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十六章,仙人与凡人
作者:素茶      更新:2021-04-10 00:31      字数:3196
  马车又停又走不知几日,季知平不清楚朝风涯为何这么做,一路吃吃喝喝老老实实坐等停车。

  一路上孟温都是在睡觉,醒着总是抓紧季知平的衣摆发抖,总是问季知平与林越是不是最近得罪了何人。

  林越见孟温又惊又怕,不知如此安慰,“道长,你看我们是去何处?”

  季知平不语,抬眼去看车外。

  很快三人被拖下车,见行人衣裳不凡,行举周规周矩。

  “我们是入宫了?”孟温不知是兴奋还是惊吓,声音明显亮了些许。

  林越点头,“是入宫了,不过,是盛国。”

  孟温当然知道,宫服都不同,“宫里谁人会抓我们?”

  季知平看着周围动向,所见不远之处站着一行人,朝风涯与武柳,还有那魏坤为首站于人前。

  “怕是要拿我去炼丹吧,这年头,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丹室都不愿放过。”

  二人一听不妙,林越肃然问季知平,“逃吗?”

  季知平摇头,“静观其变。”

  “还看?”孟温又抓紧季知平的手,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这宫里,冤死枉死糊涂死,什么样的鬼都有,我们可不能步他们的后尘。”

  行了近半个时辰的路,侍卫将三人带入一所宫殿内,糊糊涂涂入了殿内,话都未曾说出口,给人盯了半刻时。

  朝炀看着三人只觉得与常人无异,“真是妖人?”

  朝风涯上前,边说着,回头看了季知平一眼,“看着确实与常人无异,活了百年的人不是没见过,但长得如此年轻,还一身妖力,臣可证明给殿下。”

  “如何证明?”朝炀什么人未曾见过,走近打量三人,透过眼神,总觉得不平凡,“都不是一般人啊。”

  此话一出三人均是一抖,不由相看不解,盛国君是如何看出三人不一般的。

  朝风涯从怀内掏出一把匕首,走近季知平,往他手臂上一划,眉头一皱,手臂上的血落地之后,伤口快速止住了血,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疤。

  孟温紧闭上眼,口水一吞,浑身更是发抖。

  林越见朝风涯动手,藏在腰侧的暗器正欲动手,被季知平止住。四目相对,季知平叹笑,“一点小伤,过几日便好了。”

  魏坤见过三人几回,这会儿得知他们非普通人,特别是季知平,伤口一瞬便有愈合迹象,惊得后退数步,“殿下,这东西是妖物,定会伤人,势必严加看管,免得伤及殿下啊。”

  武柳还以为是抓住了什么贼人,去看朝风涯,不由移开眼,眼帘垂落。

  “为师老了,竟看不出来。”

  “不是师父老了。”朝风涯凑近武柳,“我也看不出来,只听得有人在传,起初不信,后来见他被那魔击伤,身周人都死了,只有他还好好的,只躺了一阵子。巧合的事并不只一件,而我从不信巧合。”

  不多时,三人被移至宫内大牢,等人走了,季知平把血擦了,孟温才敢来看他的伤势,“这些人,当真可怖。”

  林越见着没事也不多担心,“你可别又掉眼泪,这些人的目标只有道长,我们不出意外,活不过明日。”

  孟师想起一事,“朝夫人真背叛了我们?”

  季知平摇头,“有数日未见她,最后一次见面,我还托她打听一本秘籍的去向。”

  “我们来此已有一年多,偏是这时候抓我们,定不是朝夫人所为。”林越还是信任左筝,“朝大人与朝夫人一向不合,算是看出来了。”

  “你是说朝夫人不知情?”孟温觉得没救了,“在这盛国,我们能求救谁人?”

  季知平轻拍孟温的后背,以示安慰,“莫怕,我会平安带你回常国的。”

  季知平也只是来看看他们的目的为何,并不想动手。而林越此行是有任务在身,不得亮身份。

  直到入夜,无人送饭入牢,一向平和的孟温开始大吵大闹吵着要吃饭,肚子饿了,却唤不来一个侍卫。

  “我饿了……”孟温面上再无表情,身躺茅草地上盯着大牢的屋顶,“我好饿啊……”

  林越看着不是办法,“或许,是想饿死我们吧。”

  “太残忍了!这得多久才能死啊!”孟温脚下一蹬,把身周的茅草都给踢飞。

  季知平眼见不忍,又再道委屈了孟温,“待吃饱喝足,便离开吧。”

  他也只是想陪他们玩玩,既然得知是盛国君王,一切便好解释了。

  只见季知平就这么光明正大地走出大牢,不久回来手上还拿了几个好酒好菜,二人才停止盛国君要将他们饿死的说法。

  林越只见过季知平施法杀邪祟,不曾见过他穿墙的本事,心下的大石一放,安心吃饱等着离开。

  孟温翩翩公子哥儿这时候也不顾什么风度不风度,看见吃的就往嘴里塞,嚼都不带嚼,还含糊说着,“我最饿的时候好歹还有口水喝,未曾这般委身游历,太苦了,何时才能回去?”

