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往昔回响(与契约团重聚)
作者:N1colai      更新:2022-12-25 22:37      字数:10321
  “特拉赫恩司令

  需要你的协助。

  致指挥官:

  我们正在决心营地计划对墨德摩斯的袭击,这是我们在白银荒地的新集结点。时机已到,该我们所有人做出表率了。因此我希望你能来协助我们在这里的筹备进展。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有一个特殊的任务要给你。

  科瑞塔的炽天使开辟了一条穿过暴乱者堡垒到达集结区的安全道路。有证据表明强盗们最近匆忙地放弃了那个据点。驻守在那里的守卫应该知道更多。请务必注意安全。墨德摩藤活动的频增让旅途格外危险。

  特拉赫恩”

  地点是布里斯班野地,西北方向的山谷之中,有一片连起来的三角形不法之地,几群不同的强盗一直盘踞在这里。出了三心传送点,走出缺口向北望,远远就能看到暴乱者堡垒。曾经指挥官路过此地,当时这里还被强盗重兵把守,抵抗附近阿苏拉城市的和平制造者,人类的炽天使以及游历的希尔瓦里。但现在,它和其他地方一样,被藤蔓缠绕,显出破败颓唐的景象。

  “上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谁能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进入堡垒呢?”陈小枪好奇地打量着堡垒内的陈设,许多字迹密布的纸页杂乱地铺满了地面和墙壁,看得出强盗们落跑得很匆忙。

  “是啊,上一次……”约翰回想了一下,缓缓消了声。

  “……攻破城墙!人太少……倒下……支援?”陈小枪念着手里字迹模糊的报告,“什么东西攻破了城墙。你觉得会是藤蔓吗?墨德摩藤?”

  “是吗?如果它能早点来的话……”约翰自言自语道。

  陈小枪吹了吹最上层一本书的灰,这是一本红皮书,记录着一些实验过程,行文的规格很熟悉,和他这两天在那个可爱的阿苏拉那儿看吐了的实验记录格式很像。在最后一次实验,结论部分写着:“实验得出少量结果。藤蔓对普通的消灭方式具有抗性,但只要施加足够的外力,仍然可以伤害——甚至杀死它。不幸的是,这样的力量已经不多了。”

  “唔,实验,阿苏拉?藤蔓?你怎么看?”陈小枪若有所思。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藤蔓不干脆杀死‘罪恶三联’。”约翰语义不明地说。

  陈小枪感到奇怪地看了看他,没有作声。

  “报告392:藤蔓靠近了。直到昨天,已经有三个侦察兵在调查植物时失踪了。依然没有总部的消息。距离上次直接指示的天数:21.”

  “唔,二十一天,这对于强盗来说不太寻常,是不是?”

  “二十一天……”约翰小声算着,“如果他们能早点放弃这个地方……”

  在对面的房间,地上有更多的空箱子和瓶瓶罐罐,空荡的柜子七扭八歪。活像贫民窟的扫除日。陈小枪在地上找到了一张地图,上面用圆圈标注出这附近区域的可疑活动。还有另一份报告:“报告389:我们在堡垒附近发现了藤蔓,等待总部指示。距离上次直接指示的天数:10.”

  “你有什么看法?”陈小枪问。

  约翰深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不佳地说:“为什么你要一直问我?我看起来像强盗吗?”

  陈小枪沉默了一下,圆溜溜的大眼睛无辜地眨了眨。约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向他道歉。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陈小枪理解地点点头:“但你得告诉我怎么了。”

  “我只是想起了上一次任务。”约翰说道。

  陈小枪便不得不回忆上一次任务,任务结束时他们参加了峰会,任务中时他们来这里肃清强盗向东渗透的行为,包括一个偷运补给的强盗头目,他们花了好大力气才把那个家伙制服,他有幸分到了三十银币的赏金,又蹲点了几天,才把这条补给运输线一网打尽。在那之前,他们是从女王谷的强盗手上得到了消息。再之前,任务开始时,他带着队长到了酒馆——噢。陈小枪这才明白了约翰是为什么。

  “你认真的?就因为那次行动打扰了你和指挥官的‘约会’?”

