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2·阵雨·阴霾·
作者:妙颂九方01      更新:2021-12-14 13:51      字数:6814
  那天林珏带队省巡查组刚结束一场现场办公。

  因为辖区经济发展工作迁延拖沓,晟康市两府领导,尤其是如徐锦辉等当天跟队的实管干部,受到集体点名批评。林珏对晟康市府一二把手指示:巡查组今天落地办公,通知晟康市府主管干部到巡查组临时驻地开会:拿不出实际工作部署办法,巡查组就留驻此地就地监督;自市委书记市长开始,各职属部门干部亲自下一线去解决问题‘啃硬骨头’,啃不下来就自动交权让位。

  省委书记当时发了大火:在位干部养的大腹便便脑满肠肥,其辖区底层百姓连嚼骨头渣子都是奢望,这类的干部必须立即拿下,让能够和甘心为百姓办事的干部来工作。

  至次日向晚时分,招商、发改等几大攻坚项目布置,逐一责成专人领了任务离开,林珏等巡查组领导的脸色才如雨后乍晴。

  眼看又是晚饭时段,晟康市委秘书长经过请示获准,特意指示临时驻地招待所餐厅,设摆以简洁家常菜式为主的工作餐;还特别关照市府内几位京籍干部留下作陪。一是用以‘慰劳’巡查组领导,感谢上级领导为地方解决问题,指明今后工作的方向重点。再是这些自京中空降的干部,如徐锦辉一样,或多或少都会‘杯中自来熟’,氛围自活。

  会场内响起《戏曲名段联奏》的背景音乐,东道方干部群主持打通关——向上级领导敬酒。因徐锦辉本人背景特别,无形中为其所在地区单位平添了淡彩,晟康市委书记商怀鸣特意请省组织部人才工作处处长与他结对联手,为对饮双方做引荐热场。

  介绍到省矿产建设司代主任司长的谢蔚时,职务前面有意加了前缀—‘阳历年底新到任挂职’;徐锦辉脑海里不禁闪出对于该词组的解读:加派挂职、高职低就、定编不落地··却没料到本尊的年龄面貌与就任职级居然相吊到也算作释义之一。

  徐锦辉走近时看清谢蔚杯中盛的是饮料,显失‘公平’;继而趋前握手略有微醺道:“谢司杯中无酒,会令下级实际工作的干部感到压力大担子重啊··哈哈。嗯,若没看错,我与谢司长应该是在哪里见过?”话音甫落背景音乐恰在播放越剧《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正在与谢蔚对饮说话的省委秘书长盛麒厚,被音乐莫名触到笑点,用臂肘碰了身侧的人淡笑道:“锦辉同志这番话更适合于年轻男女初见时化解尴尬。我可以证明,谢蔚司长确实不会饮酒;后面同志不必介怀,可以往下继续敬酒。锦辉同志若执意要造句,那我来替他喝一杯。”众人闻言都哄笑说不敢,有比较熟稔的同僚则笑徐锦辉是酒多了不走脑子。

  见徐锦辉仍有不甘之色,谢蔚略警惕的盖住酒杯,答道:“我不是凭空掉下的林妹妹,实在没有眼熟感觉,还是请你提示吧。”——出口的话如泼出的水,徐锦辉用手指敲敲太阳穴,尽快转圜思路组织言辞:“我绝无唐突之念。数月前我去帝都建国饭店见朋友,先于我几分钟前,这位朋友正与人小坐欢谈。朋友姓祁,您有印象了吧。”

  谢蔚扬了下头觉悟道:“噢,想起来了,原来当日还有这番先来后到,我肯定不能否认。祁公子思源,着实是个——令人措乱频出的存在;若日后他得知自己新添了地标作用,恐怕又有一番飞沙走石鸡犬升天。”

  不远处兀然腾起高声说笑,将谢蔚最后的话湮灭成唇语。他只得前倾凑近徐锦辉耳侧,提高双倍音量道:“这会儿太吵。锦辉同志若不急这一时半刻,稍后散了我们换去外面茶座再聊。”——“正有此意!”

