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006 上药
作者:屁屁好饿      更新:2020-12-14 19:24      字数:3024
  这就是傅煜见啊。

  俞飞一点也不感到惊讶,他早就被杨恩浩打了无数支预防针,他不得不承认,在他心里,他是惧怕傅煜见的,同时他也很理解他,因为是自己的突然出现打破了他原有的生活轨道,所以他才会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自己。

  俞飞捂着肋骨全身都在发抖,太疼了,疼的他冒了一头的冷汗,双腿开始发软,他有些站不住。他靠着栏杆慢慢蹲下,缓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撑起身子站了起来,迈开步子一步一步的挪到了屋内,走到沙发边。

  坐下。

  躺下。

  再将自己缩成一团。

  他这才发现,傅煜见当真是不留一点情面,竟把他的手腕握出了一道血痕。

  俞飞觉得冷,但是他连站起身回房间的力气都没有。

  于是干脆缩卷在沙发里。

  闭上眼睛,嘴唇颤抖了两下,滚烫的泪水顺着鼻梁滑下,再落到他的脸颊上。

  他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又好像做一个很长的梦。

  他梦见了小时候,那时候他的爸爸妈妈都很喜欢他,虽然他们工作忙经常出差,但每次出差回来都会给他带很多的礼物。

  后来弟弟出生了,渐渐地,爸妈的注意力不全放在他一个人身上,他们会因为他和弟弟抢玩具而指责他,也会因为他不小心害弟弟受伤而被关一整天的小黑屋。

  再后来,他长大了,情窦初开的年纪,没有人教他怎么样去爱一个人,也没有人教他该怎么样保护自己,他只知道一味的付出,结果把自己陷入了泥潭。

  他的初恋并不美好,被伤害,被欺骗,被羞辱的时候,找不到人倾诉,只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坐在角落发呆发一整天。慢慢的,他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性格也变得孤僻起来,同时也得不到父母的理解,还差点被送去了精神病院。

  他记得他第一次尝试自杀,是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但被送饭进来的阿姨及时发现送去了医院,捡回了一条命。

  后来,他开始享受这种自虐的快感,刀子划在手上的时候他不觉得痛,反而觉得那股血腥味能让他如释重负。

  那是他第二次住进了重症监护室,也是他受伤最严重的一次,因为割破了动脉加上他自己本身的存活意识不够强烈,所以差点没有抢救回来。

  在他昏迷的那段时间里,他总是会听见一个声音在他耳边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在叫他,在呼唤他,在求他不要离开。

  他恢复意识醒过来的那一刻,床边守着的人就第一时间发现并赶忙凑过来轻拍他的脸。

  “哥!哥!”

  ……

  “俞飞!俞飞!”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杨恩浩如释重负的脸。

  “你吓死我了!怎么睡这儿了?还睡得这么沉,叫了半天都不醒。”

  俞飞从沙发上坐起,腹部传来的刺痛瞬间帮他把记忆找回,他怕杨恩浩看到了会多想,于是趁他不注意用袖子挡住了手腕上的血印。

  他看到杨恩浩一大早就穿戴整齐,背着包好像要出门,于是问他要去哪。

  “我今天有个考试。”杨恩浩还是如往常一样摸了摸俞飞的头发,“我看你脸色不太好,今天好好在家休息。”

  俞飞从满是泪痕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知道了。”

  他送杨恩浩下了楼,又目送杨恩浩的背影消失在了街拐角,确定杨恩浩真的走掉后,俞飞再也不能假装淡定。

  他立马捂着受伤的肋骨处,找了一面墙撑住了自己,他扶着墙壁慢慢的移到了屋内,俞飞乘电梯上楼的时候,在电梯镜子里看到了他那张苍白的脸,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他实在不剩多少力气,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俞飞深吸了一口气,忍着肋骨处传来的剧痛,他挺直了腰板,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去开了门。

  傅煜见刚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俞飞与他对视了一眼,不过那人对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漠,俞飞看到他只抬眼瞄了自己一眼,没说话,就又把眼神移开,自顾自的转身进了厨房。

  俞飞叹了口气,他回到房间,倒在床上,用被子紧紧地裹住了自己。

  一沾枕头,睡意就袭来,他打了个哈欠,就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有多久,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

  俞飞喉咙有些疼,怕是要感冒的节奏,他掀开被子下了床,在药箱里找到一盒感冒药,倒水吃药一气呵成。

  一天没吃东西了,饿的有些胃疼,俞飞想去找点吃的垫垫肚子,打开房门就看到了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影的傅煜见。