  季知平一听,不由心酸,好吃的都推给孟温,还细心为孟温顺背,以免他噎着。

  孟温鼻涕一抽,抬眼见两个奇怪的人站在牢外盯着他们,吓得冷汗又冒一额头,“怎么还有妖……”

  林越最近也就能收服几只小鬼,听说有妖同是不知所措,但身为铁血汉子还是掏出暗器紧握在手等着发出。

  季知平还以为是何人,松了口气,让二人坐好,“你二人不曾见过,是妖不错,还有一人是我弟弟的后人。”

  出了皇宫,来到村寨,还是不见左筝。

  “有心了。”季知平来客奉上两杯好茶水,先前有一事好奇,未能及时问,如今弟弟的后人醒来,倒是可解一直以来的疑惑。“你们,是如何知我还在这世上?”

  “真是妖?”也不怪林越不曾见过,纵是沙场洒血,都不比这叫人可怖。拉着孟温在堂后嚼舌根,却见孟温一心只有吃的东西,竟不以为奇,“长脸了你,若是哪天见到死人,第一个拉你去面拜。”

  孟温抽了口气,放下手里的包子,“我也是怕的啊,起初还以为连妖都惦记季仙君了,也不知仙君是什么东西?”

  “你说什么?”林越目光一冷,孟温转头与他同视,认真解释。

  “并不是骂他。”孟温一直都很好奇,“常人怎么可能活这么多年还不老,还有那白衣女子,说是他弟弟的后人,你信不信,那女子岁数不比你小?”

  “是血脉相承的?”

  孟温点头,“只能这么解释,季仙君的家族定有人与妖成婚,这在妖睦时期并不奇怪。奇的是,那女子有妖与人的气息,而季仙君不同……”

  “什么不同?”

  “有仙人与凡人私通,到了他弟弟的后人那儿血脉可能不再单纯,才会有妖与他弟弟的后人成婚。”孟温像是发现一个极大的有趣事件,脸上一直挂着笑,“仙人与凡人,难怪……”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林越一直就很好奇,好不容易屈身问教,这孟温傻了似的一直笑得不停,“罢了,你可是孟师……”

  林越这才收下疑惑,去听那白衣女子的述说。

  含笑解释了一通,联合此前季知平的猜想,算是对上了。

  “当时并未在意,说来也奇。”含笑忆起当年她被封为皇后前,同未成王的公子偷窃丹珠,建起围墙正欲释放有成魔趋势的邪祟来镇压皇城时,所发生的一事,“先皇体内的丹珠化去执念已无效,听说开封那颗丹珠的人不是死便是伤,当时我体内的丹珠激起我本体的能力,有一定的抗伤,便由我来解开封印,那时也是紧张,预想中的震动现出,竟依稀听得那人说话的声音,未来得及回应,便被僧人们镇压于墙下。”

  孔雀是首次听得这件事,“我也是在寻找唤醒含笑的办法中,偶然寻得。”

  “那珠子力量极强,从过往案例来看,开封重炼的人无一是毫发无伤,当时含笑是以自己的血来解封,按理还会有反噬的危险,最后竟能安然无恙。猜想,这世间定还有季氏之人,再一寻十年,听闻仙门有一人便是季姓。”

  季知平明了,再问含笑,“为何,当时,你能不死不伤?”

  季知平自己都受过重创,甚至在楼无拘受刺激时,差点被杀,难道是因女子?

  “‘有他的味道’,当时,听到他这么说的。”之后含笑想过自己为何能与人不同,当时失忆忘了许多事,也忘了自身的血脉,现今是解了,“以我之血解封,才幸得一命,也是命大。”

  “醒来的这些日子,听孔雀提及那丹珠的身世,与祖宗的前尘往事,沿着那条线走去,把您找到,还救了含笑一命。”含笑又再起身向季知平行上一大礼。

  无端端被人唤了一声祖伯的季知平已无心去计较,他一直都不解,他是做了什么,以至于楼无拘死后放不下他。

  楼无拘生前分明不喜他,他未曾动过情,又怎会有如此大的执念,不肯放下,不肯散去……

  有他的味道……

  有谁的味道,季知平怎会不知,一年前他闯入皇城周边看热闹,当时身上压了几个死人,他还以为是何处飞来的才能命大,看来,是有人搬来的。

  原来那时,楼无拘便知他还在,可为何不来找他,是怕他抓他?

  若那时不解封,或许便不会……

  不,是城墙不倒,永世将镇压于墙下,或许,再也无他。

  含笑将他解封时还有理智,那些人,刻意去激怒他,增他怨、添他恨,才加快他成魔。

  这些人,罪不可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