  约翰忽地红了脸,分辩道:“不,不是约会!我是说,是,但不是普通的约会,我……”

  “咳咳。”响亮的咳嗽声从门口传来。两人同时转过头去看,不是他们谈话的主角又是谁呢?

  约翰局促地立立正,叫了声“指挥官”,从她的表情,约翰看不出刚刚的谈话有没有被她听到,糟糕的是,他甚至不知道哪种情况更值得庆幸。

  指挥官略带歉意:“抱歉,我没有打断你们吧?”

  陈小枪看了约翰一眼,摇摇头。

  “我从这里借道,去白银荒地。正好看到你们,想着来打个招呼。”指挥官笑着说。

  约翰几乎可以确定她没有听到了,说不上失望地松了口气,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当然,是去和契约团会合吗?”

  指挥官点点头。三人向外走,来到了堡垒的空地处。

  在他们右前方,立着两个铁笼子。这些笼子是强盗用来关押囚犯的地方,显然,他们走之前并没有考虑这些人的下场。不过炽天使来得很及时,大部分囚犯侥幸逃过一劫——这很难说是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些囚犯也不过是别的强盗团伙的一员。笼子里两个囚犯,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有两位炽天使士兵在看管他们,其中一个叫作安莉娅,在指挥官进来时和她打过招呼。

  “传送点好像恢复功能了。”安莉娅对着身旁的耶纳说。

  “我已经听说了。”耶纳回答。

  “你也是还没试过,对吧?”

  “我不敢。我一想起那些藤蔓死盯着传送点的样子……它们真的安全吗?”

  要是指挥官听到这话,很可能会上前去,用亲身经历和泰蜜的天才程度打包票传送点已经安全了,不过她忙着听约翰谈起他们在堡垒的发现。老实说,她明白当务之急是去决心营地和特拉赫恩碰上一面,但约翰说话时就是有这样的功效,他让你觉得打断他是一种犯罪,而这点小小的时间完全可以奉上给他。可惜约翰不知道,不然他一定会讲些比强盗的加密文件更有趣的东西来。

  与此同时,站着的那位女性囚犯似乎有点无聊了,她抓着面前的栏杆,语气慵懒而充满调笑:“傻站着不动是炽天使的必备技能吗?”

  耶纳面无表情地回道:“你能整天傻坐着一定很舒服。”

  强盗林娜暗示性地朝他勾勾手指:“放我出去吧,我们来跳个舞。”

  安莉娅不留情地拆穿道:“她靴子里藏了把刀。”

  林娜闻言,翻了个白眼,把靴子里的小刀抽出来,拿在手上把玩。

  “真扫兴。”她评价道。不一会儿,她换了策略,半威胁半有深意地说,“你们这次惹上大麻烦了。”

  安莉亚不屑地笑了笑,挑着眉说:“惹到了小毛贼?”

  耶纳补充道:“或是小喽啰?”

  “还是傲慢的大嘴巴?”

  “你们想得太简单了,炽天使。”林娜冷冷地道。

  耶纳微不可见地点点头,语气敷衍:“就像你的脑子。”

  频频被回嘴的林娜用力抓着面前的栏杆,狠狠诅咒道:“我要把你们都杀了。残忍地。”

  她旁边的笼子里,一直戴着斗笠低下头的人忽然轻微地嘲笑出声,但没人在意。

  终于,陈小枪看不下去,拉住约翰说:“好了,指挥官,我记得你要去决心营地?”

