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转折
作者:Fudge      更新:2021-10-13 21:00      字数:7693
假期晨曦没什么打算,马上要过年了,家里也确实是有不少事情要忙,就陪着爷爷一块做过年的准备,时间倒是过得也快。今天是高三这学期最后一天上课,学校赶在除夕前给学生放了几天假。晨曦接到林越的信息约他晚上一起吃饭。把买来预备除夕吃的菜收拾好放冰箱,他就出门去接林越了。这次时间刚好,到的时候正赶上学生放学,晨曦一眼就看见了林越和他旁边的同学,男生看起来年龄比林越还小,眼睛大大圆圆的,笑起来一个深深的酒窝,看起来挺活泼的,蹦蹦跳跳地和林越一路有说有笑,到门口的时候林越匆匆扫了一圈人群,晨曦站在树后面,林越没找到他便拿出手机要打电话,男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林越笑着拍他的头。电话响了,晨曦挂断了电话走了过去。

  “哥,这是宋星星。”林越介绍完,晨曦笑着和宋星星打了个招呼。宋星星打量着晨曦。他的朋友是按颜值决定关系的,死党是超级帅的、熟人是一般帅的、能聊几句的是不丑但很平庸的,林越是超越死党的存在,相当于生死之交了,今天不知道怎么的林越突然说他哥要来,正好晚上一块吃饭,宋星星也挺好奇林越成天抱着手机聊天的哥哥是何方神圣,今天算是见到了,这必须是死党啊,立刻咧着嘴勾着晨曦的肩:“哥,久仰大名,百闻不如一见。”晨曦也笑着:“一样一样。”林越叫的车来了,三个上车直奔餐厅,路上宋星星非要和晨曦互换联系方式,晨曦看见他给自己备注了很帅的哥哥,突然懊悔应该带点礼物过来。

  晚上酒足饭饱,宋星星意犹未尽非拽着他们要去喝酒,林越带着询问看向晨曦,晨曦摆摆手说你们去玩吧,我就先回去了,宋星星眨着眼睛看着晨曦一万个舍不得,晨曦温和又有趣,能恰到好处接上他的每个话题,让他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他突然明白怎么林越这么爱和晨曦聊天,换他他也愿意。林越果断回绝宋星星:“那改天再说,我送晨曦回去。”晨曦简直想给他脑袋来一锤子,自己这个灯泡亮到现在,好不容易给了你们机会你怎么就不珍惜,赶紧好言相劝“你们好不容易放几天假,好好去放松下,别喝太多就行。”林越眼看劝不住晨曦只好让他先回去。晨曦到家的时候给林越发了条消息嘱咐他好好照顾星星,林越也只让他早点休息。晚上躺在床上晨曦却睡不着,看着安静的手机和越来越晚的时间,林越他们在干什么呢?还在喝酒吗?越是告诫自己别想,就是控制不住,终于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才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晨曦脑袋昏昏沉沉,看了眼手机林越发了两条信息,一条问他醒了没有,一条是一个小时前,让他看见信息回电话,晨曦回拨过去,林越几乎秒接:“昨天几点睡的现在才醒?”晨曦揉了揉眼睛说没注意时间,林越又问了几句有东西吃没有,解释着自己昨天晨曦走了就回家了,晨曦一边拿锅烧水一边随口应着,怎么像是在给自己交代行踪似的,林越突然说了一句话:“你以后要是找不着我就问宋星星。”“哐”,晨曦手没稳连锅带水落在地上,林越听见声响赶紧问他怎么了,晨曦愣了一会说刚才没拿稳,水撒了,林越松了口气说他笨,砸着自己可怎么办,晨曦懒得理他说要挂电话了收拾刚才的惨剧,林越这头倒也干脆地说再见,在晨曦要按下结束键的时候却突然说了一句:“你误会了,我可不喜欢宋星星。”晨曦愣住了,那头却先挂了电话。

  除夕快到了,家家户户都在为过年做最后的工作,晨曦也不例外,他和爷爷一块把家里彻底打扫干净,再把年夜饭的材料陆续准备好,林越要去他爸那过年,因为假也没多久,他那次和晨曦通完电话就走了。晨曦还担心他去了会不会像上次一样又找不到人,这次还好一直都有联系。除夕零点倒计时数到零的时候,林越电话准时响起,晨曦乐呵呵地接起来,“哥,新年快乐。”“你也是,新年祝你心想事成。”,晨曦和林越聊着天,看着天边的烟火开出绚丽的花朵,点亮了半边天空,胸腔里满满的暖意。