  晚餐通常并不严格禁酒,更不能在上级领导面前真的喝倒,大多是看一到两位主要领导何时露出‘去意’,便互动请示工作或更换场地可以制造个“尽欢”而散的局面。徐锦辉从酒吧要了冷水毛巾压住太阳穴上尽快醒酒,又出门亲自去检查落实领导们住宿的房间分派工作。

  将上级领导们‘专送专引’地送进各自标间,在折回途中无意遇见盛麒厚在假山水榭边与人散步闲谈。

  盛麒厚问:“猜到你犯夜盲症恐怕会走错方向,这不是追过来送手电筒了。”——“多承兄台关照,近段时间我还真是离不开这物件;若没有它照亮,我很可能撞进死胡同里出不来。”自嘲的人是谢蔚。

  盛麒厚又道:“下午现场会上林书记提问,以你的脑子只需换个思路即可,何必自认口拙?这次特意安排你们几个京籍干部随队,就是想年轻人思想活跃能更好的集思广益。”闻言至此,徐锦辉丢了不听背后言的矜持,踩灭烟隐在原地黑影中。

  谢蔚摆弄着手电筒调整着长短光,道:“无话可说总好过为应付垂询信口胡说。亲见实际情况之前任何设想预判,都难保凭空臆想的空洞偏激主观。何况其他几位发表看法都算得恰如其实,我在其中既不属本专业也不在本职辖,应付差事必然有负信任,妄语更难免有充数偏颇之嫌。”

  盛麒厚做了个捶打的假动作,嗤笑:“跟我说话就不要耍滑了。问题症结一目了然,其积重难返之势不言而喻,后面工作进程,哪怕坐而论道也要拿出解决策略,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得冲。你也看到了,仅是对付这些高干子弟以及破烂资产这一块工作上,徐锦辉等人就已经自苦泥足深陷··”

  那人终于调好新手电筒,仿佛归置好了新玩具似的呵呵笑答:“领导干部抓工作见成效是永远的实质,乐晟地区实际情况及严重程度也洽恰植根于此,相信林书记也看出了端倪。前几任领导为追求短效,一味深挖翻炒夯实,形成现在有目共睹的劣质硬结。改不改革是原则,改好改坏是方法,这个默认理念实在乐晟的情形上是致命的闭环。

  省委确定经济发展南扩的方针对应到尖锐问题,就是在乐晟找突破口,不仅要摸索到突破点,还得敢动手出重拳。有拼刺刀的决心勇气固然好,但不见得非要用蛮力拼得两败俱伤的,后面工作还怎么干!选好过墙梯也能用成张良计,简而言之即是:以夷制夷。

  南疆一地自古敕封绶衔多是督招讨,何为招讨:讨伐一批顽固强硬作恶分子立威,再招安大批思安良善有为人士,宣讲当朝教化政令,让他们做好带头或辅助,把当时处于拖沓的经济进度推动起来。

  言至于此我发现又上当了!兄长也来套我的话,不厚道啊。这些话你听了有数就行,反正我不承认。”随着盛麒厚笑嗔“淘气”并催行,前方很快归于静寂。

  次日经巡查组晨会议决定,设专员留驻执行监督现场办公事项的督导验收。晟康市成为首站试点,谢蔚应邀成为首位专员。

  徐锦辉获悉顿觉心头有春风化雨沁透心田般的舒爽,他抽空往帝都挂电话找祁大少问了缘故。饶是速来刁钻的祁思源在听到学舌后,居然会笑得哈哈的,徐锦辉在电话里都能听到他拍大腿的声音:“以夷制夷!?亏这南蛮子牙尖嘴毒,能想出的骂人词儿不带脏字也罢了,居然还能咂摸出甜味儿来。不过呢算小弟多事提醒您一句,逮住他别撒手,谢蔚鬼点子非常多,可他这人属牙膏的、不挤不出油。”

  在徐锦辉刚要收线时祁大少忽然高声叫他稍等:“有个事提醒你务必得记住--你可以和谢蔚谈诗书礼乐、琴棋书画,声色犬马都无不可,唯独不能过到风花雪月的路数。别当耳旁风,这不只是要紧还可能要命啊。”

  徐锦辉半打趣的调侃问:思源公子如此关照,难不成此人与你深切相关?大少爷闻言也不急分辨,煞有介事的回答:“与我只有半毛钱关系。但说不准你很快会搭档依仗的人会与其大大相关。”