  “噢,对,抱歉,我得走了。”指挥官深表歉意。

  约翰忙不迭反过来道歉,不该耽误指挥官这么久。当指挥官的身影彻底看不见时,陈小枪受不了地把约翰撞回神:“再看?再看你也跟不上去。”

  约翰收回视线,和陈小枪认真整理强盗遗留的物件,心里有一个主意慢慢酝酿着。

  白银荒地,契约团的士兵已经把这里修整得像模像样,各个种族的支援在营地中各据一方,训练场、餐厅、补给、直升机、火药、后勤、指挥部、哨塔,指挥官的视线一一从这些区域滑过,曾经在三体堡垒和特拉赫恩并肩而立的画面不断闪回,仿佛在与此地跨过时间呼应。特拉赫恩站在营地高处,指挥官一抬头就能看见。大大小小的士兵在营地忙乱着,而他昂首挺胸、意气风发,仿佛没有什么能让他动摇,正是她记忆中的司令样子。不,也许比那更好。他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像个领袖。那个踌躇着“我是个学者,不是将军”的初生者仿佛还在昨天。即使她不久前还和特拉赫恩在峰会上见过,仍然觉得他们分开太久了。

  向里走,指挥官能听到营地各个角落传来的动静。餐桌旁的一个诺恩猎人大笑着对他的同伴们说:“我肯定会很享受把这些东西在脚下踩个稀巴烂的感觉!”

  另一个说:“是啊,如果这地方再热点,我就要脱了衣服打了。”

  “哈哈哈,那倒也是个成为传奇的办法!”

  “你知道我们会在哪艘飞船上吗?我会叫它‘大白熊号’。”

  “枭灵在上,你不负责这个。”

  在一段旋梯旁,一个夏尔士兵为身边的同伴指了一下指挥官。

  “那个就是干掉泽坦的人!强悍如铁。”

  另一位夏尔向走来的指挥官敬礼,说:“你就看我们的吧,指挥官!”

  “墨德摩斯的祭日!”第一个士兵向指挥官欢呼。

  指挥官笑着朝他们招招手。

  一位阿苏拉和平制造者在指挥官前进的方向鞠了一躬,说:“议员弗伦特让我传达他的问候。”

  指挥官点头。

  在对战训练场,一位密语教团的光明使者看到她,发出一阵欢呼。

  “很好。契约团第一指挥官加入我们了。”

  伯拉罕在阶梯旁,看到了指挥官:“嘿,你是要去找特拉赫恩吗?”

  “是啊,等结束了我就来找你。”

  阶梯旁,一位密语探员朝指挥官鞠了一躬:“这是我的荣耀,指挥官。”

  指挥官微微颔首:“也是我的,探员。”

  “如果墨德摩斯能进入圣林之地攻击母树,那它就无孔不入。”指挥官听到一个希尔瓦里说。她想再多听点,但目光不自觉地被另一个人吸引。

  指挥部的高台上,特拉赫恩双手捏着一张地图,拿起来端详一会儿,对身后不管是谁说:“找个地方把那些地图铺开。再给我拿几支炭笔来做标记。”

  修会学者说道:“这就去,长官!”

  “有人有指挥官霜喉的消息吗?她迟到了!”

  密语探员汇报道:“她在处理飞船的问题,司令。引擎需要维修。”

  “告诉她让别人去做。我需要她到这儿来。”

  “立刻去。”

  指挥官走上最后一段斜坡,特拉赫恩正好从地图上移开目光,就看到了她的身影。他嘴角很轻微地动了动,也许他身边的人都发现不了,但指挥官知道他心情不错。

  “司令,我有新消息。”一位守夜人远征军在特拉赫恩身旁立定。

  “事情进展如何?”

  “西北方布满了墨德摩藤和扼喉藤。部队需要支援。”

  “告诉指挥官昆汀准备好飞船。”

  “是,长官。”

  这时,指挥官已经站在了特拉赫恩面前。

  “所有人离开。指挥官和我要谈谈。”

  旁边的一位契约团士兵说道:“是,司令!所有人离开!快点。动起来!”

