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四十六章 厄顿符破
作者:林溯      更新:2016-04-08 09:34      字数:0
  “有请云璇姑娘——!”桑霖和白昌平本来还在喝茶聊天,桑霖这突然的一嗓子让小王爷有些措手不及。

  白昌平扣了扣桌面,说道:“我说,别咋呼,云璇姑娘在哪儿啊?”

  桑霖刚要回答,总府护卫便前来回报说人来了,白昌平笑道:“行啊,有两下子,未卜先知啊!”

  “没办法,天机卫得耳聪目明,不然报错了消息可是人头不保!”也正因为相识多年,白昌平才会在桑霖面前如此随意,换做别人,恐怕桑霖的形象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伍云璇在一位护卫的陪同下进了门,她扫视了桑霖和白昌平,这两个素未谋面的人为什么会突然想见她?

  “民女伍云璇拜见小王爷、桑统领。”

  俗话说,礼多人不怪,白昌平和桑霖再怎么不拘小节,还是对有礼之人有个好的印象,见云璇不卑不亢,本来严肃的见面气氛,顿时放松了许多。

  “云璇姑娘不必多礼。”

  “姑娘请坐。”他们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让云璇更加摸不着头脑。

  白昌平问道:“天机卫的回报说,何权、林天下、薛鋆三人挂职私自去往西域,多日未归,云璇姑娘可知道他们去西域的原因?”

  原来他去了西域!难道是为了所中之毒?

  “民女不知,还请两位大人赐教。”面前坐着的一位不正是天机卫统领吗?他的消息难道不比街头巷尾的小道消息更真实?

  桑霖一挑眉,说道:“云璇姑娘冰雪聪明,应该不必我等赘言,你的未婚夫赵怀德给林天下下毒,致使他远走西域寻求解药,至今未归,他三人所任之职尚在空缺之列,军中无主,大事无人决断,小王爷这才主动请缨代办飞骑营和禁军的事,一人顾两头不说,还相隔甚远,究其原因,你的未婚夫赵怀德脱不了干系。”

  果然是赵怀德下的毒,可是若将这事说出去,赵怀德难辞其咎,显然事先知道,否则桑霖说出真相,云璇怎会毫不惊讶?“民女……不知道赵怀德为何要给林统领下毒。”

  桑霖笑道:“天机卫的人也审过案子,下毒谋杀无非以下几种动机:情杀、仇杀、妒忌、不和,赵怀德担任天阑城督军,林天下是大内禁军统领,二人是风马牛不相及,又无政见不合之说,甚至是素不相识,怎会莫名其妙的林天下就被下了毒?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赵大人是因为怀疑林统领与云璇姑娘你有私情,所以设计陷害,云璇姑娘,不知道桑某说的对不对啊?”

  云璇没有回答,显然是被桑霖说中了,她想去找林天下,多远都无所谓,只为了还一个人情。

  “小王爷,桑统领,可知道林天下现在的行踪,我想去找他。”

  白昌平和桑霖相视一笑,这算不算达到了目的?他们找云璇来,也不过是为了让云璇去找林天下,桑霖知道林天下本人才是这一切疑问的答案,而白昌平同样知道,只有伍云璇才能深入林天下的内心,找到俨然冰魂散的解药。

  白昌平说道:“不忙,你还是回家看看你的父亲吧,听说老侯爷病得不轻。”

  父亲无疑是云璇最放不下的人,哪怕父亲在外人眼里是个顽固不化的人,哪怕父亲已经失去了权势,可他依旧是最疼爱自己的人,他从来没有逼迫自己嫁给赵怀德,离家这么久,父亲竟然就病重了。

  “告辞!”云璇向面前的两人告别,结束了这次不知所云的谈话,白昌平和桑霖恐怕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更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透露了这些,白昌平总是抱怨天机卫管得太宽,可是必要的时候,天机卫却能提供有用的信息。斟好的茶水还没有动过,白昌平和桑霖两人各怀心事,相顾无话。

  西街民宅

  前镇远侯伍长信终究是因为不想寄人篱下而移居京城西街的民宅,任凭赵怀德怎么规劝,都动摇不了他的固执。近日来突然的虚弱让伍长信感到不安,仿佛无枝可依的飞鸟,心中泛起一阵不可名状的空荡。兴许十多年没有再提起西域的事,他渐渐地忘了,忘了那里有自己的师傅,还有一张关乎自己性命安危的灵符,以至于最近身体的抱恙没有引起他的注意,直至感到快要油尽灯枯。

  “爹!爹爹!”女儿的推门而入让伍长信意识到自己身体的严重性,曾经叱咤风云的自己真的要结束自己的时代了吗?或者,自己的时代早在被褫夺爵位时已经结束了。

  伍长信艰难地从床上坐起,充满期待地望着房门,是他的女儿,伍云璇。

  “璇儿……你回来了……”伍长信伸手过去,被伍云璇及时地握住,无论面前的父亲曾经有多强势,至少现在,他已经是一个老人了。

  “爹爹,您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病重?是不是赵怀德他……”

  “不……”伍长信摇了摇头,“爹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他完了,爹也完了。”

  云璇不解地问:“他?他是谁?”