  原打算是当天同车走访两三个问题地点,却在招待所门口被市秘书长曹锡宝拦下,通知他去列席市府重要会议。因有盛麒厚的严肃委托在前,不能丢下谢蔚独行,徐锦辉只好交代秘书戴琛陪同。

  月上东山时戴琛开的半旧夏利车终于爬回招待所,两个人下车都是两脚土一身灰,领导两手上还有只脏的看不出本色的猫崽子。徐锦辉赶忙把谢蔚先送去洗浴换衣,趁此空档找戴琛了解当日基层走访情形,尤其如实复述下午求助电话的真实情况。

  戴琛捂着一副七上八下哭笑不得的表情描述道:上午陪同领导在烂尾楼区实地采风还算顺利。领导除了念叨所经地段通路问题亟待解决,偶尔在小本上写两笔未见有不悦情绪。

  孰料午后折返回城区时出了岔子。戴琛到街里的小铺里买食水充饥,‘领导’留在不远处书摊的小板凳上搜罗小玩意儿。相约着多不过五分钟再次上路返程。没想到戴琛误打误撞地被三陪女纠缠上,有门口望风的人随即叫来所谓的街道联防员‘抓嫖’,扣下戴琛的车钥匙、工作证通知单位领导来领人。戴琛无奈只好给‘政府大院的亲戚’打电话。

  徐锦辉接完电话后真是七窍生烟:光天化日之下,世风日下居然到这种程度,管片儿派出所几十号人难道都是养着白吃饭的!?立即打电话给当地派出所命令马上去人解救,并要求该区即刻组织人力开展联合执勤缉拿。

  历经好一顿跌宕戴琛得以从这场带着乡土特色的仙人跳中脱身,回头再找领导时,却见谢蔚混在街坊人群里,听小话儿看热闹,手里还捧个灰扑扑的猫崽子,全无半点主持公道正义的意思···气得戴琛把牙都要磨碎了,真有心撇下他继续‘采集民风’然后自己量着步子回招待所。当然这个念头没敢向自家领导吐露。

  好歹推让着落座起餐,一箸菜刚落下喉咙,市县财政处长就打电话,惊堂喊冤:把三陪女都抓起来,还要把该行业在区县所有银行的账户进行统计冻结处置,市委的工资奖金还想不想发了··?

  谢蔚就坐在近侧抱着碗闷头喝汤,电话鸣冤状听一半就笑得直咳嗽,戴琛不计前嫌慌忙给他拍背。终于压住气息向戴琛道了谢,转头朝徐锦辉凉飕飕的问:“说什么‘忝居官身不可忘民生饥寒,甘为百姓牛马走谋福祉’,而一县财经运转乃至资金储备主流趋向竟至荒谬至此;锦辉书记主抓的市级经济改革意向是否也当作如是观?

  下午混迹在人群中时,偶有耳闻道:这里有些干部相当有办法,极其善于以地方特色令下派巡检人员,及时闭住嘴收住腿。亲见加上亲闻,看来类似民间声音不都是空穴来风。倘若谢某当时没有临时驻足道边书摊,也许现在要反过来恳求贵地出证保全官声清白。”

  这番诘问把徐锦辉臊得欲掘地缝而不及,霎时也是骤起恶念,恨不能把谢蔚整个塞进汤锅里点火煮化,来个毁尸灭迹才好。

  挨到餐后小坐时,徐锦辉忍着牙酸肚子疼的主动开展自我批评,把抱歉的话说了一车,保证的饼画了一摞,才算把‘地方特色招待程序’的概念彻底否决。

  深层请教时有幸看到谢蔚的手本上,扼要文字标记间杂有画图,其中一张完整画图是由圆圈叠画组成形制明显的圆形足簋。细看后徐抬头看定对面道:“圆形足铜簋多见于周早期,主要属盛放煮熟饭食的礼器,以今天的语言形容就是铁饭碗。有趣的是徐某现在着手工作的口号却是--搞活市场经济·砸掉铁饭碗。谢副司长的画图别于常见机械制图,更多些别具一格的诗意;记得有诗云--相思欲寄无从寄,画个圈儿替···”——谢蔚勾勾嘴角转手收回手本,淡淡然直接截断道:“锦辉书记对青铜器甄别的研究还是行内人,来日若得闲暇,倒可以切磋探讨;然而今天显然不合适闲谈。”