  特拉赫恩专注地看着指挥官:“在他们解散的时候,我跟你说说峰会以来的情况。”

  “我把你说过的话记在心里。舰队正在逐渐抵达,我们准备向墨德摩斯发起进攻。各个主城都派来了军队和我们共同作战。而且我们已经开始向周边区域进行初步袭击。

  我联系了你在命运之刃的朋友,他们都同意加入战斗。除了里特洛克·硫磺石。我联系不到他,其他人也不知道那个传送门把他带去了哪里。

  在发起主要攻势前,我们要尽可能多地收集关于敌人的情报,绝对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所以,我很高兴你能加入我们。

  感谢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来。我还以为你会忙着处理峰会后的外交事务。”

  指挥官笑了笑:“现在,契约团在我的清单上优先级最高。”

  “我很高兴。我们会从这个集结地对墨德摩斯发起初步进攻。”

  “赶在巨龙太过强大之前?”

  “没错。我们在尽可能快地修建防御工事。我们相信墨德摩斯就在这里以西或以南的方向,也许。它的丛林似乎在向东扩散。”

  “你要把其他巨龙暂且往后放吗?”指挥官关切道。

  特拉赫恩摇摇头:“别无选择。正如你证实的,墨德摩斯是最紧迫的威胁。其他巨龙现在很平静,可能在愉快地吞噬我们的魔法。不过它们已经苏醒,意味着随时可能爆发。”

  指挥官忧心忡忡:“你准备好应对墨德摩斯了吗?和泽坦战斗时我们失去了太多人。”

  “老实说,我不确定,但我倾尽全力。某种程度上,我们的准备比当时你和我去对付泽坦时更充分。”

  指挥官跨过特拉赫恩的肩头,看向他身后背着的巨剑。

  “缚蝶之棘对复生副官有效,但它会对墨德摩藤也有效吗?”

  “我们迟早会弄明白。我倾向于在它刚苏醒时大胆地采取行动。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你和你对这些事物的了解。我们知道得越多,准备得越充分。”

  “就算我对它们有所了解,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

  特拉赫恩沉吟:“派莫德斯已经苏醒了超过两百年,卓玛也差不多。它们在一开始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靠派出它们的爪牙。这就是墨德摩斯现在的状态。”

  “爪牙。我明白了。你想减缓它的爪牙腐化的速度。”

  “是的,减缓。或者,如果我们走运,彻底阻止它。就在当下,趁它的腐化还没传播得太远太广。”

  指挥官了然:“为此,你需要我怎么做?”

  “一个任务。我有一支小队失踪了。”

  “失踪?”

  “他们在执行侦察任务,本该在昨晚回来,但他们没有。有两个非契约团成员跟着他们。”

  “他们是谁?”

  “我们的朋友凯西,和一个科瑞塔政权派来调查情况的外交官。他叫卡纳克。他们俩都很能干,但也许寡不敌众。”

  “卡纳克。唔……”指挥官若有所思。

  “我们得找到他们,看他们是否需要增援。你愿意带队执行这个任务吗?”

  “我准备好就立刻出发。”指挥官应下,转身要走。

  “你在峰会上的作为……”特拉赫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指挥官看向他,他继续说道,“你在峰会上的作为会被载入史册,但愿会成为这场对抗巨龙的战争的转折点。我不觉得我对你的敬意能再高一层了,但在那场演讲后……”

  指挥官笑笑:“我只是跟从我的心和经历。我们唯一的机会就是联合。”

  特拉赫恩将目光转向营地西方荒芜的空地和草木稀疏的土山。

  “在某些早晨,当我醒来时,有那么一刻,我很害怕当我望向窗外,会发现世界已经被毁灭。那副景象在我脑子里太过清晰了。那是我有过的最绝望的感受。”

  指挥官转过身,轻轻挥手掸了掸特拉赫恩肩头的沙尘,语气柔和地说:“你的肩上承受太多重担了。”

  特拉赫恩礼尚往来,俏皮地叫了指挥官的名字,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也是。这是我们从一开始就有的共通之处,这种责任。”

  指挥官也轻声笑起来,把那点恐惧随风吹散:“说到责任,我最好赶紧准备去找那支小队了。”

  “我请求你务必小心。”特拉赫恩说道。

  下了阶梯,伯拉罕还等在原地:“嘿,我看到你去见特拉赫恩了。他想要什么?你得和契约团一起做事了吗?”