  新学期开始,林越也跨入了高考倒计时。晨曦和他说好了除非有急事,不然就周末再通电话,平时专心复习,林越难得的干脆答应。在这段时间,晨曦也没闲着,他终于租到了合适的房子,也找了份家教的工作。春天的努力到了夏天终于要结果了,林越考完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晨曦,晨曦也高兴,不管结果如何只要尽了全力就是值得被肯定的。林越想来找他,又怕耽误他上课什么的,晨曦乐了:“你还怕耽误我学习?”,林越二话不说晚上就到了。在自己的屋里就方便多了,没有外人。林越抱着晨曦不肯撒手,一个劲儿地往晨曦身上蹭,晨曦倒也不见怪,自打第一次见面就老爱抱着他,带着林越吃了饭回来,因为第二天还要去做家教,晚上也没有聊得太晚就睡了,第二天晨曦出门以后,林越就在家玩游戏,到点接晨曦一块去买菜回来做饭。就这样呆了一个礼拜,晨曦也有点诧异,原以为林越不会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他做好了跟学校请假的打算想陪着林越去玩几天,结果林越和他住的几天和晨曦相处得只能用自然来形容,好像一切就应该这样,简直像老夫老妻,晨曦打了个不是很恰当的比喻。一个礼拜后,林越接到他家来的电话让他回去一趟,晨曦送他去了机场,挥手告别。

  林越回家以后还和晨曦通了电话,说是报考的问题,晨曦鼓励他几句,林越高考分数不算低,但是要进晨曦的学校还是不够,他家里意思还是让他出国,林越不愿意,晨曦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要说客观来讲出国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是以自己身份不应该有这样念头,那就是晨曦知道自己不愿意林越去那么远的地方,林越每次问,晨曦都只能说让他遵从自己的想法,结果在晨曦放假回家的前三天,林越又失联了。晨曦问了宋星星,得到回答也是不知道他在哪,这次晨曦没有再犹豫,到家放了东西直接去找人。

  根据宋星星说的地址,晨曦找到了林越家。在电梯上晨曦发现不知道是担心还是怎么,他心跳得很快,几乎是要跳出来。电梯门开左边就是林越家,晨曦深呼吸,按下了门铃。没人,晨曦不死心地又敲了半天,真的没人,晨曦沮丧地原路返回,站在楼下看着手机屏幕显示的一串数字,那是他从爷爷那问到的林越他爸的电话,打还是不打?作为年长两岁的哥哥询问下弟弟在哪里很合情合理吧,再说就算普通同学看一直联系不上他也应该关心下,晨曦努力给自己找借口,他知道以自己这身份找人找到别人家长那说不通,可是林越现在不会无故跟自己玩消失,他答应过自己不会不联系自己除非,晨曦不敢往下想,强压下不安拨通了电话,通了,“嘟,嘟”,晨曦紧张地手心冒汗,“晨曦?”晨曦回头,看见了林越提着一个袋子站在自己身后。幸好没事,没事就好,电话那头“喂,喂?”,晨曦赶忙掐了电话,林越也看出点端倪走了过来,“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晨曦?你怎么了?”。晨曦不知道他现在的表情有多怪异,嘴在笑,脸却是绷着的,努力睁大眼睛,眼睛酸酸的好像眼泪随时都会流下来。林越轻轻拍了拍晨曦的肩膀,晨曦慌张拉开林越的手,像做了什么心虚的事怕被人发现,明明他来这里的初衷是正当的,明明应该回应他一拳再板着脸批评他怎么又玩失踪,明明可以直说担心,明明已经想好了冠冕堂皇的借口,但是一股陌生的情绪涌了上来,堵住了晨曦的嘴,控制了晨曦的身体,他动不了也说不出话,只能求助地看着林越,期盼他再说点什么平复自己没来由的慌乱。可林越就静静地站着,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手被晨曦抓着,力气大到能感觉到他手里的汗和自己干燥的手掌融在一起,林越想说点什么,可是他没办法告诉晨曦他是看着他下车的,于是在装作随便买了点东西再赶着回来截住晨曦,他做不到视若无睹,看着晨曦马上就要哭出来了的样子,林越微不可闻地叹气,“我饿了”。晨曦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那,我们吃饭去。”林越笑吟吟地点头,晨曦跟着笑了,他选择忽略自己刚刚那一闪而过的念头。