  想当然碰了软顶子,徐锦辉并不气馁,静默少许又继续说:“我坚持留下与谢副司长面谈,并不全为忠人之托,以及对下午这番误会闹剧做检讨,更是想听您就晟康市经济工作存在的问题,给出最直接的批评指正和指导思想。”

  谢蔚摇手挡开戴琛送到近前的烟和火机,直接关照不要再这个房间里吸烟,随后不疾不徐道:“想必锦辉书记也听闻,我虽挂职省委并不带编制,严格来讲-我是服从上级的指派或委托、看问题记事情提建议,故而谈不到‘出思想’甚至不够‘谏言’的。权作回应锦辉书记信任和款待,我充其量能就每次所见所闻向上汇报些许感悟。

  首先关于‘打破铁饭碗’这个观念性概念,在眼下晟康市乐晟县界内的大片地区还处于文字层级的问题。倘或地方上连百姓温饱生计都不敢保证解决,等于是没有饭碗可言那又何谈打破?

  其次就下午我和戴秘书共同经历,深刻反射出底层治安建设存在严重乱象和办事机关不作为的问题。地方治安环境几乎等同于投资环境,连起码的治安环境都不能解决,难道招商过来先要组织力量开展打游击战?

  这两个问题不给予根本解决,仅依靠临时凑数大作表面文章,黄土垫道净水泼街,能掩盖几时?请锦辉书记自己忖度,今日今时地区GDP指标还能像40年前‘放卫星’那样做吗?解决之道无他,唯有从实际情况出发因地因时制宜。”

  瞥见戴琛正在笔走如飞记录关键点,徐锦辉借假咳稍微缓解难堪:“晟康的经济存在宿疾,实在急需像谢副司长这样的专家给予准确会诊,并尽快开刀手术剔除症结。”

  谢蔚见他二人仍然没有告辞的意思,正暗忖怎么恰当谢客;室外忽然响起破摩托车走近的动静,或许是机械排气过于陈旧,一路跑来不停的放炮崩屁,连开道鸣笛都省了。这串响动意外的把室内尴尬搅了,戴琛借出去‘放水’顺便把洗净的猫崽再用毛巾兜回来。

  猫崽经过洗净吹干后居然颇有容色,且受到悉心关照后格外亲人,在手捧包围中乖乖团成个毛球。

  谢蔚轻轻挠着小猫的爪垫、小肚子,因小东西的亲近和舒适触感,心境松范许多,声音也不自觉柔和些许:“我们业内同学常讲一则谈笑评论,没有任何课题数据参数是拍脑袋浇冷水就冒出来的,一定是经过成千上万次演算实验提纯得出。同理,经济发展源于根本基础建制,地方经济滞后绝大多数受限于交通条件不足,以及市政建设、人口条件等客观因素。需要做中长期的持续方案,不能搞激发动作。经济激发可以凭借偶然性契机得以启动,但持续发展一定是要建立且遵循良性运行的轨迹环境,也就是所谓的良性发展经济链。小戴可以把这个问题记下来,尽快交由政研室人员进行梳理整合向下贯彻。此外仅以我个人角度,提示锦辉书记一个问题:拘泥于三点一面或是全面启动发展的壳子,结果一定是迁延不前。想要启动就必须要先做撬动。”

  听谢蔚假作懊悔‘交浅言深,言多语失’,徐锦辉示意戴琛先出门等着,他在临出门时回头关照,从明天开始由他亲自陪同继续走基层;另外为方便领导安心工作,他完全能代表地方上做承诺,帮助挂职、和走基层的干部们解决后顾之忧,诸如可以协调安排家属随行到地方上解决适当的工作岗位···

  若徐再三对下午的事情强调为‘失误失察’造成的误会意外,还能令人存有几成哀悯情绪;那么有了现在这番关照后,谢蔚真的开始质疑这所谓误会之间,有多大比例的人为故意性。

  谢蔚彻底没了耐心,顿了数秒后语气骤冷:“今天的谈话先告一段落吧。在没有确实看到明确工作行动和成效之前,我个人暂对你们工作效率及方式方法保留质疑。至于锦辉书记刚刚的善意,在下心领但大可不必;类似涉嫌谋私的话题,我当没听见过,你今后也不要再讲。我··没有家属,也就谈不到要解决什么后顾之忧。来南疆之前,家宅内连生变故,长兄长嫂双亡,办妥后事不久我就离婚了。”

