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一章 王府结义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3-28 11:40      字数:0
  “天下,怎么样?我没骗你吧?这梁州城还不错吧?”

  岂止是不错,比兴化大多了,虽然比不上天阑城,但城门粉刷一新,护城河清澈见底,来往客商不可胜数,这梁州刺史还真有一套啊!

  “何权,我们上哪儿啊?”还是老问题,我林天下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去哪儿不都一样?

  “天下,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好地方?好到什么程度?算了,这地儿没人家熟,还是客随主便吧!何权沿着大街直走,绕过刺史府,眼前赫然出现一块鎏金牌匾:王府。

  王府?什么王?不会没封号吧,就在门上挂块匾告诉人家这儿是王府?当人家是傻子吗?

  “何权,这是什么地方?”

  “天下,你有所不知,这户人家可是世代皇商,传到现在这一代已经是第九代了,现在当家的王瑕王公子曾与我有过一段交情,我就是冲着这个关系,才敢带你来梁州,这样我们在梁州也不至于流落街头啊!”

  好嘛,老朋友啊,不过看起来这家人挺有钱的,大宅子门口修得比官府大门还气派。

  “吱呀!”一声,红木大门打开,走出来一个下人,那哪儿是下人啊,比人家开当铺的穿得还光亮,皇商就是不一样,赚皇帝老爷的钱,整个就一日进斗金啊!

  “两位是?”

  “哦,请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旧友何权前来拜访。”

  “好好,你们在此等候。”

  何权和我候在台阶下,连夜赶路已经够累的了,还要在这儿等动静,这姓王的一家人到底有没有规矩啊?

  当我还沉浸在对这家人的抱怨之中时,大门正式大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位年轻人,身着月牙色的长袍,用一根灰色的宽腰带紧勒腰间,不偏不倚正好系在人鱼线下,一块羊脂玉玉佩悬挂于腰间,那块羊脂玉玉佩细腻光滑,玉佩的主人一定甚是喜爱这块玉佩,常常把玩它,所以玉佩才会表面光滑,乌黑的头发整齐地梳理在头顶之间并用头冠高高挽起,脚下穿着一双棕色的皮靴。别问我为什么看得这么清楚,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总会观察能力极强。

  “哈哈哈,何兄啊,自昔日辽阳一别后小弟就再未见过兄台,今日兄台来寻小弟,真是蓬荜生辉啊!”

  “哪里哪里,王贤弟忙于经商,愚兄置身军旅,也不好打搅啊!”

  妈的,老子都快饿死了,你们还在那儿客气,我抓住王大公子的手,“王大公子,你们要叙旧,可以慢慢叙旧,可是我快饿死了,有没有吃的啊?”

  王瑕这才注意到我,难道之前我一直都是透明的吗?

  “这位兄台是?”

  “哦,这位是我在军营中的上司名叫林天下,因为一些事辞职了,与愚兄浪迹天涯,我们已经赶了好几天的路,我这个兄弟饿了也情有可原啊!”

  王瑕赶紧吩咐厨房摆下酒菜为我和何权接风,在他们二人的对话里,我才了解,原来王家与云中郡严家、大理卢家并称“大周三大皇商”,而云中严家当家的严乘风早逝,留下万贯家财,三个儿子抢得热火朝天,大理卢家当家的卢正洲又官至中大夫,果真是两边儿都吃香啊!

  生意场上的事儿我不懂,也插不了什么话,只能老老实实听他们俩人说,长见识倒可以,只是觉得很无趣。

  “公子,小姐回来了。”

  “哦?那块请小姐到正厅来见见来客。”

  “是。”

  小姐?王瑕的妹妹吧!说到妹妹,离开兴化这么久了,不知阿玉怎么样了,有没有被人欺负,娄汉叔和大凤婶的身体还好吗?

  “林兄,怎么都不见你说一句话?”

  这么会儿,姓王的总算是想起我来了,“王公子,你们说的我都不懂,也不好班门弄斧不是。”

  “天下,王贤弟的功夫可是三大家族里出了名的,你要不要和他学几招?”

  学功夫?说到这个,我倒是来劲儿了。“好啊,王公子,可否赏脸啊?”王瑕踌躇了片刻,难道他不给我面子?离开飞骑营,要回去是不太可能了,浪迹江湖的日子没两招功夫,怎么保护自己。

  “好,王某乐意之至。不过,林兄,你可是头一个提出要和在下学功夫的,说起来,你我也算是有缘,这样,我们三人就在庭院之中歃血为盟,结拜为兄弟如何?”

  这听起来怎么那么像“桃园三结义”?还歃血为盟?如果以后的我能够知道这一次结拜对我这一辈子的影响有那么大,我还会不会答应呢?

  “哥!”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我转向正门,迎面而来的是一位妙龄女子。身穿白色纱裙,腰间用水蓝丝软烟罗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墨色的秀发上轻轻挽起斜插着一支发簪。肌肤晶莹如玉,未施粉黛,气质清新。王大小姐,我这一生都不愿再提起的女人,就是这样进入了我的视野,我的生活。

  “林兄,这是舍妹王瑜。妹妹,这是哥哥的两位兄弟,何权和林天下。”

  王瑜在何权的面前礼貌的微笑点头,又在我的面前停下,“林天下?好奇怪的名字啊,怎么会有人起这种名字?”

  “妹妹,不得无礼。”

  怎么一个个都对我的名字感兴趣,我就叫这个怎么了?我爹娘给我起的啊,又不是自己定的,“王大小姐有所不知,我这个名字啊,是爹娘留给我唯一的东西了。”

  王瑜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那你多大啦?”

  “我啊,十九啊!”王瑜拉着我的衣袖,嘿嘿一笑,“我十八。”

  妈的,你十八就十八,没事笑什么,不会是看上我了吧?!王大小姐,你可要睁大眼睛啊!

  王府庭院。王瑕命人摆下案几,几样牲畜,香炉,这架势,真的就差一桃园了。我们三人陆续走到案边,用匕首轻划手指,在碗里滴了几滴血,接着一起跪下,手捧装着血水的碗,“皇天后土在上,我三人愿结拜为异性兄弟,从今往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如有违誓,人神共戮!”俯仰之间,一饮而尽。

  我真的好想让时间定格在那一刻,那样,我就不用那么无奈和苦楚,本来难能可贵的兄弟情谊也不会让人出乎意料。

  何权年长,王瑕次之,我最小,不过这些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从头到尾,王大小姐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我,让我浑身不自在。

  “大哥二哥,我觉得吧,功夫什么的都不比先教我读书强啊!”

  王瑕、何权看着我愣了半晌,然后大笑,“三弟啊,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先教你读书?你确定?”

  哼,我最反感别人看不起我,竟然怀疑我!“我确定!”

  “哥哥,让我陪林大哥读书吧!”

  王瑕若有所悟地扫视了我和王瑜,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三弟啊,这个,你打算从什么书开始读?”

    问我书?还真难住我了,回忆一下王秀才书架上的那些书,可是我已本都想不起来,只好随口回答:“《诗经》。”

  “好,那从明天开始,我们读《诗经》。”

    我终于可以说服自己潜心读书,从前在丛岗,宁愿挨打也不读书,可是现在却发现,我不能一辈子当一个武夫,林天下,要对得起自己的名字。

作者有话说:

本书以第一人称书写,其中部分章节夹杂着第三人称,请读者在阅读时注意人物视角转换。最后祝愿大家阅读愉快,多多提意见,有助于作品的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