑟发抖的样子,突然从心里涌上一股歉意,他伸手摸了摸俞飞腰腹部的一块淤青,温柔问道,“还痛不痛?”

  俞飞咬了咬牙,又摇了摇头,回答道,“不痛了。”

  杨恩浩就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俞飞的头发当做安慰。

  因为俞飞小时候有溺水的经历,所以从小就特别怕水,别说游泳了,他就连洗澡淋浴的时候,都常常会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他坐在泳池边,小心翼翼的伸出一只脚去探了探水温,又快速缩了回来,他就这样抱膝坐在泳池边,看着杨恩浩和傅煜见两个人在水里泼水打架。

  杨恩浩已经游了一圈回来了,看到俞飞还坐在岸边,就游到了他的身边,接着伸出一只手递给他,“来!别怕!”

  俞飞犹豫了会,但最后还是选择相信杨恩浩,他慢吞吞的伸出手,拉住了杨恩浩的手。他感到杨恩浩握着自己的手稍稍加重了点力气,还没等俞飞反应过来,他就看到杨恩浩坏笑着,然后“扑通”一声,就这样没有任何征兆的将自己拉下了水。

  俞飞像只失去方向感溺水的猫,在水里胡乱扑腾着手臂,那种无力感让他感到害怕。

  他想起小时候的那次溺水,因为弟弟贪玩跑到了河边,结果脚上一滑,整个人就栽进了河里,俞飞虽然不会游泳,但是为了救弟弟,还是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他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把弟弟推上了岸,自己却因为脚抽筋而慢慢的沉了下去。

  他只感觉自己咕嘟咕嘟喝了一肚子的水,很快就把力气耗完,在他因为没力沉下去之前,他的手被一只有力的手握住,继而被拉出了水面。

  俞飞的脑袋一片空白,只顾着大口呼吸和咳嗽,揉了揉眼睛睁开,发现自己的手腕仍被傅煜见紧握着。

  他讲了声谢谢,但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

  傅煜见一只手握着俞飞的手腕,一只手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杨恩浩的后脑勺上,又语气严厉的对杨恩浩说,“别开这种玩笑。”

  “好了好了。”杨恩浩挠了挠被傅煜见拍痛了的后脑勺,“我错了还不行嘛。”

  傅煜见这才回头看了一眼还惊魂未定的俞飞,接着从旁边捞过来一个游泳圈丢给了他。

  俞飞便像抓到根救命稻草般的趴在那个游泳圈上,看着傅煜见丢下他转身又游到了别处。他不知道为什么,傅煜见明明总是表现出一副不喜欢自己的样子,但却又总是能给自己莫名的安全感。

  俞飞怎么也想不通这一点。

  等到游完泳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肚子也饿的咕咕叫,三个人就在附近的烧烤摊坐下,杨恩浩拿着菜单胡乱点了一通,那老板人也热情,还送了他们两瓶酒。

  夏天虽热,但到了晚上温度降的也厉害,杨恩浩说酒能暖胃,喝了酒身上就暖和了,便把三个人面前的酒杯都给倒了满。

  俞飞拿起酒杯闻了闻,皱了皱眉头又放下。

  杨恩浩看到后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怎么?没喝过酒?”

  俞飞摇了摇头。

  “你还真是个乖小孩啊。”杨恩浩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伸出来用手指数落着俞飞,“你说说你,没逃过课,还没喝过酒……”

  他说到这里,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于是把脸凑到了俞飞面前,压低着声音问他,“那你交过女朋友没有?”

  “啊?”俞飞被问到了,他不知所措的紧握着面前酒杯,继而吞吞吐吐的说了句没有。

  可杨恩浩却觉得俞飞害羞的样子格外的好玩,所以刻意的把脸凑的更近了一些,近到几乎快要贴上俞飞的脸,“那你也没有牵过女孩子的手,没有接过吻咯?”

  俞飞低着头迟迟没有回答,但他这幅窘迫的模样逗笑了杨恩浩,他夸张的笑倒在了旁边傅煜见的身上,笑到肚子都在痛。

  “你可别学傅煜见啊!他是天生的性冷淡,咱们是发育正常的大学生,欲望还是要有的,你说对不对?”杨恩浩说完还瞄了一眼傅煜见,然后一只手将俞飞搂了过来,在俞飞的耳边轻声的说了句,“我有时候甚至都怀疑他对女生没有兴趣呢。”

  俞飞听到这话后明显一愣,可还没反应过来,杨恩浩就被傅煜见揪住耳朵拉到一边给“教育”了一顿。

  此时此刻俞飞的心里很乱,大脑也一片空白,他正口干舌燥的时候恰好瞄见了桌上的茶杯,但全然忘了杯子里是杨恩浩刚倒的酒,他举杯一饮而尽之后……

  就失去了意识……

  是杨恩浩一路把他给背回来的。

  俞飞虽然平时很安静,但喝醉后倒是很折磨人。

  喋喋不休的嘀咕了一路不说,还一直要啃杨恩浩的脖子。

  直到回到家,把他丢在床上之后他才老实。

  杨恩浩伸手摸了摸脖子,上面全是俞飞是口水,于是抱怨了一句,“这小子平时看着挺老实,怎么还有这一出?”

  傅煜见已经憋笑憋了一路了,他把换洗衣服丢给杨恩浩,“快去洗澡吧你。”

  等到杨恩浩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傅煜见就留下帮那人把窗帘拉上,再把被子打开给他盖上,可转身刚准备走的是时候却被俞飞抓住了手腕。

  俞飞说渴,他就慢半拍的倒了水喂他喝下。

  俞飞说冷,他就帮他把被子盖严实了一点。

  傅煜见不太会照顾人,动作总是很笨拙,还不小心烫到了俞飞,等到他手忙脚乱的把一切都打理好之后,那人这才熟睡了过去。

  傅煜见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气喘吁吁的坐在俞飞的床边,盯着那人熟睡的侧脸出了神。

  哪怕是睡着了,他的眉头仍是紧锁着的,从他的袖口能看到隐隐约约的伤痕,傅煜见没忍住好奇心小心翼翼的卷起俞飞的袖管看了看。他的手臂上有三两处烫伤,手腕处有五六条深深浅浅已经结了疤的刀痕。

  俞飞好像做了个噩梦,他开始全身冒冷汗,身体抽搐,继而慢慢的把自己缩成了一团,嘴巴里还一直念叨着“我错了”,“不要打我”这样的话。

  傅煜见的眉头皱了一下,他伸出手想安抚一下俞飞的情绪,却被突然的开门声打断了动作。

  杨恩浩已经洗好澡了,问他怎么还在这儿。

  傅煜见收回手,慌忙的站起身来,只是关门出去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那人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