  林越家在高档小区,这里什么都方便,唯一的弊端大概是没有餐馆,仅有的一两家还需要预约。晨曦看了看林越手上提着的便利店的袋子,里面是四盒口香糖,晨曦只好去买菜。

  林越想来厨房帮忙,晨曦把他轰出去了,他待在身边自己总是没来由的心慌,切菜的手都不稳。林越看起来是不会在家开火的,可是一应俱全的厨具几乎是用过的,晨曦沉默地起锅烧油,他也不明白自己心里怎么突然不舒服。

  晨曦给林越夹菜。林越看来是真的饿了,埋着头只顾着吃,又给林越盛了碗汤,“你这两天是不是,又去哪了?”晨曦小心翼翼地措辞,林越筷子停了,带着询问的眼光看了看晨曦,似乎没听明白,“我打你电话没人接,信息你也不回。”不经意带着丝丝委屈,冷静点啊李晨曦,晨曦想给自己一巴掌。“哦,看见了。”林越好像不打算解释,“看见了你为什么不回我?”晨曦语气带了点责怪的意味,“手机丢了。”晨曦没料到林越敷衍得这么明显,他看了一下林越,林越只是继续吃饭,没有想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晨曦知趣地停下。饭厅的灯光是柔和的暖色。两个人的气氛却是结了冰。

  直到收拾好桌子两人都没有说话。这样的感觉太怪了,晨曦努力想找一点话题打破沉默。“那个。”晨曦刚开口,林越打断了他:“我送你下去吧。”这是送客的意思,晨曦愣了一下,林越像是看不见晨曦错愕的表情站起身来就往门口走,晨曦只好跟上。车上晨曦绞尽脑汁也不明白林越的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的原因,怎么突然变成这样。究竟出了什么事。他顿时想起他爸让他出国的事,难不成是为这个?

  林越看着晨曦的车驶出小区,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就匆匆朝出租车反方向走去。

  音乐开始激烈起来,林越眼神越过看着台上半裸着扭来扭去的舞者落在虚无的一处,“来这都是找乐子的,你这样有点砸场子啊。”王瑞晃着酒杯打趣道。林越扫了一圈,最后终于定到王瑞脸上,目光却还是散着,后者挑了下眉毛“提醒下你,我们坐这一个小时了。”林越没说话,王瑞喝了一口酒:“再不说什么事我可走了。”说罢站起来,这个动作把林越惊醒了似的,他伸手拉住,“等会。”打从王瑞进门,这个酒吧的从顾客到酒保的注意力放在这桌,本来店里有桌坐了一个极品帅哥这事已经够让人亢奋的,没想到隔了一会又推门进来一个长得极帅的男生,满满的少年感又不失稳重,宽肩窄腰大长腿的身材,那张脸更是让人感觉自己就是女娲造人时打的草稿,尤其那双眼睛,即使没有表情也是含着笑,让人移不开目光,就在大家纷纷感叹今天是什么良辰吉日,短短时间连着看到两个这么帅的男生,两个人坐在了一桌,这下就差把聚光灯直接照在他们这桌了。刚才这出看似小情侣闹别扭的戏让旁人直接脑补了几十万字。王瑞纳闷,“你吃错药了今天,怎么跟个娘儿们似的。”林越倒了杯酒,又把王瑞杯子满上,自顾自碰了杯干了,王瑞无奈只好坐下,“我先不管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我把朋友鸽了,结果你说的有事就是坐着发呆?”林越扯了扯嘴角,“李晨曦喜欢你。”“要作媒?”王瑞开玩笑,他又不瞎,“嗯。”林越没心情开玩笑,“诶,林少爷你是不是在水里泡了两天把脑袋泡发了?”,林越笑得苦涩,“真的觉着你们挺配的。”王瑞简直怀疑自己耳朵:“你想说什么到底。”林越嘴巴在动但是声音太低,王瑞恨不得掏个扩音器给他。就在王瑞耐心即将耗尽的时候,林越手指敲了敲桌子,一样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吐,声音冷漠,:“我说你们挺配,都招人烦。你跟他处一段时间,你姐的事交给我。”这话让王瑞脸色正经了起来,他不是不知道林家的本事,要他王家带着身家搬离这座城市也不难,心里盘算着,本以为林越对李晨曦是认真的,看来自己是高估了李晨曦的魅力,林越玩了一段时间也就腻了想甩给自己接手,而他对这种类型的没什么兴趣,要是平时他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但是林越开的筹码足够重,这次他姐的公司被实名举报,又恰好是严打的风口,说不准可能要吃官司,严重的话甚恐怕要进去,事情来得突然,而且上头盯得紧,现在一家人束手无策。