  “特拉赫恩司令让我帮忙寻找一支失踪的小队。”

  伯拉罕捶了捶手心:“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你已经对墨德摩藤有经验了。你会当头儿吗,还是别的什么?”

  “看来是吧,一支小队伍。”

  “我也想去,但我必须确保泰蜜的安全。她在找那个契约团工程师,要加固小邋遢的护甲。我永远也忘不了她当时差点在审讯团的攻击中丧命。”

  “我也是。我们出现的时机真是千钧一发。她吓坏了。”

  “我会看好小家伙的。你会没事的,对吧?”

  “当然,我不是一个人。”

  两人正说着,对面的军械库旁便传来泰蜜的声音。

  “等等,我还有问题!”泰蜜冲什么人喊道,“我需要知道:埃林在为绯红做事吗?”

  指挥官和伯拉罕走近了看,被她拦住的是三个人,风裔的三位天相大师,指挥官相信她也许在四风节时见过他们。

  回答泰蜜的是电相大师,她是一位身着紫色护甲的女性。

  “我不清楚,小姐。”电相大师耐心地说,“不过我认为有这种可能。我从没见过他有朋友。”

  “那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日相大师说:“我们来……找一个安全的地方降落。”她说完,带着另外两位大师转身离开。

  “等等!你不能扔下这句话就跑了。”泰蜜坐在小邋遢上,绕到他们前方,“他为什么袭击你们?你们没做任何伤害他的事,不是吗?”

  “当然没有!”电相大师说,“我们欢迎他成为我们的一员。但他逐渐变得狂暴。”

  日相大师接着道:“起初是周期性的混乱和好斗。”

  “我们正决定把他关起来时……”风相大师含蓄地表述着。

  “所以,平和大师现在在哪?”

  “我们需要找到他。”电相大师说,绕过她想要离开。

  “抱歉!抱——歉!”泰蜜着急地喊道,“不,等等!为什么他要一个人离开?”

  日相大师有些为难:“我们……相信……”

  电相大师说:“我们相信他还在寻找一个能让我们都安身的地方。”

  “我们救了他。我们追踪埃林穿过荒野,在他杀死你们的大师之前找到了他。”

  “原来是你,嗯?我们找到了埃林的尸体,以为大师杀了他。”

  “不,是老大和我——还有其他人。我们把他包围在了曲刺峡谷,在那对付他。”

  “我们深深地感谢你们,小姐,感谢你们所有人。但我们真的得走了。”

  这时他们看到了指挥官。电相大师首先说道:“这位年轻可爱的小姐告诉我,你救了我们的平和大师一命。看来你在驾驭天相魔法上找到了诀窍。”

  “埃林当时失控了,必须被阻止。”指挥官谦逊地自我介绍。

  日相大师问:“你最后一次见到平和大师时,他还好吗?有受任何伤吗?”

  “没有,他看起来很健康。”

  日相大师稍稍放下心:“他意志坚定,而且,当然,是我们中最坚定的。如果我们中有谁能靠自己一个人在野外生存下来,肯定是他。”

  “不过,你们还是要冒着生命危险赶上他?”

  电相大师说:“我们担心某天他会需要我们。当那天到来时,我们希望自己就在那里。”

  “那我们就不再打扰了,一路平安。”指挥官祝福道。

  在他们终于离开时,指挥官转过来面向泰蜜。

  “你看起来好严肃。卓加遇到特别危险的实验时,也有类似的表情。你要做什么?”