  俞飞不敢再去搭话,两个人也心照不宣的都选择了假装没看见对方。

  他轻声走到了厨房,打开冰箱拿了一袋面包。

  俞飞其实没什么胃口,但他的胃饿的有些受不了。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以后还是少出现在傅煜见面前的好。俞飞有些站不住,但是他不想在傅煜见面前表现出任何的异样,于是只能握紧拳手咬着牙,每走一步都几乎痛的要死掉了。

  他好不容易挪到了房间门口,刚想开门进去,却被沙发上坐着的人喊住了名字。

  俞飞开门的动作滞了滞,他回过头,傅煜见背对着他坐着,他看不到傅煜见的表情,但听见了那人支支吾吾的问了自己一句,“你的伤……怎么样了?”

  俞飞下意识的摸了摸受伤部位,传来的刺痛感让他立马紧锁了眉头,但却还要嘴硬跟那人说没事。

  傅煜见站起身,朝俞飞的方向慢慢走了过来。

  俞飞有些害怕,傅煜见每靠近他一步,他就往后退一步,直到退到了无路可退。

  他背靠在墙上,别过头,闭上眼睛,他不知道傅煜见又要对他做些什么。

  沉默了大概一个世纪,俞飞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衣服下摆被人掀起。

  他悄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就看到了傅煜见正掀开他的衣服查看着他的伤口。

  俞飞低下头去看,他自己都不知道,原来他伤的这么惨不忍睹。

  从肋骨处一直到他小腹,全部都是青紫的一片,有些里面甚至还有淤血,而他的侧腰更是肿出了半个拳头那么高。

  傅煜见的脸色不太好,他拉着俞飞的手,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

  然后转身在茶几抽屉里翻找了半天,终于找出了一管药膏。

  俞飞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傅煜见双膝跪在了他面前,继而掀开了他衣服的下摆,然后伸出手指把药膏挤在上面,再轻轻的抹在了俞飞的伤口上。

  “你……”俞飞话还没说完,就被侧腰处传来的疼痛堵住了嘴巴。

  虽然那人已经足够的小心翼翼,可俞飞还是痛出了一头的冷汗。

  他屏住呼吸,低头小心观察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他温柔的和昨晚简直判若两人。这是俞飞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傅煜见,看着他专心致志的给自己上药,因为太顾及自己的感受,那人已经紧张到额头溢出了颗颗汗珠。

  傅煜见的手移到了俞飞的腹部,俞飞吃痛的向后躲了一下。

  那人抬起头,“弄疼你了?”

  “没有。”俞飞摇了摇头,他竟私心希望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

  房间里很安静,静到能听见时针滴答滴答的声音。

  俞飞犹豫了再三,还是问出了那个一直都在困扰着他的问题——“你真的……很讨厌我吗?”

  傅煜见涂药的手停了停,但很快又恢复了动作。

  “我不讨厌你,只是对你无感。”傅煜见说,“杨恩浩总是无条件的相信任何人,其实他这个人很单纯,又没有什么心眼,所以也经常被骗受伤。”

  傅煜见停下动作,“而我,只是不希望他再受到伤害而已。”

  “可我……”

  “不管怎么说,”傅煜见打断俞飞的话,“害你受伤,是我的不对。”

  俞飞没说话,他低下头看着傅煜见又用手指涂了药在自己的腹部轻揉转圈,哪怕是一瞬间的温柔也好,俞飞也想用力的抓住。

  他伸出手,想帮傅煜见擦拭掉额头上的汗珠,可刚一碰到傅煜见,两个人的动作就同时停了下来。

  傅煜见抬起头,俞飞的脸就近在咫尺,他甚至都能感觉到俞飞吐在自己脸颊上的呼吸。

  俞飞的心跳也愈来愈快,他感觉到全身涌起了一股暖流,不用照镜子也知道,他现在的脸一定红的像个猴子屁股。

  就在谁也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场僵局的时候。

  “咔嚓——”

  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俞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到了一边。

  傅煜见也慢半拍的站起了身来。

  杨恩浩进门将鞋换下,他看着客厅里的两个人背对背杵着,问他们在干嘛。

  俞飞不说话,只是低着头回了房间。

  杨恩浩一头雾水的挠了挠头发,他看向傅煜见,问他,“俞飞怎么了?怎么脸这么红?”

  傅煜见也没有接话,做贼心虚般的快速逃离了现场。

  剩下一脸懵的杨恩浩,左看看,右看看,最后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