  “我凭什么信你?”王瑞拿不准林越有几分把握,林越点了根烟,“最多一个礼拜。”“处多久?”林越笑了一声“随你,让他别来烦我就行。”王瑞迅速掂量下,他姐的事情火烧眉毛,用钱打点都找不到门路,而现在用自己一点时间能解决,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事了。“成交。”王瑞举起酒杯,林越眼神冷得吓人,他站起来把没抽完的半根烟扔进酒杯转身走出了酒吧。

  晨曦回家把自己关在卧室里,脑袋里全是他和林越这段时间的事,从爱笑的林越到耍赖的林越,到今天敷衍冷漠的林越,心里揪成一团,晨曦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下去,可是大脑根本不受控制,结果就是顶着黑眼圈刷牙洗脸。林越没有再在楼下等过他,没有再每隔几分钟发一条信息的轰炸,仿佛从这个世界消失了。这个城市很大也很小,一旦有一个人不愿意再碰见另一个人就真一定不会再碰上了。晨曦不知道林越消失的那些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只能等,等一个解释或者一个结果。自从林越突然疏远他以后,王瑞突然活跃起来,不知道他怎么弄到自己的手机号,老是主动和晨曦聊天,晨曦心里本来就不痛快,根本懒得搭理,结果王瑞来了他家,晨曦终于想起王瑞才是这边最大的Boss,于是小心翼翼提防了段时间,但王瑞和他聊天也好吃饭也罢,既不说奇怪的话也没有奇怪的举动,让晨曦也挺迷惑的。王瑞那头,自从林越和他酒吧谈完,才四天他姐就告诉他举报的那个人承认当初是自己虚假举报想敲诈点封口费,主动自首以后这事儿不了了之,林越说话算话,既然这样,他也该按照约定开始“追求”李晨曦。王瑞心想只要假期这段时间别让他去烦林越就行,比起追他觉得有更稳妥的方式,干脆跟晨曦以老同学相聚为由多拉上他玩几次。不过这段时间相处,王瑞发觉李晨曦从不提林越,更别说去找他,好像不认识这个人似的,怎么看林越都是自作多情的那个。

  晨曦突然接到宋星星的信息,当初是林越说如果找不到他可以问宋星星,以至于他还误会过两个人关系,自林越彻底消失在他的生活里了后,晨曦也很近没有和宋星星联系过。宋星星现在来干什么?晨曦下楼,找人的看见他热情地招手“哥!!林越他病了。”宋星星张口就来,晨曦一时反应不过来,“什么?”,“你去看看他吧。”宋星星以为有戏,晨曦冷静下来“送医院吧,我也不会治”,看晨曦不上当,宋星星叹口气说实话,“林越真不太对劲,我从来没看见他这么玩过,喝酒跟不要命似的,喝多了就到处惹事儿。”,晨曦漠然地听着,他成天在外面玩,我去他喝酒的地找他,送他回去他还给了我一拳”,宋星星悄悄看了眼晨曦,对方没什么反应,“晨曦,林越挺在乎你,你去他肯定听,我真怕他玩出什么事。”他知道林越在乎他哥,而且自从晨曦问自己知道林越的行踪后没多久林越开始不对劲的,宋星星不是第一回来找晨曦了,他看见王瑞也来找晨曦就没跟着上来,早之前林越让他帮忙查王瑞他就应该想到这茬的,他认为王瑞肯定不敢挖林越墙角,没料到真给挖了,他也是实在没招了,想着先把林越弄回家,剩下的到时候再想办法。可是晨曦一点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宋星星急了:“看在他这么喜欢你的份上,就算现在你不和林越处了,念在过去的感情就帮他一次吧,这样下去他真会出事儿的。”末了怕晨曦拒绝又补了一句:“王瑞那我帮你解释行吗?求你了好兄弟。”

  宋星星坐在副驾驶,从后视镜悄悄观察,生怕晨曦突然变卦,巴不得车能飞起来。晨曦面上看着挺平静的,内心已经乱成一锅粥,宋星星那句“看在他这么喜欢你的份上”冲击着他的耳膜,之后的话已经听不见了,这句话给他本来就摇摇欲坠的理智致命的一击,他知道不对,但他不得不承认听到宋星星说林越喜欢自己的时候竟然感觉的欣喜。这比任何时候还让他恐慌,他一直在逃避,假装自己只是尽一个哥哥的义务,假装不在乎林越的反常,其实他知道他根本没有那么不洒脱,而且最让他害怕的,是这些假装的背后隐藏的是不敢面对已经失去他这件事。简单说,他喜欢上林越了,这就是听到林越也喜欢自己的时候欣喜的原因。宋星星看到李晨曦的脸色忽明忽暗,想到晨曦的顾虑,不由得拍着胸脯保证:“你别担心,王瑞那我去解释。”解释?晨曦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是倒是提醒他一件事,按道理剧情是设定好的,小说里的他是跟王瑞好上再被王瑞甩了,所以不管他怎么努力去逃避,王瑞还是走近他,他没有躲掉,可是他现在清清楚楚知道他喜欢林越,是不是意味着这个设定好的齿轮确实还在转,但轨迹出现了偏差。晨曦有些迫不及待了,他想要见到林越。