  指挥官闻言试着缓和面部,露出一个体贴的微笑:“我要去外面找凯西和卡纳克。伯拉罕会带你回家。”

  “外面?你是说到荒地里去?伯拉罕应该和你一起去。万一你出事了怎么办?”

  “我会带上契约团的一支小队,不是一个人。”

  “我可以自己找到我的工程师然后回家。你们不用时时刻刻看着我,我认真的,我又不是个婴儿。”

  指挥官不予评价:“你们两个在一起会更安全,别担心我。之后再见。”就在她走的时候,还能听到身后泰蜜搞出的小动静。

  “那儿!他在那儿!嘿!停下!”泰蜜朝着不远处的夏尔工程师挥挥手,“布朗·吐锭者。我叫泰蜜。我会全神贯注、尽我所能地学习你的知识。”

  “唔,我是。”吐锭者兴致没有那么高涨。

  “你在金属魔法熔合方面的造诣炉火纯青。我们在课堂上学习过你的渐进叠层技术。”

  吐锭者双手抱胸,打量了一下大家伙上的小家伙:“是吗?那么,什么让你觉得我会教你任何东西呢?”

  泰蜜的热情没有被打击:“因为我是你所有学生里最聪明、最勤恳的学生。”

  吐锭者喷了口气:“那得走着瞧了。不过我们可以聊聊。就一小下。”

  在营地的出口处,指挥官见到了伊尔。

  伊尔颇为感慨地说:“真高兴见到你。我犹豫过是不是想来,但我就是不能错过打败另一头巨龙的机会。”

  “你为什么会不想来?”

  “我一直试着把狩猎放到脑后。但你促使我加入对抗泽坦的战斗,所以,这次我又来了。至少,我能看到伯拉罕。”

  “他是一个善良、勇敢的猎人。”

  “我知道。”伊尔望了望远处陪在一个大魔像身边的诺恩,“我为他骄傲。他还年轻,就已经赢得了伟大的传奇。我都能想象出他再成熟一些会有怎样的作为。”

  “我们很欣慰你在和他修复关系了。”

  “我也是。”伊尔笑了笑。

  特莱伊早就可以随队向契约团在白银荒地建设的根据地出发了。只是她还没走。厨房有猫饭要做,书架有灰尘要扫,仓库有清单要理,她细致而认真地做每一件她有理由做的事,直到助理厨师瑟姆·牛骨实在嫌她忙里忙外有点碍事,“别耽误一个天才厨师的新发明”,他这么说。总之,直到被推出厨房,在劈里啪啦的火花声中,特莱伊真切地意识到,她没理由再等下去了。不像从前,瑞河不会再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了。

  也是这时,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总是在等待。等待赛仁,等待瑞河,等待母树的指引。等冰雪消融阳光初照,等一个好时候、合适的时候、恰当的时候,等契机,然后去行动。她倏地把搅拌的猫饭随手放在讲堂的桌子上,决定即刻出发,甚至来不及问候从她脚边闪身进去的艾登。是她的错觉吗?好像这小家伙又吃胖了不少,都不能说小了。

  她刚踏出门,迎面看到一个脊背挺直的小小身影拦下一位学者:“请问瑞河教士在吗?我有些研究上的问题想和她讨论。”

  “你说‘瑞河’,是吗?”

  铃绫看着主动迎上来的希尔瓦里,点点头:“你知道她在哪儿吗?”

  “抱歉,她现在见不了你。”特莱伊试着委婉地说。

  但这个阿苏拉似乎不懂什么叫做拒绝:“我明白,只是我的确需要找到她,也许不会占用多少时间。如果可以的话,能让我和她面对面谈谈吗?我要去哪里找到她?”

  “我的意思是,她进了一个传送门——”

  “我可以承担所有费用。”

  “——进了迷雾之地。”

  “噢……”铃绫的身体肉眼可见地塌了一些,“那……”

  特莱伊已经准备好安慰她“没关系,我也很遗憾”。

  “那真是太好了!”铃绫的精神为之一振。

  “没关——什么?”