  伍长信咳了两声,接着说道:“他是爹的师父,他是西域有名的巫师,现如今鹘野国的大祭司,爹年轻时拜他为师,并且定下师徒性命相系的‘厄顿符’,现在看来,都结束了,厄顿符破了,爹也命不久矣。”

  “不,不会的,爹爹,他是大祭司,他怎么会出事呢?不会的。”

  “我想,他是遇到对手了,唉,他老了,爹也老了,很多事情本来就不该这么折腾的。”

  云璇不明白父亲再说些什么,但想起远走西域的林天下,她在想,爹口中的“对手”会不会就是林天下?

  伍长信突然抓住云璇的手说道:“孩子,不要再回到赵怀德身边了。”

  云璇潸然下泪,俯身用脸贴着父亲逐渐干枯的手掌,道:“爹,我已经离开他了,他竟然给我最好的朋友下毒,我恨他。”

  “是那个叫林天下的吗?”父亲的嗓音是沧桑而无力的,但那个名字却振聋发聩。

  “爹,您……您怎么知道?”

  伍长信挤出一丝微笑,道:“你以为爹老了吗?你是爹的女儿,爹关心和你在一起的每个人的为人,爹怕自己的女儿被欺负,更怕自己的女儿再进烟花之地……”

  云璇大惊失色,原以为瞒着父亲进了璇玑阁称为头牌,为父亲赚来治病的钱,可没想到,父亲一直都知道。

  “爹……女儿对不起您……女儿让您丢脸了。”

  “傻丫头,当初得知你那么干,爹恨不得冲进那个地方把你拉回来,可是爹知道,你的倔脾气,罢了,我的女儿啊,算是爹不要脸一回,也算是爹完全信任你一次,如果让爹重新活一回,爹决不允许你再这么干!”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伍长信慈爱地拥过女儿,只觉得好久好久,都没有这样抱过自己的女儿,回想起来,上一次时女儿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云璇低声道:“爹,我不想嫁给赵怀德,女儿想自己找夫婿。”

  伍长信笑道:“赵怀德为人阴险,如果爹不死,真怕什么时候也在他的算计之列,还有那个王瑕,商者奸诈,林天下此人我打听过,率性洒脱,快意恩仇,女儿啊,把你托付给他,我放心啊!”

  “爹,他……他是个女子。”云璇的声音很小,但伍长信还是听到了,却没有太大的惊奇。

  “呵呵,斯人义重,雌雄有何所谓,女儿,你的路,他的路,你们的路还很长,就当爹再固执一回,虽然那小子爹没见过,但爹相信这仅存的判断。”伍长信捋了捋长须,眯着眼睛凝视着女儿,双手覆上女儿的手,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云璇欲言又止,父亲手掌的温度逐渐退去,抬头一看,父亲紧闭着双眼,嘴角还带着自信的微笑,她知道,抚养自己长大的父亲,去了。

  “爹……女儿听爹的话,林天下……”云璇趴在父亲的手掌边,任凭眼泪打湿父亲的手掌,小时候就是这双手牵着自己走过无数的春秋冬夏,旁人说父亲顽固不化,冥顽不灵,她不在乎,至少父亲和自己在一起时是世上最好的人。

  少了这一层遮风挡雨的屏障,云璇仿佛看到无数的风刀霜剑割裂自己的脸颊,才发现,之前的毫发无损需要父亲付出多少代价。

  “爹——!”这一声喊出来,便是诀别。

  无处不在的天机卫将这一遭事上报总府,白昌平向白昌天请旨厚葬伍长信,白昌天准奏,以王侯礼葬之,这是后话。可对云璇来说,无论什么追封谥号,父亲始终只是父亲而已,而她,从此以后,才算是开始属于自己的生活,属于自己的人生。

  几天后梁州城

  “天下叔,你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啊?”

  “天下叔,你的爹娘在哪里啊?”

  “天下叔,你有没有妻子啊?”

  “天下叔,我们要去哪儿啊?”

  ……

  一路上无恨泡在我身边问这问那,一开始我还可以耐心地回答,可是时间一久……妈的,这孩子怎么这么多问题啊!!!

  好不容易恢复的生气能力让这孩子激发得淋漓尽致,一点不剩,两位兄长在一旁看得不亦乐乎,这他妈到底是谁的儿子啊?!

  “无恨,别吵你天下叔了,你没看到他头都大了吗?”大哥竟然见死不救,还拿我寻开心,太不够意思了。

  薛大哥抱着无恨说道:“无恨,你天下叔一身都是秘密,如果要解释啊,这辈子都解释不完,你就别追着他问了,瞧,咱们已经到梁州城了,即将到达中原。”

  无恨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指着我问道:“天下叔,你什么时候娶媳妇儿啊?”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他娘的,枉我在鹘野那么神气,竟然被这个孩子问得抓狂,天生造物,到底是谁创造了孩子这种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