  两个人到了酒店直奔林越的房间,“他一直住酒店?”晨曦轻轻问,“是啊,你问我知不知道他在哪的那天,你走了之后我也打了电话给他,接通了我就把你的事说了,他不让我告诉你还说。”宋星星还没说完就到了,晨曦控制自己的手不要抖按下了门铃。不多时门开了,可是却不是林越。“童遥?”宋星星惊叫,晨曦也想起来了这人是上次酒吧那个叫遥遥的。“别吵,他还在睡。”童遥竖起食指,“不是,你怎么在这?”宋星星直觉自己闯了大祸了。“我开的房,我不在你在啊。”童遥白了宋星星一眼“这少爷也是要命,非要住这。”话是说给宋星星听,但是挑衅地看着晨曦。晨曦看了看他松垮垮的衬衫上沾着污渍,他认出是当时林越给买他的那些衣服里的一件。“方便进去吗?”晨曦问,“不是跟你说了他在睡觉吗?”宋星星赶紧打岔:“可能醒了,醒了。”“醒个屁,吵醒了他挨揍我可不管。他都烦你成什么样了你还贴着呢?”后面这句是说给晨曦听的,“他烦不烦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宋星星呼吸都屏住了,童遥这个人他知道,当初和林越不打不相识,互相都看不顺眼,结果童遥先败下阵来,他大方给林越表白,林越明确表示说不喜欢带把的娘儿们,结果差点又打起来,童遥拿得起倒也放得下,那以后反而关系缓和点,还能坐在一起喝酒,但是童遥还喜欢着林越,大家都清楚,所以自打林越一颗心全给晨曦以来,大家心照不宣地尽量在童遥面前避开这个话题。“你看清楚谁在门外?”“那你叫他起来,我问他件事,问完就走。”晨曦不想和童遥吵,他有很多话想告诉林越。“我们昨天睡得晚,你要问什么我告诉你。”“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担心他我们才来的。”宋星星声音越来越小,他站得稍微靠边一点,刚好看见林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沙发那,脸色阴沉。看到宋星星异样的表情,童遥侧过身,闭上了嘴。隔了几个月,晨曦终于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因为房里所有的窗帘都拉上了,只有零星的夜灯亮着,林越几乎隐在黑暗里,而晨曦的身后的光太明亮,刺痛了林越的眼。宋星星悄悄往后挪,他知道要是林越发脾气第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林越告诉过他不准跟李晨曦说自己任何事,自己还自作主张把他带过来,宋星星仿佛已经挨了一拳一样脸色煞白。晨曦好像被什么东西堵着喉咙,把所有的语言统统压住,林越打破了这诡异的寂静,“你要问什么?”,声音沙哑,晨曦舔舔嘴唇,“今天回家吗?”林越没说话,又恢复了之前的寂静,“问完了吧,不送。”童遥一把把门关上。宋星星艰难地扭头,他不敢看晨曦现在的脸,没想到晨曦也扭头和他对视,微微一笑“这下你放心了吧。”宋星星忙不迭点头,“那我走了。”晨曦想走,腿像是灌了铅一样,走一步要费了好大劲,宋星星看了眼紧闭的门,跟了上去。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宋星星问要不要送他,晨曦摆摆手正要说不用,听见跑动的脚步声,还没来得及回头,背后有个人抱住了他,闻到淡淡的酒气和烟草气,晨曦鼻尖一酸。

  林越抱了好一会,怀里的人也一动不动任他抱着,直到晨曦发现路人投来的目光,他轻轻说:“把外套穿上,等下再着了凉。”林越外套还拿在手里,垂下来的部分盖在晨曦身上,“对不起,晨曦,对不起。”林越含糊不清地道着歉,还是不肯松开手,晨曦在他双臂间转过身,林越看着这张魂牵梦萦的脸微微仰着,泪痕还没干却是笑着,“回家就原谅你。”“好,我们回家。”

作者有话说:

明天休息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