  “我是说,更好了!抱歉,我的意思是,不管什么原因进入迷雾之地,那一定很糟糕。但另一方面,如果她已经在那里了,也许反而对研究有利。”

  “呃……我没跟上思路。”特莱伊微微发窘。

  “没关系,请别在意。你叫什么名字?”

  “特莱伊。”

  阿苏拉点点头:“噢!我知道你,瑞河教士的每一篇致谢里你都是第一个。我最喜欢你在生物学方面的一些著作,给我照顾宠物的路上提供了很多帮助。我们借一步说话,好吗?我想你不会介意花点时间听听我的提议。”

  “但我得去——”

  “正好和迷雾之地有关。”

  “讲堂在这边。”

  特莱伊推开虚掩的门,一眼看到自己做的满满的猫饭只剩一半,而艾登委屈巴巴地坐在离碗有段距离的桌子上,脸上写满可怜。

  所以趴在碗边吃饭的到底是谁?

  正疑惑着,她听到铃绫干咳两声:“抱抱。”

  她诧异地回头:“什么?”

  “它的名字。爆豹,过来。”

  只见丛林山猫餍足地踱步到阿苏拉身边,优雅地伸了个懒腰,舔起自己的爪子。艾登盯着它看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把饭碗拔拉到一旁,竖着耳朵警惕地吃了起来。

  “你刚说到一个提议?”特莱伊把焦点放回重要的议题。

  最终,特莱伊答应下来:“只是我得先去一趟决心营地。”

  “正好,我也要去。”

  决心营地,乱糟糟的景象中自有一番秩序。不同职业、种族、组织、信仰的生物聚集在这个荒凉的野地,试图找到一种合适的方法将自己嵌入这场也许,不,一定会载入史册的战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言的张力。一些人喜欢通过史书去了解过去发生的种种往事,并不是说这样不好,只是当你读到一些代号、名词,一串数字或一句盖棺定论的概括如“决心营地的建立标志着五大种族与契约团对抗植物巨龙的统一战线基本形成”时,你不做学术研究的那部分可以停下来,花一点时间想象,想象那些身处这所谓“战线”其中的士兵作何反应。无可否认,他们是我们的祖先,未来,也许还会是我们的后代,但当你的视线掠过他们用一生奉献的字里行间时,他们就是我们。

  卓加看到铃绫的时候,正好听完身边一个和平制造者的抱怨:“我们的组织最不需要的东西就是额外的官僚层级了。”炼金术知道他说的到底是哪个组织。

  “泰蜜和弗伦特对上后,天天在我耳边发牢骚。”她迫不及待地和铃绫倾吐。

  铃绫丝毫不顾及和平制造者在场,直截了当地说:“应该把弗伦特从他的实验室拖出来枪毙。”

  卓加对这番暴言无动于衷,摊了摊手:“我现在开始明白你对他的感觉了。不幸的是,根据学院传统,他有权如此。作为一个学生,泰蜜不拥有她任何一个发明。不过大家都知道那是她的。”

  铃绫发出一声嗤笑:“要我说,是时候改变传统了。”

  “不过这么说,你也来参战了?”

  “我?不,守夜人在更好的人手里,我只是在你们出发前来和你告别。”

  “什么?为什么?我以为你的研究已经结束了,很成功,不是吗?”卓加指了指铃绫腰上别的圆形饰物。

  “哦,你说我的宠物传送门?确实很成功。不过,不,我是因为其他事。”

  “你一定要我让火花先生揍你几拳才能一口气把话说完吗?”卓加扬了扬拳头,身边的魔像机器人也扬起拳头,发出机械转动的声音。

  铃绫挺起胸膛,说:“迷雾碎层。也许你听过?”