  关紧房门后谢蔚将猫崽轻轻放在沙发上,调暗灯光亮度又拉上半扇窗帘,如此可使灯光和晨光达成衔接,不至于因夜盲症磕绊出糗。玻璃窗恰好反射到室外的夜色,灯光月光混沌成一团,是触不到的暖色调,反倒是手中蠕动的生灵偶尔能令人觉出丝丝暖意。

  夜半喜得凉雨点滴至天明,使干枯数十天的地面终于缓解滋润,也不经意间助眠一夜好睡。至少在清晨开窗的刹那,不再是呛嗓子的燥气,湿润后的空气伴着土壤和植被的清新味道很是舒爽。

  按行程计划,今天上午谢蔚就要乘车回省,向‘落地巡查组’留守组长盛麒厚如实汇报基层寻访的经历记录,及其个人的结论,亦或是解决建议。

  几天陪同走访下来,磨合交往逐渐熟稔,两人都忙得脚打后脑勺,徐锦辉恨不得把谢蔚绑在手腕上,终于设法从他口中挤出了足以供之深入消化贯彻的点金之言。在现场讨论‘将烂尾楼区化腐朽可能性’时,谢蔚就用打破天平持衡的固有心态,改易杠杆撬动的转圜题目,点醒徐锦辉,使其很快想通看透并修正好后面的工作规划,要将凝滞固化资源重新规划启用,用看似必需断舍的弃子翘动并盘活全局。

  信步至招待所食堂取了早点拣空位落座,青菜粥喝了半碗,身后就响起戴琛的笑问:能否与谢工同座?谢蔚同样笑应着,并看戴琛快速动手把调料架子挪到一旁腾出空位,随后徐锦辉端着餐盘很不见外地坐在对面。

  头碰头地吃完早点,徐锦辉半真半假寻开心,坚持要亲自送谢蔚回省城,说是要既保持有始有终的工作作风,此外还能杜绝被谢蔚背后扎小针埋怨‘始乱终弃’。把谢蔚恶心得要举筷子抽他,佯怒道:“呸,好歹也是位厅级干部,能说出这么有辱斯文的话,我什么时候对你扯到始乱终弃了?”

  徐锦辉占了嘴上便宜笑得不行,哈哈半晌才正经解释:虽然行李简单,但是目前晟康通省城的省级高速路迟迟没有贯通,路上要倒几趟车;如果要把捡的小猫带走,恐怕某段县级公交不许动物上车。索性由他亲自送回省城,路上还能闲聊几句。

  启程不久,副座上的小猫就奓着胆子爬出纸箱,谢蔚怕干扰戴琛的注意力,就腾出手把猫接到手里。徐锦辉遂即接过谢蔚手里的物件端详,看了半晌仍是不明其详:“看工艺是紫铜错金的;做臂搁显然是小了些,是笔架或是镇纸残件儿?”

  谢蔚慢慢抚摸着蜷在腿上的毛团子,笑不达眼底,施施然道:“是个仿制的虎符,然而金属用料做工都很精细。在宋代或上溯更早朝代军武制度,凭这件小东西加上一纸饬令便可调动一方甚或一国兵马。锦辉兄若有兴致就借你把玩几天,未准能悟得其中妙处。只不过这是故人遗赠不便转手,你一定要记得还给我。”

  临到省政大院门前时,谢蔚把握着拉杆箱和放猫崽子的纸箱,腾出右手与徐锦辉握手道别:多日相处,因工作性质之嫌始终只能点到为止。想要迅速崛起经济,务必要把桎梏住经济基础的问题从根源处尽快挖掘解决。非要让我帮你破题的话,只能提示你:好好参悟这个‘虎符’的意趣,仅靠画圈是解决不了的。

  相思欲寄无从寄,莫究相思赋予谁。整圆半圆、单圈双圈别具一格的叠加圈连,是欲言又止是不甘缄默,是势要将难宣于口的冥思一路圈到底的冥顽不悔。