  卓加双手抱在胸前:“哦,我还真听过。财团一定给每一个到过狮子拱门的人都发了邀请邮件。据说,高风险。”

  “高回报。”

  “哈,他们还说我是最难搞的阿苏拉。”

  特莱伊没有在营地中找到凯西的身影,只能听到其他人断断续续的对话。

  “我很担心母树。有一部分我厌恶离她这么远,又少了一具身躯能挡在她和巨龙阴影之间。”

  “如果我们杀了它的主人,它就不会再回来了。”

  一个和平制造者说:“我听说墨德摩斯位于从这儿出发的轰炸范围内。司令很相信这点。”

  “我希望他的评估准确。如果我们准备好大战一场结果发现巨龙甚至都不在那里待着,那不是很难堪?”

  绕了一圈,她回到入口处,前方有两个人类炽天使。

  一个问:“有任何消息说我们什么时候会启航吗?”

  “等我们准备就绪,不会比那更早。”

  “不知道我们会分到哪艘船上?”

  “我喜欢‘泰瑞亚荣耀’这个名字。”

  顺着这两个人,她看到了人类营地边的洛根·萨克里。顾不上自我介绍,她一头冲上前。

  “你有瑞河的消息吗?”

  “你有里特洛克的消息吗?”

  洛根又多问了一句:“他进入那个传送门的时候你也在场,对吧?”

  “他们。”特莱伊纠正,“我在场,当时没机会阻止他们。”

  “我听说,他……他们是追着苏哈辛进去的。是这样吗?他真的试图进行一个仪式来打破敌之炼狱的诅咒?”

  “尽管听起来很疯狂,但,是的,他是。他有埃德伯恩国王的王冠。”

  “什么?他找到了?在哪?”

  “其实,是我们和指挥官为他找到的。它碎成了好几块。”

  “所以,他有了苏哈辛,还有最初释放诅咒的阿斯卡隆国王的王冠。我明白他为什么觉得可能奏效了。但他不是人类,传说只有继承人……”

  “他还找到了他认为的魔法咒语。”

  “但这一切都还不够。现在他又进了一个传送门,众神才知道它通向哪里。如果进去的不是里特洛克,我会更担心。”

  “是里特洛克,但还有瑞河,他们会回来的。我只希望他们回来时安然无恙。”

  “我们需要和真正在这里管事的谁谈谈。我想要一个篱笆那边的好位置。”一个和平制造者对同伴说。

  “我倒更希望待在后方,从相对安全的地方射击。”

  “我又紧张又兴奋。感觉处在重要关头。”一个野猎勇士说道。

  “这可能是我们做过的最重要的事了。”

  回到阿苏拉这里,卓加还在询问铃绫这个碎层小队的构成:“那么,你找到其他四个队友了?”

  “唔,有那么一两个人选。”

  卓加拧拧眉,这听起来和四个还差一点。

  “铃绫!”一个深蓝色长裙的希尔瓦里远远地朝她们招手。

  铃绫也招了招手,对卓加说道:“我该走了。”

  “嘿!”卓加叫住她,“别死了。”

  铃绫笑了笑:“没看到你写完斯奈夫传?你想得美。”

  两人向着暴乱者堡垒前进,特莱伊一时兴起,问道:“假如历史是本书,你觉得我们的故事会出现在番外还是全新的一章?”

  铃绫摸了摸肩头的小鹰脑袋,说:“我们还是杀了写书的那个吧,不管她是谁。有些事情,只在口耳相传里才安全。”

  “噢,完全理解。”

  “现在我们去找你那位希尔瓦里朋友?”

  “我不会用‘找’这个词。”特莱伊弹了弹手中的信纸,“他就在暴乱者堡垒,等着老朋友把他从笼子里捞出来。”

  “你是说我们来时经过的那个地方?你表现得不像是有认识的人。”

  特莱伊耸耸肩:“有时候忽略也是一种教育方式。”

  铃绫暗笑:“完全理解。”

  目前为止,两人之间的气氛真是一派和谐。

作者有话说:

12/25:修改和命运之刃的叙旧内容,拐带其他玩家角色至另一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